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这是,在撒娇?

    第389章 这是,在撒娇?

    南鸢望着那人,微微失神。

    师兄出现以后,结局变了。

    她修为未毁,金丹未碎,也没有大开杀戒……

    可是,师兄为何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莫非,在她内心深处,其实渴望有人能在那个时候能救她?

    南鸢失笑。

    什么时候她竟也变得这么依赖别人了?

    这不像她。

    不过,以前的她又是什么样的呢?

    或许,她偶尔也会依赖别人。

    南鸢正想着,一道剑光朝这边追来。

    是戚凝焱。

    “你是何人,快放开初儿!”戚凝焱朝云无涯怒喝。

    云无涯二话不说,直接一脚将那人踹飞了出去。

    “阴魂不散,烦。”云无涯冷冷嘀咕一句。

    南鸢怔愣一下,突然低笑出声。

    云无涯垂头看她,“都伤成这样了,还笑?”

    南鸢抬手,突然捏了一下云无涯的脸颊。

    云无涯浑身一僵,顿时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怀里的女子。

    “师妹,你这是……”

    南鸢眼睛微微弯起,“觉得幻境里的师兄甚是可爱。还有,方才师兄霸气侧漏,帅呆了。”

    云无涯眼里划过茫然之色,“何为霸气侧漏?何为帅呆了?”

    南鸢看他这副呆样儿,眼里的笑意又深了一些,“夸师兄英俊厉害的意思。”

    她也是灵光一闪,脑中就冒出了这些奇怪的词。

    南鸢挑眉看他,忽地伸手挽住了他的脖子。

    云无涯脚下又是一顿。

    他抱着女子的臂膀不着痕迹地收紧,眼底有浅淡笑意浮出,在纯黑的眼瞳里轻轻攒动。

    南鸢捕捉到如此风采,眼里有惊艳之色划过。

    她想,幻境里的云无涯笑起来当真迷人,霸气护她的模样也叫她喜欢极了。

    这样的云无涯,有些要命啊。

    只可惜,是假的,是幻境造出来的。

    迷心幻境利用她心底的那一丝隐秘的渴望和少见的柔软,造出了这样一个可以救她于水火之中的师兄。

    南鸢明知是假的,却格外留恋这一丝温暖。

    云无涯的怀抱很结实,跟他的剑不一样,是暖的。

    自她来到这个世界,不知自己是谁,不知过去未来,只能一步步地往前走,即便内心再强大,又怎么可能没有一丝迷惘和担忧。

    只是这些情绪藏得太深,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

    虽然云无涯有时候很狗,譬如将她连土一块刨走,割她的花瓣,威胁恐吓她,这几个月还将她丢到各个地方放养试炼。

    但云无涯也对她释放了很多善意。

    别人待她好,她也愿意以善意待别人。

    若真要找出这样一个她可以依赖的人,大概也只有云无涯了。

    因为,南鸢认识的人中,只有他足够强大。

    也难怪幻境会安排这样一个情节了。

    不过,接下来又会如何呢?

    假师兄真的带她回无涯山?

    然后,幻境利用师兄的神仙颜值,对她施展美男计,想将她永远留在幻境里?

    南鸢没有马上拆穿,一是她现在的确有些累了,二是她想再见识一下这迷心幻境的厉害。

    她一直很清醒。

    清醒地知道戒律堂的一切是假的,所以想要大开杀戒。

    即便道德底线告诉她,不能滥杀无辜,可方才,她真的很想杀了那些人。

    杀了他们,就不用看到那些讨厌的嘴脸,也不用再听那些叽叽喳喳的吵闹声。

    什么诋毁斥责、什么鄙夷不屑、还有那些假惺惺的惋惜和失望,统统毁灭。

    反正,这些都是环境里的假人,发泄一下有何不可?

    只是还没来得及动手,就有人替她做了。

    被人护着的感觉,委实不赖。

    南鸢闭上眼,静静靠在云无涯的怀里。

    云无涯低头看了看她,神色愈发柔和。

    他本欲直接离开幻境,不料场景突然变换到了归一宗的无涯山。

    云无涯微讶。

    幻境还在,说明师妹并未从幻境中挣脱出来。

    师妹竟沉浸在了这幻境中?

    云无涯神色微动,将南鸢抱回了自己的洞府,放在石榻上。

    这幻境厉害了得,南鸢身上的鞭伤如同真的一样,脸色也苍白无血色。

    不知何时,她睁开了眼,正盯着云无涯。

    云无涯沉默片刻,掏出了两颗真的养元丹和生肌造骨丹,递给她。

    南鸢没有接,突然问了句,“师兄,就不心疼我?”

    云无涯蓦然一怔。

    微顿后,他立马承认错误:“是我错了,我应该早些出手。”

    他看着那娇娇弱弱伏在石榻上的女子,目光越来越深沉,声音也低沉了几分,“看到师妹被人欺负,我自是极心疼的。

    师妹,师兄向你担保,以后有师兄在,不会让你再受这种委屈。”

    南鸢静静与他对视,目光忽而闪烁两下,沉默地移开,嗯了一声,“我信师兄。”

    这幻境果真厉害,虽然眼前的云无涯说出了素日里绝对不会说的肉麻话,但那姿态那神情,竟还是妥妥地维持着他高岭之花的人设,一点儿都没有崩。

    “我身上疼,不想动,师兄喂我吃药。”南鸢道。

    云无涯看着自己方才递出的药,突然就懂了什么。

    师妹这是在冲他撒娇么?

    云无涯被小师妹这副撒娇的姿态激出了心中少见的柔情。

    他伸手将石榻上的女子扶起,让她靠在自己怀里,一手揽着她肩膀,一手喂她吃丹药。

    见她乖乖将丹药咽下,气色变得红润起来,云无涯柔了声,问她,“身上可还疼?”

    南鸢摇头,看他。

    等着他的下一步动作。

    可是眼前这人却也只是安静地抱着她,什么都不做。

    南鸢心中狐疑。

    她本来等着这个伪装得十分完美的假人露出端倪,哪怕神情稍微猥琐那么一下下,她都能毫不留情地挥剑劈了他。

    可谁知等了半天,这幻境里的假人竟不来引诱她。

    南鸢没耐心了,身上羸弱娇柔之态不见,浑身气势骤然一变。

    云无涯察觉到异样,只是还来不及反应,便被怀里的女子一掌掀倒在石榻上。

    他茫然不解地望着那已居高临下俯视过来的女子,“师妹?”

    铮的一声。

    青木杀戮剑出鞘,狠狠刺入了云无涯旁边的石榻中,离其脖颈只剩不到半寸的距离。

    云无涯微微偏头,扫了一眼,眼里茫然之色更浓。

    小师妹这脸为何说变就变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