第一百四十四章 无心栽柳的偶遇

    楚牧峰汇报的只是一些基本情况,像诸如小欢喜宗和八卦拳这样的线索,楚牧峰都没有多提。

    当然,不是不能说,而是没有必要说。

    这些线索自己掌握清楚就成,他会凭着这些线索,将凶手绳之以法。

    中元节一晚上凶手居然敢连续作案,同一个地点戴着不同面具,显然已经彻底疯狂了。

    等等,面具!

    这应该也是一条线索。

    回到科室的楚牧峰,就将宋大宝叫进来,“老宋,凶手分别佩戴着的是老鼠,牛头,老虎,白兔和未知面具,你有没有想到什么?”

    老鼠!牛头!老虎!白兔!

    宋大宝皱眉思索片刻,然后猛然抬头说道,“科长,您的意思是说……”

    “不错,这个凶手应该是在遵循十二生肖的顺序行凶。”楚牧峰眯着眼缓缓说道。

    “对,就是这样!”

    宋大宝之前还没有想到这些,但被楚牧峰提醒后,就已经明白过来。

    “我就说当初总觉得这些面具有点蹊跷,敢情是按照十二生肖来佩戴。子鼠丑牛,寅虎卯兔,那么黄国东被砍断手臂时,凶手戴的应该就是辰龙!”

    “对!”

    楚牧峰站起身来,在办公室中来回走动:“这个凶手即便是和王福德没有任何联系,也是在效仿王福德的动机和思路。”

    “王福德当时是遵循五行来行凶,而他呢,借助的则是十二生肖,我说他怎么之前会扬言要砍断十二个人的手臂,原来是要凑够十二生肖!”

    “他选择的对象是没有目的性的,那么他佩戴的面具就是有目的性的,在五行属性的胡同里面,佩戴着十二生肖面具杀人,就是这个凶手的动手理念。”

    “老宋,你现在去调查那些面具,我觉得这个凶手既然是要佩戴这么多面具,总得有地方买吧?”

    “你辛苦下,带人分别去跑跑制作面具的作坊和出售面具的店铺,看看有没有谁前后将十二生肖的面具都买走。”

    “当然了,他可能是一次性的购买,也可能是分成好几次,甚至是在不同的店铺中买,这些你都要去调查核实,不能有错过遗漏!”

    “是,科长!”

    有这个明确的调查方向,宋大宝转身就走出办公室,他知道现在时间很紧,要争分夺秒的搜集线索,力求尽快破了这个案件。

    “看你还敢不敢露面!”

    在警备厅的全力支持下,楚牧峰已经将四九城中所有带着五行属性的胡同中都安排了人手盯梢。

    这些人都是低调过去,借助着各种身份行事。

    暗暗撒下了一张天罗地网,就等着凶手再次出现了!

    ……

    入夜。

    北平城,东兴楼。

    酒过三巡,沈浪放下酒盅,摇头晃脑地说道:“老二,你说老大那边有事出不来也就算了,老四居然也没空过来聚聚?”

    “不就是个断手案吗?又没死人,慢慢查就是了,至于这么拼命吗?”

    “嗨,你又不是不清楚老四的脾气,只要是他认准的情,就必须得有个结果。咱们当初读警校的时候,你还记得哪次吗?就是教官说老四格斗不过关那次。”

    “结果呢?咱们哥三个全都成了他的肉靶子,陪着苦练了一星期,直到过关了才没事。”靳西来翘着二郎腿,拿起碗冰粥喝了一口笑道。

    冰粥用青花瓷碗盛着,上飘着鲜杏仁、鲜菱角,鲜藕,再加甘甜的糖水,辅助以冰块,绝对是消暑佳品。

    “谁说不是呢?那次真把我累坏了。不过话说回来,这次的案子也够老四头疼的,已经闹得全城沸沸扬扬,要是说再不能破案的话,他的压力会更大!”

    说到这里,沈浪忍不住拍桌大骂道:“你说这个凶手也真是王八蛋,无冤无仇你砍人手做什么?这不是有病吗?”

    “还净在胡同里弄动手,摆明就是要让老百姓终日惶惶,担惊受怕啊!要是被我遇到了,非要弄死这个王八蛋,打断他双手双脚!!”

    “谁说不是呢!”

    在市政府工作的靳西来对这个案子的影响也是比较清楚。

    将冰碗放下来后,他带着几分忧心之色说道:“我相信老四的破案能力,但这事却是有点麻烦。”

    “你还不知道吧?这个案子在市政府那边也引起了很大轰动。要不是警备厅这边承诺尽快会有结果的话,早就要炸锅了。”

    “炸锅?”

