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暴怒的大野木

    罗砂一直在关注雷之国那边的动静。

    大野木的脾气不是盖的,领着几百小弟,星夜兼程气势汹汹,火速杀到了雷之国边境。

    然而等待他的,是同样领着几百名马仔的三代雷影,大野木的动作如此明显,目标又直指雷之国,不可能察觉不到。

    大野木先是质问三代雷影,为何派出自己的儿子、弟子,狙击岩隐的特别行动小队。

    雷影自然不可能承认,本来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情。

    “证据确凿”,见雷影还想狡辩,大野木登时就急了,双方摆开车马大战一场,谁也没有讨到好处,各自损失部分马仔。

    至此,大野木的气才算是消掉,至少自己的行动,算是为村子找回了面子。

    很多时候事情不需要搞得那么明白,找出来一个替罪羊,把锅推给他,然后痛打一顿做出表示,就能够迅速稳定住军心民心。

    遭遇了无妄之灾,雷影心中也很郁闷,寻思着大野木是不是想对雷之国开战。

    双方各自返回村子,反应各不相同,这件事还没有完。

    一脚踢开土影办公室,大野木心神舒坦地飘了进去,又解决到一场潜在的危机,多亏自己的雷厉风行。

    办公室内,大野木之子黄土,神情复杂面色阴沉,见大野木回来,连忙将手中的物件藏到身后。

    “怎么了黄土,这么闷闷不乐的,我教训了雷之国的嚣张气焰,难道不值得高兴?”

    大野木略微不满道,我刚跟雷影打过一场,你就这幅死了爹的表情?

    黄土犹豫再三,踌躇不决,最终还是一咬牙,把身后的信封交给大野木,愤懑道:“父亲,您还是亲自看看吧。

    这件事,也就只有您能够做决定。”

    大野木心中不解,刚接过信封,“啪嗒”一声,就从里面掉出来一样东西。

    一根手指,小拇指,散发着属于老紫的查克拉波动。

    大野木迅速进入状态,神情严肃打开信封,里面还有一张照片,和两张信纸。

    照片中,四尾人柱力老紫被封印术禁锢,捆绑在一张床上,右手小指消失不见,床的旁边还站着一个红毛青年。

    心中“咯噔”一下!

    双手颤抖,把照片压到后面,一目十行浏览起信上的内容。

    “敬启者:

    我村有为青年上忍罗砂,不日前,于风之国境内,擒获贵村试图暗杀我村风影的四尾人柱力。

    我村大度,有意原谅贵村人柱力的过失之举,本着亲爱友邻的原则,想要归还人柱力。

    然风影因此受到惊吓,伤了心神。

    故,诚邀贵村土影大野木,于七日后的鸟之国,洽谈四尾人柱力、风影精神损失费相关事宜。

    希望大野木先生,不要带太多护卫,否则,会让贵村人柱力受到二次伤害。”

    最下面是落款。

    翻来第二张纸,密密麻麻得写满了战用物资的种类、数量,并特意标注了谈判的详细地址。

    “砂隐村!老紫!”

    大野木仰天长啸,怒火攻心牵动与雷影交战时的旧伤,吐出一口鲜血!

    我他妈的就是说一句气话,你怎么就想不开,真去风之国调查了呢?

    去也就去吧,还被人擒获,丢人,真他妈给人柱力丢人!

    还有那份清单,上面罗列出的物资,或者说赎金,连他这个土影都感觉触目惊心,神他妈的精神损失费。

    老紫再莽,也不可能直接莽到砂隐村吧,最多就是边境走一遭,在罗永信出没的地界逛一阵。

    然后就被俘了。

    这么巧,很难让大野木不生疑,砂隐村和雷之国,会不会是商议好在算计我?

    再翻出照片,大野木目光灼灼,盯着照片角落里的那个年轻红毛,恨不隔着照片把他直接瞪死。

    罗砂,应该就是三代风影的那个弟子吧,好的很,没想到不显山不露水的,居然已经有了击败人柱力的实力。

    现在怎么办,大野木压下怒火,思索起来。

    第一想法就是带小弟杀到风之国,而后摇摇头,时机不合适,自己刚打完雷之国,再去风之国砍人。

    犯众怒也不是这么犯的,那就只能暂时妥协,然后看有没有机会追回物资了。

    人柱力是重中之重,越早换回来越好,时间长了,等消息泄露出去,难保不会横生事端。

    不说别的,刚和自己打过一场的雷影蛮子,就很有可能会趁火打劫。

    人柱力等同核武器,拥有非常大的震慑力,土之国断掉一臂,就要做好被闻到血腥味的鲨鱼撕咬的觉悟。

    捡起地上的手指,果然有属于老紫、属于四尾的查克拉波动,大野木疑虑尽消,低吼道:“拿着这个清单,去准备物资交换人质。

    还有,把这件事压下去,我不想有第三个人知道。几天后,你和我带着物资,一起去鸟之国。

    现在,以军事演习的名义,调动村中的忍者去鸟之国边境待命,我不想到时候出现什么意外。”

    万一是请君入瓮之计呢?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间,就是这么被雷之国的金角银角做掉的。

    虽然大野木至今也没搞明白,传闻中留下断后的飞雷神斩千手扉间,为什么没跑掉?

    黄土接过清单,转身离开,父亲这个时候正在气头上,还是赶紧离开为好。

    “啪嗒……哐哐……噼里啪啦……”

    房门被关上后,很快就从里面传出大野木摔东西的声音。

    失去那批物资,对土之国而言算不得伤筋动骨,但任谁被这么敲诈勒索,都不可能不动怒。

    几天后。

    鸟之国国都,一间叫做有骨气的会馆内。

    一袭黑衣的罗砂端坐桌子的一侧,闭目养神。

    在他的身旁,是神情有些别扭,内心纠结万分的杀马特洗剪吹美女叶仓。

    千代已经找她谈过了那件事,为了村子的安定与和谐,叶仓答应了下来,心中百味陈杂,唯独没有丝毫不满。

    罗砂被指派为谈判大使,叶仓则是保镖,大抵和影的护卫相同,其实都是被保护的。

    气氛一度很尴尬,最终,叶仓捏着衣角,问道:“你就这么有信心,大野木一定会来谈判?

    听说他是一个很强硬的人,要是不顾人柱力死活,直接带人围剿我们怎么办?”

    “他没有这个底气,我吃定他。”

    罗砂缓缓睁开双眼,撤回微波雷达,微笑道:“现在,他已经来了,只有两个人。”

    【求推荐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