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一章檀木珠子

    [/]

    </p>

    “不知菩萨此言何意?”

    叶天脸色一变,不太友善。

    “我那该死的本身离去,此地不知多少万年,让我一个人苦苦留守在这里等候所谓有缘人的出现,可是我等候了数万年却没有一个人来到这里,如今你是第一个,但是我却要在你获得传承之后永远销声匿迹,换了你,你会甘心吗?”

    地藏菩萨的面孔变得有些狰狞,对着叶天说道。

    后者就如此冷静的看着对方,变换了一个模样。

    他不慌不忙,缓缓的退后的两步。

    “呵呵哈哈,就算你如今退到天涯海角去也别无他法,我已经进入了你的识海之中,现在这的一切都会由我掌控,我要你生就是生,我要你死就是死,不过你放心,等我拿到你的身体离开这里以后绝对不会让你平凡,那传承……是我的!”

    眼前这地藏菩萨根本没有菩萨的样子,都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口中叫嚣着要吃人的恶鬼。

    “真不知晓当初的地藏菩萨是个如何人物,为何会留下你这么一道恶念?”

    叶天皱眉道。

    “不错,我的确是他的一缕恶念,但是那也是他逼我的,他让我在这里守候了数万年忍受无尽的枯燥岁月,现在好不容易来人,我总不能真像他说的将传承交给你之后就永远消失于人间吧?”

    那残影身上的袈裟也缓缓变成了黑色,再配合他那一张可怖的面容倒像是绝配。

    而叶天则只是冷淡一声。

    “如今你是在我的地盘上,生死由我,岂容放肆?”

    只见得叶天话一说完,手中就瞬间出现了一团火焰。

    “你这是什么东西?”

    那残影一看叶天手中的火焰,心知不妙暗中生了忌惮。

    “这是用来对付你们这些不轨之人最好的法宝。”

    叶天阴笑着。

    “原本见你是菩萨就对你恭敬三分,若是在外界我可能没有那么轻而易举将你打败,但是在我的地盘之上你还想逃,那就是太天真了。”

    “哼,不过是一个虚张声势的小辈而已。”

    残影似乎在安慰自己,在叶天还没有发动攻势先前就张牙舞爪的向着对方冲去。

    而后者不慌不忙,手中的火焰瞬间膨胀成一条巨龙,在他的识海之上遨游。

    “八部天龙?”

    那残影见叶天遨游在上空的火焰巨龙,瞬间起了怯意。

    “菩萨放心,那并非是什么八部天龙,而这是我手下的一缕火焰,但是对付像您如此的,恐怕来个十个八个也不够它吞噬。”

    叶天冷哼一声说道。

    而那残影现在也后悔自己为何要如此莽撞,就进入对方的识海。

    他本以为这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能有多少斤两?

    于是就仗着自己存在已久,有些迫不及待的相对方发难。

    “小友,我看你我之间有些误会啊。”

    那残影忽而收起了张牙舞爪的面貌,开始跟叶天讲起道理来。

    而后者如今一看对方那一副慈眉善目的表情,就感到一阵恶心。

    “若是先前你在外界如此说法,兴许我还可以放你一马,可是如今已经进入到我的识海之内,你认为你可能活着出去吗?”

    叶天冷哼一声,在暗中就向那天空遨游的火龙发出命令。

    而一瞬间的巨龙咆哮一声,带着铺天盖地的琉璃火焰,就向那残影冲去。

    “这个老家伙也是存在的时间太久了,兴许先前被创造的时候并不是如此。”

    蜃出现在叶天的身旁。

    如今二人都在识海之中,叶天自然可以窥得对方容貌。

    那是向一条龙,只是大嘴一开一合,说的却是人话。

    “倒是从来没有见过你的模样。”

    叶天非常放心地将那残影交给巨龙,而自己的目光则在蜃的身上。

    “不要用如此一幅眼神望着我,虽然说我们这族可以变换成各种不同的模样,但是最原始的就是如此。”

    听到对方提起自己的族群,叶天就忍不住想起了先前在《山海经》世界所遇到的天道。

    他确实可以变幻成各种模样,只不过代价似乎就是无法再拥有属于自己的模样。

    “准确的来说这是我们灵魂的模样,若是我拥有肉体的话,就会与你先前所见的天道一般。”

    蜃感觉到叶天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开口说道。

    “如此啊。”

    叶天点点头,然后一转身就看见巨龙已经把那残影叼在了自己的面前。

    “我说你为何偏要对我动坏心思?活了那么一大把年纪也不好好想想,我一路至此,靠的莫非是满是浆糊的脑袋吗?”

