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9章平淡的幸福

    柳心眉恨不得一巴掌拍开他的狗爪子,只是面对着赖皮赖脸的慕容逸飞,她就少了底气,反倒是那个不近人情的安王好对付一些,因为轻易的就可以戳到他的怒点。

    “哎呦……”柳心眉眉头一蹙,两只手捧着肚子就弯下腰去,表情痛苦的**着。

    再这么下去,她一定会被他拐到床上去的。她在这方面就是一个小白,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而慕容逸飞是个久经沙场的,自然知道该如何撩拨她,这绝对是不公平的。

    慕容逸飞微微赤红的脸色瞬间一片青白,飞快的抽出手来,轻轻的抱住她,小心的扶她躺下去,就扬声喊道:“快,传太医。”

    他是一国的亲王,自然有这个权利。

    “不必兴师动众了,我躺躺就没事儿了。”柳心眉伸出一只手去拉他。

    没有伞的孩子要学会努力奔跑,她这个没人疼没人爱的孤儿,一向注重锻炼身体,因为若是病了,连个依靠的人都没有。也幸亏这良好的习惯,看似娇弱的她,健康得不曾看过医生。这会儿不过是装装样子,若是被外人戳破了真相,就难为情了。

    “真的不要紧?”慕容逸飞低头问,眼睛里是满满的关切,大手就轻轻的覆盖在她的肚子上。

    两个人平日是鲜有这样亲密的动作的,柳心眉一时还有些不适应,刚想开口阻止,看到他一脸的关切,到了嘴边的话还是咽了回去。

    “你别闹我就好,许是昨夜生了些闷气,略躺躺,也就没有大碍了。”柳心眉只好硬着头皮撒谎,好在她是孕妇,身上有个七痒八痛的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这么说也不会引起慕容逸飞的怀疑。

    又不是一块儿木头,慕容逸飞对她越来越热烈的感情,她也感觉到了,只是她还做不到完全的释怀,也许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她会慢慢接受他的。不过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扭转对一个的印象,也不是那么简单的,毕竟,先入为主是人类的顽症,且不好改变。

    “好,你安静的躺着,想要什么就言语一声。”慕容逸飞小心的在床沿上坐了,宽厚的大手紧紧包裹着她有些凉意的小手儿,试图用自己的温度温暖她。

    柳心眉一笑,其实这个男人若不是一身的寒气,还是很好接近的。卸掉了那冰冷的铠甲,他的眉眼也是十分耐看的。只有这个时候,他跟慕容逸宁看着才更像兄弟。

    “睡一会儿。”他磁性的声音似乎有着催眠的功效,柳心眉乖乖的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气息就均匀了,显然是睡着了。

    慕容逸飞痴痴的望着这个女人,从最初的期待到后来的厌弃又到后来的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她,这一路他们走得异常艰辛。兜兜转转的他才发现最好的也最适合他的,其实就在他的身边,从来都未曾走远。

    此刻她的脸上挂着恬静的笑容,细长的黛眉仿佛远处的青山,纤长的睫毛蝴蝶翅膀似的,微微颤动,仿佛随时都会飞起来。挺直的鼻子,薄薄的樱唇,皮肤也是白皙柔嫩的,这五官精致得无法挑剔。他记起了揭开盖头的那一刻,他实实的被惊艳了。这几年过去,她倒越发的娇艳了,岁月和苦难似乎都不曾在她的脸上留下痕迹。他承认,最初心动的感觉又不知不觉的回来了,只是这一次真的与这倾城的容貌无关。

    他的唇缓缓的印在她的手上,动作轻柔得一点儿都没有惊动她。

    天色暗了下去,这房间里的光线也慢慢的消失了。慕容逸飞点起银灯,依旧守候在她的身边。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终于醒了过来。看到慕容逸飞依然坐在床榻之上,奇怪的问道:“你一直都在?”

    “嗯。”慕容逸飞眸子一闪,不愿多说。

    “我的睡相是不是特别的难看?”柳心眉坐了起来,还不忘调笑着。

    “你怎么会难看?你的睡态跟初生的婴儿一样的纯净。”慕容逸飞真心夸赞。

    柳心眉慵懒的问道:“小玉那丫头可是送来了蜜茶?”

    慕容逸飞摇摇头,怕惊扰她的睡眠,他这半天都是枯坐着,没有让任何人进来fushi。

    “那你的嘴巴怎么这么甜啊?”柳心眉故作惊奇的问。

    被打趣儿了的慕容逸飞倒是落落大方的问:“那爱妃要不要尝尝?”

    说着勾唇一笑,一张俊脸又凑了过来。

    尝你妹啊!柳心眉真想给自己一巴掌,怎么就好了伤疤忘了疼啊,这个男人是不宜随时招惹的,否则吃亏的那个就一定是她。

    “我,我好饿啊!”柳心眉一双眼睛慌乱的躲避着,心也“咚咚”跳个不停,她决定了,日后在他的面前一定要谨言慎行。

    “传膳。”慕容逸飞扬声喊道。

    一会儿的功夫,外间就传来了杯盘罗列的声音。那香气立刻引得柳心眉吞咽着口水,忙着整理好衣衫就走了出去。

    “不是,这么一大桌子菜,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不是太浪费了吗?”柳心眉咋舌,她知道这安王府不缺银子,可是也不该这么铺张浪费啊!

    “你肚子里不是还有吗?”慕容逸飞轻轻一笑,这点儿银子他还是出得起的。

    “超凡哪里去了?”柳心眉蹙眉问道,在她的心里时刻惦记着这孩子。

    “来呀,请世子前来。”慕容逸飞心里暗叫“惭愧”,如今他的眼里心里只有她一个人了,差点儿又破坏了刚刚修复的父子关系。

    “父王、娘亲,怎么这个时候你们才吃饭啊?若是等到现在,我的肚子都扁了。”超凡看见一桌子的美味佳肴,有些后悔晚餐就那么随便的打发了。

    “你娘亲带着弟弟或者妹妹很辛苦的,总要吃得好一些。”慕容逸飞坐在了主位。

    身边坐着他的妻子和儿子,这是普通人家最平淡的一幕,可是他竟然都记不清了,他们是否有过这样的画面。唉,最简单的幸福才是最真切的,不必炫耀也不必张扬,就在平平淡淡的生活中品味甜美的味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