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5章 监察官和总团长

    /!无广告!

    徐佳熟练地操纵飞机超低空飞行,一路上避开了好几个国家的防空系统,顺利地回到欧洲大陆,最终稳稳地在一片无人的牧场上降落了。

    为了避免被警方发现,造成不必要的麻烦,两人迅速离开飞机,很快就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就在赵磊和徐佳离开小岛没多久,一个穿着中世纪长袍,身材高大的英俊男子,出现在城堡前。

    所有的杂役战战兢兢地站在一旁,个个脸上都写满了恐惧之色。虽然他们不是骑士团的核心成员,但也知道总部的监察官是多么恐怖的角色。这可是掌握着所有人生杀大权的存在,就连各分团的团长和祭司都不敢轻易招惹他,更别说他们这些杂役了。

    万一监察官看谁不顺眼,随便套个罪名把那个倒霉鬼给干掉了,连说理的地方都没有!

    不过身为监察官的史密斯看上去倒是挺和善的样子,他来到离自己最近的一个杂役面前,和颜悦色地问他:“请问,能不能带我去城堡里本来安置圣物的地方看看?”

    那杂役吓得两腿发抖,但还是鼓足勇气点头道:“当然可以,请跟我来。”

    “那就麻烦你了。”史密斯点点头,不动声色地跟在杂役身后走进了城堡。

    没多久两人就来到了举行净化仪式的大厅外,那杂役小心翼翼地道:“大人,就是这里了。”

    虽然还站在门外,但史密斯也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微微皱起眉头问:“在我之前还有别人进去过吗?”

    “没有了。”杂役小声回答:“我们发现情况不对,就立刻向总部报告了,然后就根据总部各位大人的指示封锁了大厅,不许任何人进去。”

    “很好。”史密斯轻轻点头道:“多谢你了,你可以回去了,认真回答我随从的问题,千万不要隐瞒。”

    “绝对不敢有任何隐瞒,大人,我告辞了。”杂役如蒙大赦,向史密斯打过招呼之后就要离开。

    史密斯点点头,独自一人走进了大厅。

    大厅里的血腥味更浓,但史密斯却完全不在意,立刻仔细地检查起来。从祭坛上那块用来冒充雕像的岩石,到所有死者身上的伤口,都进行了非常细致的检查,根本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随着检查的逐渐深入,史密斯脸上的冷笑也越来也浓。等他把整个大厅完全检查了一遍之后,才停下来喃喃自语:“有意思,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居然有人敢偷走骑士团的圣物,呵呵……也不知道谁这么大胆!”

    独自站了一会之后,史密斯默不作声地离开了大厅。他往后退了几步,双手放在胸前小声祈祷,然后突然往前一推,一道明亮的金色光芒立刻直冲出去,刚好照射在大厅门口。

    这光芒蕴含着巨大的威力,通道顶部的岩石就像是融化的蜡烛一样,慢慢地垂下来,整个通道都在扭曲变形,没多久就将大厅的入口完全堵住了。

    要是赵磊在场的话,一定会感到非常惊讶的。这金色的光芒,分明就是灵气的具象体现。说明史密斯实力的来源也是天地灵气,其实和东方的修真之士完全一样。说明骑士团的根基虽然在欧洲,但肯定曾经受到东方修真的巨大影响。

    史密斯检查大厅用的时间可不短,等他出来的时候,几个随从已经把那些杂役挨个询问了一遍。

    其中一个随从快步来到史密斯面前,小声向他报告:“监察官大人,我们已经询问了所有人,所有的对话都记录下来了。”

    “很好。”史密斯点点头,面无表情地道:“把这些人都送到矿井去,全都去最下面一层工作,没有我的命令不许离开那里!”

    “遵命!”那随从愣了一下,但还是很快答应下来,在心里暗暗为这些杂役感到遗憾。

    矿井的最深一层条件极其恶劣,一般人在那里根本撑不过两个月。史密斯既然已经说了没他的命令不许离开,这些杂役只能矿井里干到死为止了。

    史密斯神色自若,仿佛只是做了件十分平常的事一样,很快就离开了小岛。短短的一天之后,他就来到了另一座城堡里。

    和这座城堡相比,之前被库特哈德他们当成总部的城堡,简直就是个简陋的窝棚。与其说是城堡,倒不是说是一座城市更加准确。

    史密斯很快就来到了城堡中的一个小广场上,对一个已经在那里等他的老人道:“总团长大人,我回来了。”

    骑士团的总团长名叫康纳利,看上去慈眉善目的,不过双眼中却时不时闪过一道凌厉的光芒,显然也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

    “史密斯回来啦,坐。”康纳利淡淡地道:“第三团的情况怎么样?”

    “已经全军覆没了,从团长库特哈德、祭司卡莱尔开始,到所有的见习骑士全都死了。就连他们的圣物也消失了,祭坛上只留下一块新开采出来的岩石。”史密斯沉声告诉康纳利:“只有副团长乔凡尼不知所踪,我没在大厅里发现他的尸体。”

    康纳利皱眉道:“难道是乔凡尼做的?恐怕他没这么大的本事吧。”

    史密斯点头道:“乔凡尼虽然有野心,但计谋不足、实力也偏弱,不可能是已经联手的库特哈德和卡莱尔的对手,我不认为他有这样的能力,更倾向于此人已经死在其他地方,只是我们还没发现而已。”

    “有道理。”康纳利点点头,然后问史密斯:“那你觉得这件事是谁做的?”

    “眼下还不好说。”史密斯实话实说道:“不过我检查了所有死者的伤势,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现象。虽然绝大多数人都死于自相残杀,但少数人身上却留下了奇怪的伤口。照我看来……东方的那些异端,才有可能造成这种的伤害!”

    史密斯的话让康纳利的神色愈发凝重,不由自主地坐直身体问道:“你的意思是……这是东方的修真者在向我们宣战?!”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