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0 时刻准备 求婚仪式太土

许晴握着阮绵绵的手,认真的问着。
阮绵绵眉头轻蹙应了一声。
“你要问什么?”
“关于我哥,许辉。”
“你是许辉的妹妹?”
阮绵绵震惊不已,许辉失踪后阮绵绵心里总是放心不下,派人去查了许辉的家人,想要给他们一点钱。
可是许辉并没有家人,没想到突然冒出来一个妹妹。
“我是他的亲妹妹,只是从小父母离婚,我跟了我妈去了国外。”
许晴云淡风轻的解释着,眼神里还是藏着几分落寞。
“我想知道我哥到底怎么了?他是不是已经......”
许晴大胆的猜测着,眼中骤然湿润。
“许晴,我承认许总是因为我们阮氏集团那批货才得罪黑夜会的,可是我们阮家也是被他们威胁的。我之所以要接近他们,目的也是想给你哥报仇。我替我们阮家跟你道歉。”
阮绵绵一边说,一边站起来给许晴鞠躬。
许晴的眼眶蓦地一下通红,却强忍着没哭。
“这么说,我哥是真的死了?”
“不知道,前段时间山上发现一具尸体,警方还在调查核实身份,我们不确定那个人到底是不是你哥,但也许你可以确定。”
阮绵绵语气沉重的说着。
许晴蹭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径直朝外面走去。
阮绵绵知道她一定是去警察局,确认他哥到底死没死。
阮绵绵一直没去警局,是因为她心里一直还心存侥幸。
也许山上的尸体只是巧合,许辉或者还活着,只是被藏在了某个地方。
......
许晴走后,整个病房似乎突然间陷入了沉寂。
霍刚麻药还没醒,还趴着睡着。
看着他背上的伤,阮绵绵不禁心疼落泪,但更多的是生气。
这个混蛋为什么醒了不告诉她,还要骗她?
她像个小丑一眼趴在他身上,又亲又啃的时候,他是醒着的,居然可以忍得住,继续骗她。
如果他不骗她,她不会一个人去冒险。
如果他不骗她,她不用承受这么就的自我折磨。
这个混蛋,明明知道那晚的人是他,他为什么不说?
害她像个傻子一样,还去那个缩头乌龟,那个变-tai算账。
真是太过分了。
阮绵绵越想越生气,就伸手拧了霍刚的耳朵,轻轻拧了一下,霍刚下意识的动了一下,所以这个男人已经醒了,却还在装。
于是,毫不留情的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啊,疼,疼。
霍刚吃痛惨叫,阮绵绵才松开手。
“霍刚,你还知道疼吗?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骗我,把我当猴耍好玩吗?我讨厌你,我恨你,我以后再也不想理你了。”
阮绵绵说道后面,已经忍不住崩溃嚎啕大哭了起来。
这些天的委屈,害怕,纠结,难过通通都涌上了心头。
“不哭,不哭,我错了,我该死,等我好了,我躺着,随便你怎么收拾都可以,我两个脚趾头都不动一下好不好?”
霍刚见阮绵绵哭,心软的一塌糊涂。
本来他有满腹的牢骚要发泄的,可是现在看她这么委屈,就什么都忘了。
只想抱着她,什么都不去追究,什么都不去想。
只要她回来,她还在他身边就好。
“霍刚,那天晚上的真的是你吗?”
“不然呢?你以为是谁?你该不会以为是那个混蛋吧?阮绵绵,你是不是傻呀,你自己那天晚上一直拼命叫着我的名字,我以为你知道,原来你不知道呀?”
霍刚真是欲哭无泪了,原来她这些天的反常表现,还说配不上他都是因为误会了那天晚上的人是黑夜会那个混蛋。
说起这个,阮绵绵就更委屈了。
“你还说我,都是因为你骗我,我怎么知道你醒了,都怪你,霍刚,我讨厌你,在你面前我都觉得我自己是个弱智。”
阮绵绵生气捶了霍刚记下,一不小心扯到伤口,痛的霍刚吱哇乱叫。
“疼,疼。”
“活该,疼死你,我不理你了。”
阮绵绵冷着脸,不理他。
霍刚撒娇卖萌,求饶。
“老婆,我错了,你不要不理我,你不理我,我会疯掉的。”
霍刚抓着阮绵绵的手,一个劲儿的啄吻着,满脸的幸福都要冒泡了。
“谁是你老婆,我又没答应你的求婚。”阮绵绵非常硬气的说着。
“怎么,我人都让你睡了,你想赖账?我告诉你,这辈子我可是赖定你了,你必须对我负责。”
霍刚一脸无赖的抱着阮绵绵的手,死活不松手。
“我的西装呢?”
“找西装干什么?你现在又不能穿。”
阮绵绵好奇的问着,病房里四下张望了一下并没有发现什么西装。
突然病房门打开,姚远急冲冲的进来把西装放到霍刚手边,然后又急冲冲的出去。
全程不过十秒钟。
阮绵绵严重怀疑他们在门外偷听,她正要挣脱霍刚出去看个究竟的时候,霍刚突然从病床上跪倒了地上。
“阮绵绵,阮小姐,阮心肝,阮宝贝,请你嫁给我。”
霍刚单膝跪地,举着明晃晃,闪瞎眼的戒指递到她面前。
那一刻,阮绵绵热泪盈眶,感动的不知所措。
门外,忠叔和姚远,一个拿着花,一个拿着礼花,随时严阵以待。
“可以进去了吗?”
“不行,还没答应,小心像上次一样泡汤了。”
“你乌鸦嘴,能不能说点好听的。”
两个人议论的声音太大,阮绵绵全都听见了。
他们三个一直严阵以待,随时准备着求婚。
她真是很蠢,为什么这么好的人就在自己眼前,自己总是傻傻的什么都看不见?
“阮宝贝,你现在可以手下戒指,然后扶我起来。”
霍刚讨好的笑着,催促阮绵绵。
阮绵绵被他这番话气笑了,哪有人这么求婚的?
不过,看在他够诚意的份上,应了他。
“好吧,本小姐就勉为其难,答应你。”
阮绵绵话音未落,霍刚就已经站了起来,一边替阮绵绵戴戒指,一边迫不及待吻住了她的唇。
“答应了,可以进吗?“
“再等等。”
“等什么?”
姚远不解的问着。
忠叔作了一个亲吻的动作,姚远顿时明白过来。
现在进去一定会打扰两个人的雅兴,所以还得耐心等着。
忽然,病房里传来声音。
“进来吧,到你们了。”
听到霍刚的声音,姚远马上推门而入。
砰的一下,礼花飞的满天都是。
忠叔毕恭毕敬,庄重严肃的把花递到霍刚手里。
“祝霍先生,阮小姐,天长地久,百年好合。”
姚远马上加了一句:“早生贵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