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舌祸根绝之术

    “捂住耳朵。”罗砂轻声道,斗篷之下几十柄苦无飞出。

    这身装束也不是纯装逼用的,至少还能携带一些忍具。

    弥彦小南微微一怔,而后反应过来,乖乖捂上耳朵,期待起罗砂接下来的操作。

    微波雷达铺开,通过回波侦查出几十名敌人的确切位置,几十柄苦无穿过砂金屏障。

    而后突然加速,破开音障射向所有敌人,轰鸣声在一刹那响起,哪怕是提前捂住耳朵的弥彦两人,也感觉到耳膜有些疼痛。

    精度的提升,让罗砂不仅仅能够使用电磁炮,对金属的操纵精度也有了很大的提高。

    已经暴露出身影的敌人,面临的是速度堪堪突破音速的苦无,被击中的部位或喉咙或心脏,或大脑,没有任何一击偏离既定目标。

    尚未暴露身影,隐藏在巨树、岩石各式各样掩体后面的,罗砂则使用的是新能力,初速度4马赫的电磁炮。

    一枚枚苦无剧烈摩擦空气产生火花,温度急剧升高,凭借着动能撞开一株株树木,一块块岩石。

    将躲藏在掩体后面的敌人尽皆击杀,强大的动能或轰开他们的胸膛,或直接炸开喉咙,或整个脑袋消失不见。

    妖冶绚烂的死亡之花开满密林,转瞬即逝,花期比有月下美人之称的昙花还要短,绝大多数人注定一生也欣赏不到。

    樱花只开一季,真爱只有一次。如果只是寂寞,请不要说爱我jpg

    砂金屏障缓缓撤去,弥彦小南惊骇万分,微微颤栗。

    尸骸遍野,死状倒是极为祥和,从某些还有脑袋留存的尸体面部表情上,能够看出,他们死前几乎没有经历任何痛苦。

    疼痛只有一瞬间。

    罗砂轻勾手指,收回磨损并不大的一些忍具。

    勤俭持家是美德,只要自己节约节约再节约,然后再花费一点查克拉制造出几吨砂金,就一定能够发家致富。

    “比传说中的还要强大,几十名配合有度的忍者,连三秒钟都没有撑到!”

    弥彦由衷赞叹道,杀忍者不像杀猪那么简单,就算你有威力巨大的招式,也要敌人不逃,能够打中敌人才行。

    罗砂出手的速度,已经超越了忍者的极致,一招,无论是身在何处的敌人,通通毙命。

    难怪能够在忍界掀起如此大的波澜,难怪能够逼迫土影大野木让步。

    有如此惊世骇俗的出手速度,招式威力也不弱,没有特殊技能傍身,不能整活儿的忍者,来再多都是送外卖。

    战争兵器,万人敌,名副其实!

    “罗砂大人,这一招叫做什么名字呢?”小南软糯问道。

    这么厉害的招式,一定也有一个相当厉害的名字吧,长门每次开发出新的招式,都会为其取一个名字。

    这只是很普通的电磁力应用,把几十枚忍具一起扔出去,难道也算是招式?

    罗砂推了一下斗笠,思虑片刻,既然波风水门能够整出那么多花里胡哨又酷炫的名字,那自己同为四代目,也不能示弱。

    “如果非要取一个名字的话,那就叫做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有些长。”小南歪头,手指轻点脸颊。

    斜风细雨不须归,也算的上是贴切,就是斗笠斗篷的颜色对不上。

    “以后你会明白,我长的不仅仅是招式名称。”

    不仅仅是招式名称……难道是……马甲名?

    小南不由得想起罗砂说过的一句话:罗村剑心的本名很长……

    罗砂一步踏出,来到几具尸体前,检查尸体身上有没有特别的符号、印记。

    扒开一具尸体的嘴巴,看到舌头上那有些眼熟的黑色印记,罗砂瞳孔微缩。

    舌祸根绝之印。

    根专用的封印术,团藏对根成员的舌头上加上咒印,被施术的人无法说出任何有关团藏的事情。

    果然是忍之锅,也亏得团藏能够想出木质忍具这种天才方法,可惜没有用。

    哪怕只有一柄长刀,自己依旧能从千军万马中杀出,不损分毫。

    弥彦小南也快步过来,帮忙查看尸体上的信息,忙碌一阵,惋惜道:“真是可惜。

    如果罗砂大人您能够留下一个活口,我们也许就能知道是谁要刺杀您了。”

    怎能不惋惜?

    从大脑中查看死者生前的记忆,这种能力在忍界是比较稀少的,会这种忍术的人并不算太多。

    恰好,弥彦和小南都不会。

    “无所谓,这种刺杀对我起不到任何作用。实力达不到一定层次,来再多人都没有用。”

    罗砂淡然道,又补充一句:“况且,哪怕不留活口,我也能知道是谁指使的这场刺杀。”

    弥彦小南点头,确实,如果不是罗砂的能力太过克制寻常忍者,也不会在忍界掀起轩然大波,搞得大野木都颁布那样的规定。

    听到罗砂后半句话,小南抬起脑袋,疑惑道:“罗砂大人,刺杀您的是谁呢?是我们认识的人嘛?”

    至少可以确定不是晓组织的人,但万一是他们认识的人,说不得也会有麻烦,万一受到牵连怎么办?

    罗砂微笑,柔声道:“是一个很蠢的人,你们既认识,也不认识。”

    小南有些犯迷糊,听不明白,这些大人物总是这样,说话只说一半,教人半懂不懂的。

    有些领导交代事情时,为什么不喜欢把话说的太直白?

    因为什么都说清楚了,你也照做了,最后的结果不如预期,那锅算谁的?

    罗砂已经掌握了上位者的一个基本素质:永不背锅。

    “现在怎么办?要继续前进吗?”小南担忧道。

    她是希望罗砂继续前进参加和平会议的,这是弥彦的梦想。另一方面,她又不想见到罗砂被刺杀。

    “当然是继续前进,一群鼠辈而已,就当做是饭后运动吧。”罗砂随口说道。

    几十个人,连让自己舒展一下筋骨都做不到。

    日暮时分,三人终于赶到了雨隐村外,细雨绵绵如针,风景宜人,如果不是终日都见不到太阳,这里会是一处世外桃源。

    雨隐村内,一处高岗上,两名中老年忍者站定,举着望远镜眺望远处的罗砂。

    【求推荐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