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秋梨膏,别说了!

    雨之国境内,一处隐蔽度极高的地下石窟中。

    一只饥肠辘辘,忍饥挨饿许久的老鼠,窸窸窣窣,从阴暗潮湿的角落中爬出,试图在石窟中寻找能让它生存下去的食物。

    皮包骨的老鼠,贼头贼脑的爬行许久,无有收获,偶然间抬起头,一睹石窟全貌。

    青黑色的石壁上,有形色各样挣扎着的人形石雕,或是木雕,具体材质很难言明。

    石制宝座之上,坐着一位垂垂老矣的老人。

    苍白色的长发垂至腰部,杀马特刘海遮挡住右眼;皮肤枯槁,像是几百年的树皮,死气沉沉没有任何活力。

    眼窝深陷,嘴唇似是没有任何水分,包裹住牙槽。

    行将就木。

    老人的身后,王座之后,交叉叠放着两件武器,一柄镰刀,以及一件不明材质,有三勾玉图案的团火扇。

    再往后,是一体型巨大,材质不明的类人形奇异魔像,玄之又玄,危险之极的气息从上传来。

    魔像之上延伸出几根管子,插在老人背后。

    老鼠只抬头看了一眼,便本能感觉到危险,浑身毛发竖起,刚要逃离,便被一股摄人心魄的气势锁定,压伏在地,颤栗不止。

    沉睡的宇智波斑缓缓睁开双眼,三颗勾玉在眼中流转,望向趴伏在地的老鼠。

    呢喃道:“黑绝和阿飞他们,还没有回来么?

    也罢,很多年没有吃过这等美食了。”

    说罢,起身一步步向皮包骨的老鼠走去,后者想要逃离,却发现无能为力,直接昏死过去。

    宇智波斑混不在乎,抓起老鼠,直接掐头去尾,塞进嘴里大快朵颐,咀嚼几下咽入腹中。

    嘎嘣脆,鸡肉味。

    “感觉好多了,哪怕有外道魔像传输生命力,依旧还是更习惯食用一些食物啊。”

    宇智波斑感慨一句,转身回到石椅上,闭目养神许久,老年人是这个样的。

    不知多少时间过去,宇智波斑似是察觉到什么,再度睁开眼睛,望向前方的空地,平静道:“回来了么?

    这次比以往久了一些。”

    气息萎靡的黑绝从地底冒出,跪伏在宇智波斑面前,低头请罪道:“很抱歉,斑大人。

    这次遭遇了一些麻烦,但好在已经解决了。”

    “解决了就好,长门是我计划的重中之重,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才行。”宇智波斑点头,没有再多问什么。

    宇智波斑一直坚信,黑绝是自己觉醒轮回眼,领悟六道之术后创造出的造物,是自己意志的延续。

    原剧情中,斑还把创造黑绝的,所谓的“六道之术”传给带土,其实他只是能创造出黑棒而已。

    姑且不论黑绝那招黑虎掏心是怎么掏死六道斑的,但就凭他能掏死斑,就证明斑对黑绝是绝对信任。

    所以黑绝说没什么,解决了,斑就信真的没什么,已经解决了。

    “哪里解决了,真会扯谎,我们不是从头到尾被吊起来打?

    要不是最后凭借着我的木遁牵制住了他,我们怕是会被人给当场宰掉。”

    阿飞从地底跳出来,指责黑绝欺骗斑大人的行为。

    任何人都看不到的角落,黑绝面部阴沉,几乎要滴出墨来,该死的阿飞,真是多事,就该掐死他然后一个人回来。

    但是问题不大,撑得住!

    “哦,具体发生了什么,详细说一下。”宇智波斑神情微动,扫视黑绝一眼,并没有升起疑心。

    但对黑绝的绝对信任,有了些微的动摇,这是黑绝第一次,试图隐瞒什么。

    “没有什么,只是返回的时候遇到了砂隐村的磁遁罗砂。

    他的感知能力很强,即便是我们联手,用出来木人之术,依旧不是他的对手,连三分钟都没有坚持住。

    但好在,最终我们还是摆脱了他。”

    怕阿飞又多嘴什么,黑绝直接将遭遇罗砂后的前因后果,全部讲述出来。

    这次应该稳了,黑绝自信没有什么可讲的了。

    “砂隐村……磁遁么?”宇智波斑眼神追忆,呢喃道。

    记忆中砂隐村是木叶外最强大的村子,所以柱间分发尾兽时,只分给了砂隐村一只尾兽。

    哪怕一尾是九只尾兽中,除九尾、八尾外最强大的,依旧无法弥补数量上的差距,与其余尾兽拉不开差距。

    如果普通影级强者是钻石五到钻石一,那其余尾兽就是钻石二,一尾就是星耀五,八尾则是星耀一。

    至于九尾,劈开成两半,每一半依旧能冲到王者500分,差距大概就是这么大。

    “磁遁的话,应该是沙门那小子,模仿一尾的能力,创造出的血继限界吧。”

    宇智波斑又呢喃道,沙门就是二代风影,还是有一点点印象的。

    几十年来,斑也在关注忍界的各种大事,以一种俯视的角度。

    “嗯,没错。”

    黑绝点头,怕遗漏什么,又补充道:“磁遁罗砂是砂隐村新崛起的年轻忍者。

    他的血继限界,相比三代风影又有了进步,能力本质甚至超过了一尾。

    但与您相比,也不过是砂砾一颗罢了,差之远矣。”

    黑绝没说巅峰期三个字,老实说,巅峰期的宇智波斑,绝对拥有吊打此刻罗砂的实力。

    但年龄是斑最大的心病之一,曾经纵横忍界的绝对强者,把九尾当泰迪养,现在却受限于年龄,只能苟且在石窟中。

    宇智波斑疑心顿消,说到底也不过是个普通影级强者罢了,哪怕是影级中佼佼者,也不过如此。

    我的眼里只有你(柱间)没有他,你要相信我的情意并不假jpg

    “嘿嘿。”

    听到阿飞的笑声,黑绝就知道要遭,然而宇智波斑就在眼前,又不能直接一个黑虎掏心掏死阿飞。

    果然,阿飞傻笑两声,补充道:“不仅如此呢,斑大人。

    那磁遁罗砂厉害的很,不久之前他可是刚刚斩杀半藏,成为了雨之国真正的话事人。

    还收了长门为徒,之后又与木叶的大蛇丸交战一场,将之收服。

    他们商量好要研究写轮眼,勘破万花筒的秘密,争取创造出永恒万花筒。”

    一向痴痴傻傻言语不详,性格跳脱的阿飞,突然语句通顺了起来。

    黑绝如坠万丈深渊,恨不得当场掏出一把西瓜刀攮死阿飞。

    秋梨膏,别说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