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七章 莉莉结婚语舒遇上故友

    元月四号,语舒带领国松、青梅、心雨等人乘高铁去济南参加尹莉莉婚礼,尹莉莉已经提前订好了宾馆。语舒到时,陈少强、孙凤和李冬阳等人已经到达,他们都到高铁站迎接语舒他们。然后一同回到宾馆,秀城集团的高层这一次几乎全部到场,郭秘书率领所有高层保卫人员提前一天,已经做好安保工作。

    稍事休息,语舒说去看看尹莉莉的新房,他们就来到开发区的一期工程工地,为了配合销售部售楼的需要,基础设施建设同别墅同期施工,所以,整个小区环境非常好,所有别墅都依山傍水,沿山势建筑,保留了原来山上的树木,所以,一栋栋别墅掩映在树木之中。尹莉莉的新房是一栋两层半楼房,前面一个小院子。

    整个楼房从里到外,被装点得非常漂亮,尹莉莉和张正高兴地欢迎大家参观他们的新房。看过新房,语舒带领大家参观了整个开发区和二期工程建设工地,挖掘机和汽车轰鸣,工人忙碌着,整个工地一片繁忙景象,尹莉莉介绍,为了赶工期,这里是日夜不停的施工,晚上灯火通明。

    语舒看了非常满意,尹莉莉就请语舒他们回宾馆用晚饭。用过晚饭,语舒说带领大家去逛逛夜市,郭秘书说原计划没有逛夜市活动,所以,没有做这方面的安保准备工作,为了安全,他建议都在宾馆休息,不要出去逛街。语舒想了想,也就同意了。

    第二天十点,语舒率领秀城集团管理人员入场,以语舒为首占据了婚礼现场最主要的区域,语舒刚要坐下,靠东边十几桌上的客人一片声的喊她的名字,语舒仔细一看,原来全都是尹莉莉上下三届的同学,当然也有语舒的同班同学,语舒就笑着走了过去,跟大家打招呼。

    语舒跟同学们开着玩笑,这时候,就跑过来一个女同学,语舒一见,就跟她拥抱,笑着说:“谭锦秀!你钻哪里去了?尹莉莉从哪里把你找出来了?走走,坐我一起,我们好好聊聊。”就牵着谭锦秀的手,一起走了回来,青梅赶忙给谭锦秀让出了一个位置,语舒请她坐下。

    原来谭锦秀是语舒上大学时的团委搭档,语舒是团委书记,她是副书记兼宣传委员,两个人很聊的来,后来,谭锦秀去美国读研读博,语舒在北大读研读博,就没有了联系,今天突然相遇,自然是格外亲热。谭锦秀当时也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她长相没有语舒漂亮,但是有一个完美的身材,个头比语舒还高两公分。

    语舒将国松介绍给谭锦秀,谭锦秀赞美国松帅气,语舒就问她老公来没有,谭锦秀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自己还是单身狗。她就问语舒有几个孩子,语舒就伸出两个指头,谭锦秀笑着说:“两个?都是儿子吗?”

    语舒幸福地点头,谭锦秀就羡慕地说:“那肯定长得帅气,你看你们两口子,一个帅气,一个漂亮,基因肯定强大。”语舒客气地说“还可以”。

    语舒就让她说说她的情况,她就说她受雇于一家国外集团公司,主要管亚洲地区的慈善方面的工作,就是募集资金,发放救济钱物工作。

    语舒笑着说:“就是搞社会慈善呗!那你整日里在国家间飞来飞去的呀,走过不少地方吧?”

    谭锦秀说:“可让你说着了,现在,坐飞机已经坐厌烦了,语言也出了问题,你听听我的发音是不是有点儿怪怪的?这是各种语言倒来倒去的结果,这种居无定所的生活,也就导致了个人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

    语舒笑着说:“你就不能向总部申请回总部工作,这样也就有机会谈恋爱了?”

    谭锦秀笑着说:“大公司,谁还管你个人问题?不过,这一次需要在北京居住一两年,看能不能解决个人问题,你身边有帅哥一定要给我介绍哟!”

    语舒就笑了,故弄玄虚地说:“你可别说,我手边正好有这样一个,不过,你不能就这样跟他认识,需要你请客的。”

    谭锦秀笑着说小意思,她一定请语舒吃饭。说话间婚礼也就开始了,语舒今天是主婚人,她亲自上台主婚,叶副市长是证婚人,语舒主完婚,就又下来。整个婚礼搞得非常热闹,婚礼完毕,就开始上菜,婚宴就正式开始。语舒他们这席都陪谭锦秀喝酒,谭锦秀也很能喝,她就来者不拒,很喝了几杯酒。

    语舒就端起酒杯,代表公司陪酒,青梅端着酒瓶负责斟酒,她每一席陪了两杯酒,同学们都说她应该一个一个地陪酒,语舒笑着说:“那就等明天,我请大家喝酒,今天这样陪着喝,不说喝醉了,就是肚子也装不下。”同学们都笑了。

