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1章 坦白

    /!无广告!

    赵磊对托托-沃尔夫施展的,就是他学了点皮毛的摄魂术。

    虽然这种只学了一点皮毛的法术,对修真之士没什么用处,但对托托-沃尔夫这样的普通人,还是有很好效果的。

    特别是托托-沃尔夫刚刚还被赵磊用一丝灵气狠狠地震慑了一把,正处在惊魂不定的状态中,就更加容易被摄魂术所控制了。只是一个恍惚的瞬间,摄魂术就开始对这家伙起效了。

    虽然以赵磊掌握的这点法术,还做不到让托托-沃尔夫言听计从,但让他说点实话却也是轻而易举的事。

    赵磊回头看了眼里昂纳多,发现他已经在举着手机拍摄了,于是沉声问托托-沃尔夫:“为什么要带人来仙葫酒庄捣乱?真是因为转基因葡萄的问题吗?”

    托托-沃尔夫轻轻摇头,不紧不慢地回答:“不是!”

    赵磊追问:“那你是不是真的确定,仙葫酒庄的都是转基因葡萄?”

    “不确定。”托托-沃尔夫继续摇头:“我根本不知道,仙葫酒庄里种的是不是转基因葡萄。”

    赵磊沉声道:“那你为什么要造谣说酒庄里全是转基因葡萄,还挑动其他人铲平葡萄园?”

    “因为我和酒庄老板赵磊的赌约!”被摄魂术控制的托托-沃尔夫,竹筒倒豆子般地说出了事情的真相:“要是我输了,就要给他五百万澳元!所以我要鼓动别人铲平赵磊的葡萄园,让他不能在今年酿酒,这样一来我就赢了!”

    此时其他人已经逐渐从灵气的影响中恢复过来,正好听到托托-沃尔夫这番话,全都露出了惊讶之色。

    知道此事众人才知道,原来自己被这家伙利用了。根本就不存在什么转基因葡萄,全都是因为托托-沃尔夫怕输给赵磊,所以故意造谣生事,以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法克,这家伙真是个混蛋!”

    “我就说嘛,从来没听说过谁培育出了转基因葡萄,果然是沃尔夫在撒谎!”

    “幸亏刚刚没动手,否则就要坐牢了!”

    “这家伙想害大家都坐牢,真是太可恶了!”

    醒悟过来的镇民们纷纷谴责托托-沃尔夫的行为,所有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对他的厌恶之色。

    不远处的丹尼尔-沃尔夫也听到了其他人的话,不由得面色如土。他知道不管这件事最后的结局如何,弟弟在沃里克镇的名声已经彻底毁了。不但如此,他在澳洲红酒协会里的声誉肯定也会一落千丈,今后很难在这一行里混下去啦。

    想到这里丹尼尔-沃尔夫也是满心忧虑,要是弟弟在沃里克镇混不下去了,他的名声也会受到影响,这个警长的位子恐怕也保不住了。

    然而令丹尼尔-沃尔夫更担心的事还在后面呢,因为赵磊已经在接着问托托-沃尔夫:“你带人闯进别人的酒庄,难道警察就不管吗?”

    说到这个问题,托托-沃尔夫表情呆滞的脸上居然露出一丝微笑,得意洋洋地道:“沃里克镇的警长就是我的亲哥哥,我已经事先和他打过招呼,就算仙葫酒庄的人报警,他也会想办法拖延一阵子,足够我推平他们的葡萄园了!”

    人群外的丹尼尔-沃尔夫听到弟弟得意洋洋的声音,立刻吓得魂飞魄散,忍不住大声骂道:“托托,你这个混蛋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啊,这下我也要被你害死了!”

    然而中了摄魂术的托托-沃尔夫根本不在乎哥哥在说什么,反而在迷迷糊糊中大声嚷嚷:“哥哥,你再帮忙拖延一会,我就要成功了!”

    这话让丹尼尔-沃尔夫不由得以手扶额,觉得弟弟已经傻了,不但害惨了他本身,还把自己也拖下了水,这下全都完蛋啦!

    托托-沃尔夫的话已经让真相大白,赵磊回头看了眼身边的里昂纳多。

    里昂纳多当然明白老板的意思,连忙向他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把证据都拍下来了。

    眼下赵磊的目的已经达到,也就不再施展摄魂术,意念稍稍一动,就放开了对托托-沃尔夫思想的控制。

    托托-沃尔夫全身一颤,整个人立刻清醒过来。本来没有焦点的眼神也重新恢复过来,立刻看清楚站在面前的人是赵磊,不由得大惊失色。

    赵磊只学到了一点摄魂术的皮毛,所以并不能完全控制别人的思想,只能起到一点诱导和推波助澜的作用而已。

    别看刚刚托托-沃尔夫把自己的阴谋和盘托出,但其实他的内心深处还是保持了一丝清醒的,也完全记得自己刚才做了些什么。

    只不过当时托托-沃尔夫真的为自己做的这些事感到无比得意,有一种向人倾诉、让别人知道自己有多“聪明”的冲动,所以才会在赵磊的询问下,就将一切都原原本本地说出来了。

    眼下摄魂术的效果消失,托托-沃尔夫完全清醒过来,自然知道自己刚才的那些话意味着什么。不但把自己送进了监狱,还把哥哥都搭进去了,简直就是自投罗网,难怪会是这样的表情呢。

    只是托托-沃尔夫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刚才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当众把一切和盘托出,难道是鬼迷心窍了不成?“

    想到这里托托-沃尔夫忍不住看了眼面前的赵磊,只觉得一股发自心底深处的寒意将自己团团包围,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赵磊也懒得和这种人废话,而是立刻大声道:“相信大家也已经听到了托托-沃尔夫的话,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我要向媒体和红酒协会公布这一切,同时还要向州警察署投诉,举报丹尼尔-沃尔夫的渎职行为。

    现在其他人也都知道了,托托-沃尔夫想要鼓动自己和他一起针对仙葫酒庄,对这家伙一点好感都没有,都恨不得他立刻倒霉呢。

    听了赵磊的这番话,众人纷纷欢呼叫好,还有不少人表示愿意做个人证,向警方证明托托-沃尔夫的确亲口承认,这一切都是他的阴谋,目的就是想赖掉赌约。

    见其他人都倒向赵磊那一边,托托-沃尔夫也不由得面色如图,一屁股坐在地上喃喃自语:“完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