    沈浪不以为然的撇撇嘴角,“他们炸什么锅,这个案子老四在加班加点奔波忙碌,难道还能把人逼死不成?他们要是有本事的话,那让他们来破啊。”

    “我最讨厌这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自己没能耐,偏偏还喜欢夸夸其谈,你见了千万别客气,替我狠狠削一顿!”

    “得了吧,你以为我是谁呢?北平市市长吗?还削别人,别人不削我就算好的了。”靳西来没好气地白瞪了一眼。

    “我说你不能这么没有追求吧?市长怎么了,难道你没资格吗?我吧,也就是无心仕途,就是想要痛痛快快的玩,你不同,既然走了仕途,就得有野心,就得拼命的往上爬。”

    “不说别的,你哪怕爬到个部长的位置,对咱们兄弟不是都有好处吗?有你在市政帮衬府,老大和老四那边也能轻松轻松,也不用担心有谁对他们冷枪暗箭,你说是吧?”

    沈浪说出来的话,靳西来原本是不想听的,但听到后半部分后,心思不由活跃起来。

    沈浪说得没错,咱们先不说那些为国家为民族效命的大话,只要能掌权,不也就能支持弟兄们做事吗?

    想到这个,靳西来的眼神就变得明亮起来。

    当他真是无欲无求,一心为公吗?

    要说无欲无求的话,那就是圣人。

    靳西来不是圣人,他当初既然都选择走仕途,那么自然是想要谋求一个光明前程,成为上位者。

    “我会努力的!”靳西来点点头,认真地说道。

    “这就对了,放心吧,老二,我是全力支持你。兄弟我别的没有,就是有钱,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沈浪充满自负道。

    “那我就先谢谢你了,喝酒!”

    “自己兄弟,谢什么谢,你好就是我好,来,一起干!”

    酒足饭饱之后,靳西来提议去找老四聊聊,估计这会应该也忙完了。

    正好自己有件事想要找楚牧峰帮帮忙出出主意,这关系到他在北平市市政府能不能往上再前进一步,他心里也没底儿。

    东兴楼距离景阳胡同也没有多远,两人就准备走着过去,权当做是醒酒了。

    点上根烟,两人在烟雾袅绕中就这样不紧不慢地走着。

    “我说老靳,还记得这地儿吗?”沈浪抬手指着前面问道。

    “废话,我能不记得?”

    靳西来弹了弹烟灰后,漫不经心地说道:“这地儿是咱们四个当初模拟巷道战的地方,那次是老师留的作业,我记得巷道战的重点,就是怎么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击毙罪犯,对吧?”

    “没错!”

    沈浪嘿嘿一笑,指着不远处的胡同说道:“那条胡同就是我当时藏身的地方,我到现在都记得,叫做建木胡同。”

    “咦,那人挺奇怪,大晚上怎么还戴着个面具,是个蛇脸,挺瘆人的!”

    沈浪的话都没有说完,下一秒便被靳西来直接拉到旁边的牌坊后面藏起来,他刚要有所动作,靳西来按住他肩膀,沉声喝道。

    “别说话!”

    说着,靳西来就透过牌坊的缝隙看向前面,当他看到戴面具的男人摘下面具,急匆匆离去后,低头说道。

    “老三,这个家伙不对劲,我跟过去瞧瞧,刚才都没有看清楚他的模样,这样,你去胡同里面看看,有没有什么情况。”

    “胡同?”

    沈浪又不傻,傻的话能被警校录取吗?

    他心思急转,带着几分惊愕地问道:“老靳,你不会想说刚才那个男人就是断手案的凶手吧?咱们不会这么凑巧就碰到了吧?”

    “是不是凶手我不敢断言,但他不对劲,肯定有古怪。哪里不对劲,我回来再给你说,你现在听我的,去胡同里看看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

    “没有的话最好,有的话就赶紧去找老四报案,我会在沿路留下标记,好了,那家伙都快跑了,先这样!”

    靳西来说着就站起身来,迈步沿着街道快速追了过去。

    当初在警校时,可是学过跟踪技巧,而且还没忘呢,这也是他为什么让沈浪去胡同里查看的原因。

    让如今已经发了福的沈浪去跟踪,想都不用想结果。

    “老靳,小心点!”

    沈浪在背后叮嘱了一句,然后便快步走向建木胡同。

    他现在有点矛盾,既希望那个人是凶手,又希望他不是。

    是凶手的话,那就能帮助到楚牧峰破案,但是那样一来,尾随其后的靳西来岂不是就有了危险?

    想到这个,沈浪就加快脚步冲进了胡同。

    沈浪知道这条建木胡同里面并没有住几户人家,说是胡同,其实更准确的形容是个过道。

    因此这里真要是说发生点什么事,也没谁会在意,更不容易被发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