    既然对方暴露了自己原本的心思,叶天也不再客气。

    言语之间也逐渐放肆起来。

    “我是那菩萨的一缕恶念,可是传承掌握在我的手中,若是你放了我,这传承还有商量,若是你杀了我,那这传承,永无再见之日。”

    残影甚至有些死不悔改的打算威胁叶天。

    “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地藏王的传承本就属于佛教,而我修炼的是道法,虽然说可以佛道双修,但是对我来说,地藏传承不过是锦上添花,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也不是非要不可,但是若是今日我让你活着离开了这里,难免对我产生威胁。”

    叶天说道。

    “而我最讨厌的就是被人威胁,所以……”

    他对巨龙使了一个眼神。

    后者咆哮一声,表示明白,巨爪一抓,残影一瞬间化作无数星星点点消散不见。

    “所以你还是消失比较好。”

    叶天冷漠地看着那化作繁星点点一般的残影消失不见,心中莫名的感觉有些畅快。

    先前在试炼世界所经历的一切,如今还萦绕在他的脑海之中,未曾退去。

    尤其是自己面对芸娘的死亡,如今内心还有几分隐隐作痛,现在将这个“始作俑者”铲除了之后心情倒是舒畅了几分。

    “我说小子你现在有些莽撞啊,你将这家伙弄死了之后如何出去?”

    蜃开口道。

    “车到山前自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叶天摇头晃脑说道,很快又在自己的识海中消失。

    等他再一睁眼之后,发现周围已经变回了先前那个小屋的模样。

    叶天猜想应当是残影被自己给打败,所以支撑那个世界存在的能量也消失不见,于是他就回到了这个小屋之中。

    不过他忽而也想到了先前蜃所提的。

    自己来这里本就是为了找寻离开的路,根本不是为了什么地藏王传承。

    而如今貌似唯一知晓离开这里方法的菩萨残影也已经死在自己手里了,这该如何是好?

    他如此想着,眼神开始不住乱转。

    忽而被桌子上出现的一个小盒子吸引了目光。

    还记得先前离开这处空间的时候,并没有看见这桌子上除了茶水以外还有别的东西。

    叶天有些好奇的叫那个盒子拿在手中打量一番,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

    他一向信奉一句话。

    “地上捡到宝,问天问地拿不了。”

    如今虽然说是在桌上捡的,可是四下无人只能是自己的。

    怀揣着一份谨慎,叶天小心翼翼地将木盒打开。

    毕竟在这里出现的必然与地藏王有关,而那尊大佛留下的自然不会是等闲之物。

    但若是被先前残影动了什么手脚那可就得提起十二分的小心。

    但是索性盒子打开之后并没有像叶天所想的那样有什么怪东西。

    只有一个普普通通,看着有些老旧的檀木珠串。

    叶天隐约之间嗅见了一丝檀木香。

    当他拿起这一串珠子在手上打量一番之后,并没有发现什么奇特的地方,就似是凡间随处可见的首饰。

    “能够在地藏王菩萨房间出现的东西应当没有那么普通吧。”

    叶天还是有些不甘心,身为一个雁过拔毛的人物,自己来这里可不能空手而归。

    他心中一动一团琉璃火焰就出现在身边。

    如今这火焰除了御敌以外,就是他拿来鉴定法宝的最好物事。

    毕竟哪怕是一般的法宝,但是火焰的炙烤之中也支撑不了多久,就会化作灰烬。

    但是若是能够撑过这火焰的炙烤,必然不是凡物。

    所以按道理来说,不能称过的就算烧毁了,叶天也不心疼,毕竟他如今的战利品可不算少数。

    心中有了想法,叶天很快就付出了行动。

    小心翼翼的将这一串檀木珠子放在火焰上慢慢先烤一番,并不急着将它直接扔入火焰。

    毕竟这好歹是木属性天生被火焰克制。

    好一阵之后,叶天并没有感觉珠子有何变形,触感依旧是冰冰凉凉的。

    “看样子这还真是个宝贝。”

    收获的珠子之后的叶天像是得到了些许安慰,心情变得好了起来。

    左右打量了一番手中这一串珠子,发现每一串珠子后还似乎刻了一个小字。

    只是哪怕以他如今的见识,也认不出这到底是什么文字。

    “要不然你在此地先搜刮一番,看看有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空手而归似乎不是你的风范。”

    蜃开口提议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