    在这个以金钱和地位来衡量一个人能力的时代,语舒今天的成就无疑是同学们学习的榜样,大家在心中暗暗的佩服她。

    婚礼结束后,谭锦秀就上了语舒的车,说是去语舒他们宾馆看看,语舒就邀请她去宾馆房间坐坐,谭锦秀也不客气,就一起去了。

    她们边喝茶,边聊天,谭锦秀就劝语舒也做一做慈善,语舒笑着说:“每年公司没有少做慈善,天灾人祸公司都在捐款,再做慈善,公司就会被掏空。”谭锦秀就说语舒很能守住钱财,没有领会慈善背后的意义。

    然后,谭锦秀就问语舒秀城集团的未来是什么,它会走向何方,语舒说她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因为房地产开发,终究不是公司最终归宿。她说公司将来会做一些调整,但是,她还没有考虑好。谭锦秀就点点头,当然,她知道大凡牵扯到公司未来发展构想,都是涉及商业机密,语舒当然不会说出来,她也不便问,也就适可而止。

    但是,她告诉语舒应该研究一下慈善业,这里面也有巨大商机,只是语舒还没关注这一方面的商业潜力。

    他们正在聊天,秘书进来报告说陈经理求见。语舒一下就笑了,她正想将陈少强介绍给谭锦秀呢,他自己就来了。青梅和心雨也笑了,他们是很想看陈少强挑逗语舒。

    说话间,陈少强就进来了,他还没有注意到语舒身边的谭锦秀,就笑着说:“嗨!各位美女领导,晚上好!大家是不是都想我了?”

    语舒和青梅他们就说:“你以为自己是花心吗?谁会想你?”

    陈少强就笑了说:“你看看,这样说证明你们都在想我,不然也不会这样异口同声,闲话少说,你们想逛街啵?你们想吃烧烤啵?肯定说不想,因为,你们美女说‘不’就是‘是’!”大家都笑了,他就将茶几上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捡到下面放着,对着门外喊:“进来吧!都摆上!”

    这时候,几名工作人员拎进来几大包烧烤,将一盒盒烧烤拿出来摆上,然后拿进来两件啤酒,两瓶茅台。工作人员退出去,美女领导们一哄而上,顾不上形象,直接下手抓。

    陈少强将一次性杯子打开,将茅台酒打开,问哪些人喝茅台,大家都举手,他就笑了,俏皮地说:“我把形势估计错了,茅台买少了,这样就要先匀一匀,保证每个人都有份儿。”

    他将酒匀好了,就一杯一杯递到语舒他们手上,这时,他才发现多出一个谭锦秀,就笑着说:“哎呀!出洋相了!这里还有客人呢!”

    语舒笑着说:“没事的,这也是老朋友,她是我的同学叫谭锦秀,也是留美博士,大才女。”陈少强赶忙跟她握手问好,他与谭锦秀碰一下杯子,两个人喝了一口酒,算是认识了。他就赶紧打电话,让秘书再买三瓶茅台来。

    大家围坐在沙发上,陈少强觉得跟谁挤都不合适,就笑着说:“我只有蹲着,蹲着喝酒可是厉害的。”可儿就向青梅这边挤了挤说:“来吧,你跟我挤一挤不要紧的!”

    陈少强问她为什么,可儿笑着说:“看你聪明的,这还用问?不过,刚好把这个问题拿来考考你,答对了,我喝两杯,答不对,你喝四杯。”陈少强坐到可儿身边,想了想说不知道什么原因,可儿就让他喝四杯,他就说可儿蒙他,可儿笑着说:“就你是个笨蛋,你问宋总裁,她们都知道。”

    语舒笑着说:“这四杯酒你应该喝,不冤枉。”陈少强就说只要可儿说出来,他觉得对,他就喝四杯。

    可儿笑着说:“你看看,这里除了我,都是名花有主,你敢挤谁?挤谁,你都挨揍,只有我没人揍你呀!”

    陈少强才恍然大悟,笑着说:“这个酒要喝,可见,我这是遇上美女就弱智。”他就连喝两杯,然后他就求可儿跟他一起喝两杯,可儿就爽快的跟他喝了两杯。他们正喝酒呢,孙凤和李冬阳才过来,大家笑着挤出两个位置让他们坐了。

    陈少强就每个人陪着喝两口,大家又互相陪着喝两口。慢慢喝着,慢慢聊工作,不知不觉把五瓶茅台喝个精光。

    陈少强喊来手下将乱七八糟的东西收拾干净,将地面拖干净,然后才告辞离去。

    大家都说他不错,语舒就问谭锦秀有没有感觉,谭锦秀笑着说:“这个陈,是个好朋友,不适合做男友和丈夫,他的花花肠子太多,而且,那个叫可儿的对他很有意思的。”

    语舒笑一笑不说话,就让给谭锦秀开一间房,秘书来小声对青梅说房间都安排完了,挤不出房间,青梅就让谭锦秀住他的房间,北森和国松合住。大家都走了,她过来照料语舒洗澡和洗漱,等把语舒弄上床,她自己去洗漱,换上睡衣,就过来也爬上床,语舒就笑了:“你个鬼精,我就看你睡哪里,原来你是要挤我呀!”

    青梅边钻进被子,边说:“挤个屁!你这是总统套房,一米八的大床,我不睡,也是空着。国松现在是一门心思跟北森学《周易》,两个人相谈甚欢,子豪在旁边当听众,他们三个人住最好。”语舒就笑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