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五章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第六百五十五章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第二天上午,秦聿和赵思雨再次来到十三中,他们抵达的时候正好是课间操,国内某著名男团的成名曲回荡在校园上空,宽敞的操场上,几百号学生群魔乱舞。

    “十三中的课间操竟然是放流行歌?”赵思雨颇为惊奇。

    秦聿往操场望了眼,吩咐道:“你去买瓶水。”

    赵思雨:“……”

    又来了,又来了,买来又不喝,纯粹浪费钱。

    赵思雨心里暗暗吐槽,但还是挪脚去小卖部,进门就问:“老板,你们这儿最便宜的水是哪种?”

    小卖部老板抬头,一眼认出了她,嘴里道:“冰柜最下面那种绿盖盖的。”

    “谢谢。”她拿了瓶水,用支付宝付了账。

    “怎么不装逼了……”老板小声嘀咕。

    赵思雨:“……”

    顶着老板诡异的目光,她飞快逃离,跑回去远远见秦聿站在教学楼下,手里拿着个块状东西,好像是手机?

    走近一看,果真是个手机,但明显不是秦聿的,她不由问道:“哪来的手机?”

    “捡的。”秦聿语气淡淡。

    “应该是学生的吧?待会儿去办公楼可以顺便交给老师。”

    “不用。”秦聿说着装进口袋里,一副不打算还的态度。

    “……你不至于吧?”这个手机就是大卖场里那种几百块的低端机,秦聿肯定嫌弃那种,他想干什么?

    “里面有证据。”

    赵思雨目瞪口呆,“天上掉证据?”

    秦聿没解释,这时课间操已经结束,国旗下,教导主任正在讲话。

    他们到达见面的会议室时,里面已经坐满人,闫立恒三人的父母均到场,律师和副校长都在,这次还请了教育局的人过来,秦聿事先不知道,听校方介绍后,猜测人应该是学校请来的,想这次彻底下定论。

    这的确也是最后一场谈判。秦聿默然落座。

    “李星辰同学的家长怎么没来?”教育局的人问道。

    “李星辰是单亲家长,他妈妈一个人工作支持家庭,无法请假过来,我是李星辰的全权委托律师,在今天谈的这件事上可以代替李星辰做任何决定。”秦聿淡淡道,徐舒芬不是不能过来而是他不想让徐舒芬来学校,免得徐舒芬被学校吓唬,影响这场谈判。

    对方闻言点点头,不再多说。

    副校长先开口:“今天是第三次会面,前两次会面该讨论的基本已经讨论清楚,学校也很关心李星辰同学的健康成长,对发生在李星辰同学身上的事情感到痛心,不过学校经过调查讨论,真的无法认定李星辰同学自杀的真正原因,不过出于人道主义,学校愿意做出一定赔偿,帮助李星辰同学摆脱困境。”

    他看着秦聿,“秦律师,你觉得呢?”

    秦聿抬眸看着对面的学生家长,“几位家长呢?”

    坐在对面的王律师道:“欺凌的事实无法认定,虽然李星辰同学的遭遇令人同情,但是也不能让无辜之人蒙冤,这是原则。”

    即不承认欺凌,也不会赔偿。

    赵思雨看着他们冷漠的脸孔,嘴里说着关切,实际都在撇清关系,忍不住问道:“是闫立恒三位同学不承认欺凌,还是在座各位不想他们承认?”

    “没有做过的事为什么要承认?”王律师道。

    “你确定他们没做过?”

    王律师以为她垂死挣扎,道:“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没有任何人知道李星辰知道被欺凌,你觉得欺凌存在吗?”

    “你说得对,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赵思雨从包里出去一个文件袋,“所以我有证据!”

    王律师惊诧不已,会议室里小小骚动起来。

    在所有人的注视中,赵思雨取出照片,“这张是王皖豫揪李星辰的头发。”

    “这张是王皖豫剪李星辰头发。”

    “这张是闫立恒逼李星辰下跪。”

    “这张是闫立恒殴打李星辰。”

    她说着将照片摔桌上,眸光冷然,“这足够证明李星辰被欺凌了吗?”

    照片的像素不是特别清晰,但里面的人物一眼就能认出来,所有照片中都能看到李星辰痛苦的表情,与之相对的是欺凌者嚣张得意的笑容。

    所有人的脸色骤然一变,刚刚还信誓旦旦说无法认定事实的副校长脸色青红交替,马上质问:“哪个学生给你的照片?”这种照片只可能是学生拍的,能拍这么多肯定是同班同学。

    赵思雨这些照片的确是李星辰的同班同学给的,第二次会面那天从李星辰家离开,秦聿的话给了她启发,李星辰被欺凌这么久,不可能一个人都不知道,至少同班同学会有所觉察,所以要找证据有两个方式:一是目击者,但是事发这么久没有人站出来,恐怕是顾忌学校和担心被报复,想要人证会非常困难。

    但是,人类天然向往正义和公平,何况还比较单纯的学生,课本里、课堂上都教学生做个品德端正的人,所以哪怕目击者选择了缄默,没有主动站起来,但她还是相信大多数学生心中是倾向于正义的,李星辰被那样欺凌,肯定有人看不惯。

    二是照片,因为李星辰的日记里提到过闫立恒他们曾经拍照取乐,还发给别人嘲笑他,这些照片都是闫立恒他们欺凌李星辰的证据,但是发给谁这是个问题,因为李星辰被欺凌没有被普遍知晓,就意味着收到照片的人应该跟闫立恒他们关系很好,会为他们保密。而且事发这么久,说不定他们已经把照片删掉,就算找到人也不一定能得到证据。

    但是,还是秦聿说的那样,除了这些参与欺凌的人,应该还有其他沉默的证人,所以她就去找这些证人了。

    她先对李星辰所在的班级进行了一番了解,最后找了个跟李星辰类似的边缘人物,这位同学无法提供证据,她只要他提供谁还知道李星辰被欺凌,通过这位同学提供的信息,一个找一个,找到了真正的目击者。

    在保密和不作证的承诺下,她拿到了证据。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