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4章 一个问题

    别看孔振华还躺在病床上呢,但这家伙刚看到宋晚晴就两眼一亮,目光贪婪地在她身上梭巡。

    孔振华本来就是个好色之徒,仗着自己的家世玩弄了不少女性。上次去仙葫公司讨论收购事宜的时候,甚至还想把陈兰据为己有。

    虽然眼下脊髓严重受损,让孔振华完全无法站立,但正所谓“本性难移”,这个好色的家伙一看到宋晚晴,还是立刻打起了坏主意。

    和孔振华相比,孔朝新更关心赵磊能不能治好儿子的伤。他冷冷地看了赵磊一眼,略带得意地道:“赵先生,我们又见面了。我早就说过,拒绝我的要求,你一定会后悔的。”

    在第一眼看到孔朝新的时候,赵磊就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原来这次是自己连累宋晚晴了。

    面对得意洋洋的孔朝新,赵磊也忍不住摇头笑道:“你真以为把我绑架过来,就能逼我给你儿子治疗了吗?”

    孔朝新胸有成竹地道:“你当然会这么做,否则的话……”

    说到这里这家伙看了宋晚晴一眼,略带得意地接着道:“否则我就要请几位朋友和这位小姐好好谈一下了。”

    陈景忠立刻冷笑道:“我们最喜欢和漂亮女人谈心,不过女人喜不喜欢就不好说了!”

    孔朝新朝赵磊摊手道:“现在你应该明白,有很好的基础可以让我们达成一致了吧?听说你对自己的女人向来很不错,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这么漂亮的小姐和别人‘谈心’吧?”

    听父亲说到这里,孔振华终于忍不住了,轻咳一声道:“爸,我有点事要和你说。”

    没想到儿子会在这种时候横插一杠子,孔朝新也有些意外,不过他还是朝陈景忠点点头道:“先把他们带到隔壁去,我们父子有话要说。”

    陈景忠无所谓地点点头,和手下一起离开。他们把赵磊和宋晚晴关进隔壁的房间,自己则守在外面以防两人逃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到隔壁房间宋晚晴就小声问赵磊:“对方是要你给那个年轻人治疗吗?怎么会把事情闹得这么大?”

    “说来话长了,那个卧床不起的家伙叫孔振华,是百京集团的老总,前阵子来找我,想买下仙葫公司……”赵磊把事情的经过大致对宋晚晴说了一遍,当然隐去了自己在抓捕孔振华的行动中所起的作用,最后有些内疚地对宋晚晴道:“说起来,是我连累了你。”

    “干嘛说这种见外的话,我连累你的次数还少吗?”宋晚晴瞥了赵磊一眼,很快抓住了问题的关键:“既然你认识孔朝新父子,他们却还毫不掩饰地绑架我们,说明……”

    赵磊点点头,小声对宋晚晴道:“说明他们根本没想让我们活下去,你怕不怕?”

    “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宋晚晴对赵磊嫣然一笑,很快又皱起眉头道:“既然你以前都没接触过孔朝新父子,他们怎么知道你医术高明,还对我们之间的关系这么了解?”

    赵磊沉声道:“这也是我觉得奇怪的地方,所以我才没有马上动手,而是打算先把事情弄清楚再说。就是连累你受苦了,再忍耐一会吧。”

    宋晚晴轻轻靠在赵磊胸前小声道:“没关系,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就很开心了。”

    赵磊低头在女强人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小声向她保证:“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有危险!”

    虽然眼下的环境绝对说不上友好,但两人都觉得心头暖暖的,不由得相视一笑,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了深深的情意。

    就在同一时刻,孔振华开始对父亲提要求了:“爸,我要那个女人!”

    孔朝新皱眉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想女人?!眼下最重要的是治好你的伤,不要胡思乱想!”

    孔振华不服气地道:“要是没有女人,我伤好了有什么用?那个女人这么漂亮,跟着那个小农民实在太可惜了,我一定要上了她!”

    其实正如赵磊和宋晚晴预料的那样,孔朝新根本没打算让他们活着回去。毕竟两人已经知道了绑架者的身份,再让他们活下去实在太危险了。

    按照孔朝新原来的计划,等赵磊给儿子治好病之后,就把他和那个女人一起干掉,让两人做一对同命鸳鸯。

    然而眼下孔振华却提出了这个要求,也让孔朝新有些为难。不过这家伙向来就十分溺爱儿子,否则也孔振华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子。

    所以在略一沉吟之后,孔朝新还是让步了:“只要你身体好了,想做什么都行,要那个女人也不是不可以,不过……”

    孔振华迫不及待地追问:“不过什么?”

    孔朝新森然道:“不过那个女人已经知道我们的身份了,所以绝对不能久留,你明白吗?”

    孔振华无所谓地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女人嘛,也就是随便玩玩的而已。等我玩腻了,随便怎么处置她都行。”

    孔朝新满意地点头道:“你这样想就行了,接下来要做的事,就是逼那个赵磊给你疗伤了!”

    说到这事孔振华也有些担心,不由得小声问父亲:“要是他不肯呢?”

    孔朝新得意地笑道:“呵呵,老祝说姓赵的对女人非常好,只要我们用那个女人威胁他,他一定会屈服的!”

    片刻之后,赵磊被独自带到孔振华的病房。

    孔朝新冷冷地看着他道:“赵先生,我劝你还是乖乖给我儿子疗伤,我向你保证,只要振华恢复健康,我就立刻放你和你的女朋友走,而且今后也绝对不会再和仙葫公司作对,怎么样?”

    孔朝新这番话说得理所当然,仿佛之前发生的那么多事,完全和他们俩父子无关似的。只要愿意放赵磊离开,赵磊就要他感恩戴德一般。

    听了这家伙的话,赵磊也是微微一笑道:“给你儿子疗伤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还得回答我一个问题。”

    孔朝新眼中闪过一丝寒光,但还是耐着性子问:“什么问题?”

    赵磊看着孔朝新,一字一句地道:“到底是谁告诉你我会看病,又是谁说我对自己的女人非常关心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