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打

    认清自己的身份么?

    其实,秦氏早就认清了自己的处境,而且如今不过是换了个环境,继续受苦罢了。

    见秦氏不回应自己,高氏有些恼了,又是将脏衣服塞到她的手里,并且冷声叮嘱着,“拿稳啦,你若是再敢弄到地上试试?将这些拿到河边浆洗去吧。”

    说着,高氏冷哼一声,转身就要回屋休息去,才刚迈出两步,忽而回过头来。

    “这些衣服只能是你来洗,不允许其他人帮着!”

    继而,高氏不由得瞪了丫鬟纯儿一眼。

    随即,高氏就回屋。

    纯儿瞧着自家小姐手里的东西,不禁蹙起柳眉,“小姐,她分明是故意刁难于你,小姐自小就身娇肉贵的,怎么能做这些活儿?”

    而且,这一堆脏衣服一看就得有几十件,这怕是一家人的脏衣服都在这里了。秦氏从未做过什么浆洗的活儿,纯儿不禁心疼自家小姐,怎么就这般命苦?

    瞧见纯儿一副愁容的样子,秦氏就笑着安抚她,“好了,在这里就没有什么身娇肉贵的大小姐,只有赵家儿媳妇的身份,不过是几件衣服而已。”

    “小姐……”

    “好了,收拾好情绪,陪我去河边吧!”

    “小姐,要不还是让奴婢……”

    “不用,不会可以学,我自己可以,你在一旁陪着我便是。”

    既然嫁来这户人家,她就认命,做好这个赵家儿媳便是。

    ……

    而此时的河边。

    周氏蹲在河边,将脏衣服一件一件的用河水清洗着,不多时,河边又来了几位夫人,端着木盆,亦是来洗衣裳的。

    其中有个妇人瞥了眼不远处的正认真洗衣裳的周氏,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音量不大不小的和身边一道浆洗衣物的妇人聊天。

    “最近村子里传开的那些话,你们也都听说了吧?”

    “你在说的是什么?”其中,一妇人故作不知的问

    “还能是什么,说的自然是景小子他媳妇不孕的事情……”

    “这事儿啊……”

    “可不就是这事儿,她那肚子至今都是瘪瘪的,毫无动静,她都嫁到咱们村子二月有余了,估摸着是个不能生养的!”

    “可不就是个不会下蛋的老母鸡?”

    “咯咯……”

    说着,她们便笑得“咯咯”作响。

    她们的说话声音正是周氏能听到的音量,她手里搓洗的动作一顿,扭头看向了那几名妇人,便瞧见了那碎嘴之人竟然是王氏和陆氏以及其他几人。

    陆氏瞧见周氏已经往这边瞧了过来,便低声的与王氏说,“她朝咱们这边看过来了。”

    王氏嗤之以鼻,“她性子软,她能拿我们怎么样?”

    就在下一瞬间,周氏将木盆里洗好的衣物倒了出来,她用木盆装了些河水,端着木盆起身就朝那几名妇人走过去。

    紧接着,周氏在离她们仅有三步之遥的地方停下脚步,一盆冷声就朝她们泼了过去。

    “啊啊啊啊!”

    被泼到的妇人们连忙惊叫着起身。

    王氏向来泼辣,被人泼到,心里已然不爽,大声冲周氏嚷嚷着。

    “周氏你疯啦!竟然敢朝我们泼脏水!”

    其他几名妇人紧紧盯着周氏,但她们怎么也没想到,周氏竟然敢对她们泼水。在她们眼里,周氏的性子向来柔弱,她无论做什么向来都是逆来顺受的,被人说了也不敢驳回的,哪里能料到,她竟然动起手来!

    周氏仿佛变了一个人!

    “你们方才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你们是太闲了吗?我儿媳妇能不能生养,管你们什么事情!”

    周氏虽然是不卑不亢的说着,可若是仔细看,就会发现她的手微微颤抖着。其实她的内心慌得一批,只是她们在拿鸡比喻她儿媳妇,她便忍不住了!

    “哟,你儿媳妇那肚子至今都毫无动静,可不就是不能生养的吗?要是能生,这会儿怕是该害喜了。”陆氏眼角上挑,嘲讽意味十足,“原来能干的女人,还真是不一定能生养呢!”

    “闭嘴!”周氏怒斥了一声。

    陆氏先是一愣,随即才咂舌道,“啧啧,这是生气啦?该不会是……”

    她说着,眼珠子一转,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捂着嘴小声说“该不会是景小子那儿出了问题吧!”

    这话一出,周氏的脸一黑,仿佛能滴出墨来,这些女人真是太过分了!

    想来温和的周氏就好像受到了刺激,她的手紧紧攥着。

    王氏瞥见她的手,露出了一抹笑,“周氏,怎么,你还想打人!”

    打人!

    周氏不仅想打人,还想撕了她们的嘴!

    陆氏又道“打人,就她?她敢吗?”

    话音刚落,一个木盆就狠狠地朝她扔了过来,王氏反应过来,拉着一旁陆氏躲到了一边。

    陆氏见地上那木盆顿时就怒了,甩开了王氏的手,一下子就朝周氏扑了过去。

    王氏以及其他妇人拉都拉不住!

    ……

    晌午,骡车进了村子,曲春山在村头下了骡车。而楚桐继续拉紧缰绳往家中赶,就在一个分岔路口,一道高大的身影急匆匆的跑过,险些撞上了骡车。

    索性,楚桐拉住了缰绳。

    男人被惊到了,看到骡车上的楚桐以及其他人,正欲开口。

    却被楚桐抢先一步,问他,“你没事吧?”

    此人是曲东的堂弟,曲亮。

    他正喘着粗气,不知是被骡车差点撞上而吓到的,还是因为方才跑到太急造成的。

    曲亮摇头,见到楚桐便是连忙开口说,“你……碰见你正好,周婶子她……她和村里几个婶子打起来了,这时正在祠堂……”

    楚桐拧眉“我婆婆和其他人打起来了?怎么可能?”

    对于周氏,楚桐还是了解的,周氏耳根子软,性格也软弱,和人争吵都不会,怎么会和人打起来?

    “额……”曲亮忽而想起来,是周婶子脸上被打得划破了皮,“抱歉是我说错了,周婶子是被打的那个……”

    这,楚桐倒是相信了!

    只不过……

    楚桐跳下骡车,将手里的短鞭扔给了杨元,交代他说“阿元,送她们母子回去,将骡子拴好,我去趟祠堂。”

    “好。”杨元接住了缰绳,点头。

    而后,楚桐便和曲亮一同去祠堂。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