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4 视频

    “组长,你和赵明那么激动干啥?”田丽有些不解。

    韩彬也没隐瞒,苦笑道:“那辆爆诈的本田车,原本是在我们后面,结果从右车道别车超了过去。”

    恶意别车这种事,只要开过车的都明白,叔叔能忍,婶婶也不能忍。

    素质再好的人,也少不了抱怨几句。

    脾气不好的直接一顿国骂。

    杜奇、田丽、孙晓鹏三人都是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

    如果说之前是韩彬和赵明将李辉当成乌鸦嘴。

    那么,现在三人一齐被当成了乌鸦嘴。

    “咳……”韩彬轻咳了一声,招呼众人:“都坐过来,咱们汇总一下案情。”

    孙晓鹏拿出一盒口香糖发了一圈。

    如果被外人看到,可能会觉得怪异,但是在二组已经习以为常。

    在密闭空间的公共场合内,尽量不要抽烟,这是对别人的一种尊重,你尊重人家,人家才会尊重你。

    韩卫东和韩彬都抽烟,但除非来了客人,否则很少在家里抽烟。

    当然,除非大家都抽烟,这就无所谓了。

    韩彬翻开笔记本,望向一旁的田丽:“夏斌海查的怎么样了?”

    “今天上午,娇娇美容院发来了夏斌海的身份证复印件,我在公安系统里查了一下,夏斌海的身份证是假的。”

    “假的?”李辉有些诧异:“这还真是意外收获。”

    “银行卡呢?总得发工资吧。”

    “我问过了,娇娇美容院都是发现金。”

    韩彬皱了皱眉:“那五险一金呢?”

    田丽耸了耸肩:“没有。”

    赵明揉了揉鼻子:“看来这个娇娇美容院,没有想象的那么正规嘛。”

    “夏斌海用虚假身份信息,他很可能有前科,这样看来他的嫌疑很大。”杜奇道。

    韩彬端起茶杯,若有所思道:“他的手机号呢?”

    “他使用的手机号,已经暂停使用了,还没来得及去通信公司查登记信息。”田丽道。

    韩彬放下茶杯:“开完会之后,立刻查一下登记信息。”

    “是。”

    “彬哥,雪人案还会跟市刑侦大队联合办案吗?”赵明好奇道。

    “嘿嘿,这问题不用彬子回答,我就能告诉你,市刑侦大队现在肯定抽调了大量的警力调查爆诈案,只要咱们不主动请求市局指导查案,我觉得联合办案的可能性不大。”李辉分析。

    对于这个分析,韩彬还是比较赞同的:“大家就别指着市刑侦大队了,求人不如求己。”

    韩彬走到了白板旁,写了证据两个字:“现在咱们能够掌握的证据就是嫌疑人的遗传物质,但是数据库里并没有比对成功,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出嫌疑对象,只要dna比对成功了,这个案子就算是结了。”

    “要我说,咱们就全力查找夏斌海,他和薛梦娇之间有冲突,也有动机,而且,无论是林月娇还是姚闯都说过来,夏斌海曾经跟踪过薛梦娇。”赵明说道。

    李辉翻阅了一下笔记:“我记得姚闯还说过,薛立鹏也有情ren,薛梦娇很可能跟薛立鹏的情人也有冲突,也可以作为嫌疑对象调查一下。”

    田丽点点头:“这两人都符合熟人作案的情况。”

    “薛立鹏那边通知了吗?”

    田丽回应道:“我已经联系上他了,他正在往回赶,估计今天就能到。”

    想要知道薛立鹏的情ren是谁,最简单的办法,自然是询问他本人。

    “李辉,你联系一下顾玉文的丈夫,莱平市还是要去一趟的。”韩彬道。

    “我知道了。”

    “其他人,继续查看奥迪车现场附近的监控,除了查看可疑人物之外,还要核查可疑车辆,同时扩大排查的时间。”

    “是。”众人应了一声,分头行动。

    ……

    一辆从泉城开往琴岛的高铁上。

    一等车厢内。

    一个中年男子坐在车厢前排,双眼通红,脸上的神色有些呆滞。

    这个中年男子正是薛梦娇的父亲薛立鹏。

    得知女儿可能被杀害的消息后,他让人提前购买高铁票返回琴岛,这个时候临时订票是很困难的,他托了关系,才弄到一张一等座的车票。

    薛立鹏面前放着一瓶茅台,不时的喝上一口,没有任何下酒菜,就这么干喝。

    只要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应该是遇到烦心事了。

    不过,这年头人们都不爱管闲事,加上一等车厢的人少,也比较宽敞,谁也不碍谁的事,倒是没人出言相劝。

    薛立鹏摘下了金边眼镜,一边喝酒,一边偷偷的抹眼泪。

    他心爱的女儿,他的小棉袄被人杀了。

    他到现在都不愿意相信,多么善良的一个人,为什么要遭遇这种事。

    老天爷,你是不是瞎了。

    为什么!

