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3章 我凭什么信你

周新语照例到宋家探望被管制的宋韵安,顺便开解安安的心结,没想到刚出院门不远,就看到步伐匆匆的阮诗诗。
二人擦肩而过,她侧头叫住阮诗诗,“阮小姐?”
闻声,阮诗诗疑惑回身,她并不认识这个女人,只能礼貌回应,“您认识我?”
周新语脸上扬起浅笑,柔声回应道:“您是名声远扬的喻太太,更是森森和莎莎两个小可爱的母亲,我认识您并不奇怪吧。”
阮诗诗微微颔首算作和她打招呼,“我还有事,今天就不陪您了。”
见她要走,周新语幽幽出声,“宋总已经好几天没有回来了,宋小姐现在也没有办法见您。”
从她口中听到安安的消息,阮诗诗心里的急躁被牵扯出来,她立刻掉头回到周新语身边,冷声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那么清楚宋家的事情?”
周新语眼底苦笑渐渐浓郁,忍不住悄悄叹了一口气,而后又恢复成之前那副温柔寡淡的神色,“反正您今天也见不到宋家兄妹,不如将时间让给我,我想跟您聊聊。”
阮诗诗并不掩饰眼中的怀疑,大大方方打量着周新语那张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脸,她脑袋里跃出来一句话:越是漂亮的女人就越会骗人。
她知道对方有意接近她,但一时半刻也猜不透对方接近她的目的是什么,也许对方来者不善。
她在叶婉儿身上吃过很多亏,几次三番相信叶婉儿那张单纯的脸,被叶婉儿精湛的演技所蒙骗,现在自然不敢再相信眼前这个女人。
似乎看出她的顾虑,周新语将手机和提包塞进她手中,目光示意她看向不远处带人赶来的杜越,笑意吟吟说道:“现在应该担心人身安全的应该是我,而不是您。”
阮诗诗缓缓点头,毕竟只有接近了眼前这个女人,才能揣摩出对方到底是敌是友。
两个人在附近的商业街选择一个比较安静的咖啡厅落座,周新语大方介绍自己的身份和家世,先一步向阮诗诗示好,并且将最近发生的桩桩件件悉数告知阮诗诗。
阮诗诗的十指逐渐收紧,最后紧紧握成拳,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宋夜安现在竟然这么丧心病狂。
他不仅伤害了无辜的周新语,还一次次伤害安安。
“你胳膊上的伤口……”她细心发现端倪,冷声发问。
周新语为了方便掩藏好伤口,在秋日炎炎的天气里穿了一件薄薄的长袖外衫,刚刚与阮诗诗聊的太过火热,根本没有发现伤口在不知不觉间暴露出来。
她急忙拉好衣袖,苦笑回应道:“看电视那天碰伤的,他现在情绪很不稳定,经常出现过激行为,好在很快就能冷静下来。”
伤口很深,不像作假的样子。
阮诗诗的眸子逐渐晦暗不明,再度抬眸望向她的时候,眼神里多了些许认真,“我凭什么相信你?”
“当您这样问我的时候,就说明您已经开始相信我了。”周新语语气中带着自信,“因为相信我,所以才会让我摆出可以打消您疑虑的证据。”
阮诗诗并未争辩,反而出声认可她的这番话,“你很聪明。”
“再怎么聪明也只是您的影子。”
她说完轻啜一口咖啡,随后态度变得严肃很多,背靠沙发,双眸一瞬不瞬的盯着阮诗诗的眼睛。
“这个世界上有两样东西不能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您怀疑我是人之常情,我想您要调查一个人应该是很简单的事情,我敢这样说,自然也不怕您调查。”
阮诗诗这边依旧没有放下戒心,但两个人也算建立起短暂的信任关系,她将自己的名片推到周新语眼前。
“周小姐以后遇到棘手问题可以联系我,我会尽力帮您解决,作为回报,宋家有任何风吹草动,您必须及时通知我。”
周新语并没有收下名片,而是快速记下名片上的手机号,随后将名片重新推给阮诗诗,“我的事情您帮不了,但如果我知晓与您有关的事情,会立刻与您联系,包括安安的事情。”
二人达成共识,阮诗诗也懒得再多说废话,起身留下结账的钱后离开。
就在她即将走到门口的时候,周新语突然想到什么,出声叫住她的脚步,然后飞快拿出手机拨通一串电话号码。
“季姐,我是新语……”
听到她打给季姐,阮诗诗明亮的眼眸中立刻闪过一道亮光,立刻回到卡座上坐好,她与宋家兄妹相识多年,当然知道季姐是谁。
周新语与季姐客套两句以后,话锋一转,低声吩咐道:“我有事对小姐说,你把电话送到小姐房里。”
她说完,将手机塞进阮诗诗手里,示意她接听。
阮诗诗投向她一记感激的目光,听筒刚刚靠近耳畔,宋韵安病恹恹的声音立刻传出来,“怎么了,嫂子。”
听到“嫂子”两个字,阮诗诗对周新语更多一分信任,毕竟宋韵安是鉴别绿茶的小能手,能得到她的认可,就说明周新语相对可信。
“我是诗诗。”
对面陷入短暂的沉默中,随后再度传出毫无生气的声音,期间夹杂着轻微的颤音,“嫂子,哥刚刚到家。”
阮诗诗了然,心里泛起一丝苦涩,轻声问道:“你过得还好吗?”
“我哥今天的状态不错,你不用担心。”安安再次回复。
两个人隔着电话又讲了一些听起来驴唇不对马嘴的对话,阮诗诗的眼眶渐渐发红,声音中也染上掩饰不住的哽咽腔调。
宋韵安听到这里,急忙柔声安慰道:“嫂子你别难过,我……”
得知安安现在的处境非常艰难,阮诗诗再也控制不住情绪,两行热泪夺眶而出,急忙找借口挂断电话,最后一秒钟,她清楚听到宋夜安急促的声音。
“嫂子,我不想一直困在房间里,你再帮我劝劝哥哥吧。”
周新语听到阮诗诗的话,眉头紧紧锁在一起,“我不止一次在两个人之间调和过,但夜安根本不想听我说这些,再劝几次,我恐怕连安安的面都见不到了,我想也许只有你说话,夜安才能听得进去。”
阮诗诗摇头否定。
宋夜安一次次欺骗她,向她隐瞒安安的真实情况,就说明宋夜安不想让她插手这件事情。
良久,她打定主意,声音凛然道:“劝不动他,就把安安偷出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