    薛立鹏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人拿刀捅了一般。他和自己老婆的婚姻已经名存实亡,他的父母也已经去世了,他现在只有一个女儿。

    有些人觉得,父母是孩子的依靠。其实反过来也一样,孩子同样是父母的依靠。

    这种依靠并不是物质上的,而是精神上的,只要有女儿,他就不会觉得孤单。

    到了他这个年纪,大多事情都看开了,老婆没了还能再找。唯一割舍不下的就是女儿。

    他宁愿死的是自己,也不希望女儿在大好的年华遭遇这种事情。

    他真后悔,如果自己没有离开琴岛,或许这种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想到这,薛立鹏捂着脸,落下了无声的泪水。

    “嗡……”一阵手机震动声。

    如果是往常,薛立鹏肯定会第一时间查看是不是工作信息。

    但是,今天他没有立刻查看,过了好一会才拿起手机,瞥了一眼。

    薛立鹏看到手机上的信息,眼睛圆睁,这是一条微信信息,是他女儿薛梦娇发来的。

    薛梦娇有两个微信号,发微信的是小号,还是用薛立鹏的手机注册的。

    薛立鹏露出狂喜之色,难道那群臭警察搞错了,自己女儿还活着。

    薛立鹏右手颤抖着,点开了手机。

    薛梦娇的微信发来了一个视频。

    薛立鹏点开视频内容,视频里传出了一个女人的叫声,类似于岛国sm电影……

    听到熟悉的声音,看到视频里的内容,薛立鹏脸色通红,青筋暴起,口中发出一声怒吼:“啊……”

    “砰!”薛立鹏将手机摔在了地上,又狠狠的踩了几脚。

    周围的乘客被吓了一跳。

    刚才视频的声音,就引起了很多人的侧目,薛立鹏疯狂的表现,更是让众人诧异不已。

    此时,薛立鹏神色扭曲,呼吸急促,双手抱着头,身体一歪,直接摔到在地上。

    乘务员赶紧跑了过来:“先生,先生,您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看到薛立鹏没有回应,乘务员拿出对讲机:“三号车厢,有乘客晕倒,需要急救!”

    ……

    下午五点多。

    玉华分局刑侦三队,二组办公室。

    韩彬正在看顾玉文被杀案的资料,赵明等人在查看视频监控。

    田丽快步走进了办公室:“组长,出事了。”

    “怎么了?”

    “我刚刚接到了林月娇的电话,说薛立鹏在返回琴岛的路上晕倒了,很可能是脑淤血,情况十分的严重。”田丽面色凝重。

    “他平常身体怎么样?之前有没有相关的症状。”

    “对于薛立鹏的身体状况,林月娇也不是很清楚,只是说他身体还不错,以前没听说他有什么大病。”

    “夫妻俩还用听说这个词,难怪会闹到这一步。”李辉叹了一口气。

    “那他为什么会发生意外?是不是人为的?”

    “据同车的乘客说,薛立鹏在晕倒之前,播放了一个视频,看完之后薛立鹏显得很激动,很愤怒,接着就晕倒了。”田丽说道。

    “什么视频?”

    “他的手机已经锁了,其他人解不了锁,不过,据说视频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叫声,虽然听的不是很清楚,不像是什么健康视频。”

    韩彬掐了掐额头,他原本还得等着给薛立鹏做笔录,询问一些案件的相关问题,但薛立鹏现在晕倒了,暂时不适合做笔录了。

    “薛立鹏看了什么,会变的那么激动,居然被气晕了。”赵明诧异道。

    “确切的说,应该是过于激动和愤怒,引发了脑淤血,所以才会晕倒。”田丽纠正。

    韩彬隐隐猜到了什么:“田丽,你联系一下林月娇,看看薛立鹏什么时候能到琴岛,最好去医院看一下薛立鹏的具体情况。还有一点,把薛立鹏的手机拿回来,送到技术队破解密码。”

    “组长,我要是去了医院,那夏斌海的手机号,谁去调查?”

    “杜奇,你去调查夏斌海的手机号。”

    “是。”

    众人离开后,屋子里只剩下韩彬和李辉二人。

    李辉倒了一杯茶水,走到了韩彬的桌子旁:“彬子,白色奥迪车里的行车记录仪被取走了,你不是说过行车记录仪镜头调转,很可能拍到了汽车内部的作案经过,薛立鹏在手机上看到的视频,会不会就是薛梦娇被害的情景。”

    韩彬点点头,他也觉得有这种可能,才会导致薛立鹏受到了那么大的刺ji。

    但是,凶手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