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3章 《太初九剑》!

    壤驷勋,虽然没有正道圣皇,但是,在整个太初圣宗乃至小华天仙域,壤驷勋一直以来,可都是传说中的存在,因为他有着碾压圣皇的实力。

    如果壤驷勋亲至的话,这场战斗,结果基本上已经定了。

    小华天仙域诸人,见此一幕,绝望的面色之上,可均是泛起前所未有的希望。

    至于地球乃至整个遗弃星域诸人,那可就叫一个面色难看,心如死灰了。

    段浪一次又一次,给他们上演了奇迹。

    他们可不相信,那位仙域传说可斩圣皇的剑神,一旦出现,段浪依旧还能够上演奇迹。

    哪怕段浪跟仙域那位剑神,势均力敌,可问题的根本原因在于,从仙域强者降临开始,段浪就一直处在轮番大战之中。

    战斗到了现在这个程度,段浪怕是也早已经元气耗尽,精疲力竭了吧?

    如果这个时候,再出现一个壤驷勋,结果究竟是多么的恐怖和骇然,完全可想而知。

    上苍,这是诚心要灭亡地球,乃至整个遗弃星域吗?

    “咳咳!”随着遍野王慕野话音落下,在现场无数人,心思复杂,满目震惊之时,只见虚空深处,响起一道轻微的咳嗽之声,随即只见,一道身影,背负古剑,从空间之中,凭空走

    出,对着段浪说道。

    “撒旦?”

    “你如何对待太初圣宗其他强者,跟我几乎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事情,毕竟,现在的太初圣宗,距离我,无论怎么说,都太过于遥远了。”“但是,你敢如此对待我的师弟,斩他根基,毁他道法,不但让他数万年苦修,在弹指之间,化为乌有,而且,还彻彻底底,沦为一个废人,永世不得翻身,这可就是你的

    不对了。”

    “太初圣宗,或许很好招惹,但是,我壤驷勋的师弟,却不是那么好招惹的,说吧,想怎么死?”

    壤驷勋一言一词,可就夹杂着沧桑和霸气。

    他从出现到现在,都根本没看过遍野王一眼,宛若一具冰冷的机器。

    但是,壤驷勋这番话,却是让遍野王,早已经情不自已,热泪盈眶。

    “如果是真的圣皇在此,我或许还会惧怕……”

    面对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壤驷勋,段浪淡淡说道。

    “很遗憾,你还不是。”

    “哪怕你有着太虚剑神的称号,有着一人压一宗的的实力。”

    “但是,一旦招惹了我,也必然叫你有来无回,壤驷勋,现在退下,你之前的冒犯,我撒旦可以勉为其难,不跟你一般计较,否则的话,明年今日,必然是你的忌日。”段浪铸就的,可是传说中的仙品圣王,而且,他现在的修为,俨然已经达到圣王大圆满,不说只是面对壤驷勋这位半步圣皇,哪怕是面对真正的生活,段浪也是有着一定

    的信心,与之一战的。

    即便是没有,段浪也根本不可能怯场。

    “哼,这个撒旦,简直是不知天高,不晓地厚,嫌命太长,他在其他人面前,张扬跋扈,不可一世,那也就罢了,可是,谁会想到,他在太初剑神面前,也敢如此?”“可不是吗?那可是太初剑神啊,太初圣宗数十万年历史,可就只有壤驷勋一人,堪称剑神,而且,还得到整个小华天仙域的认可,足以见得,壤驷勋这位剑神的含金量。

    ”

    “撒旦,他现在在壤驷剑神面前是多么的狂妄,一会儿被壤驷剑神打脸,就会是多么的疼痛,咱们拭目以待吧。”

    ……

    小华天仙域诸人,可均是忍不住一阵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壤驷勋出现的一瞬,在他们眼中,段浪俨然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在仙域,壤驷勋,几乎是不败神话,哪怕仙域圣皇存在,也是根本不可能跟壤驷勋这样的存在较量的。

    “既然如此,那老朽也就不再废话了……”见到段浪如此回答,壤驷勋说道。

    “你不是号称太初剑神吗?出剑吧。”段浪手握残剑,道。

    “杀你,犹如屠鸡宰狗,哪配我壤驷勋出剑啊……”壤驷勋淡淡说道。

    “是吗?”段浪手持残剑,一步踏出,喝道,“《太虚镇魔诀》,第五式,屠圣!”

    华丽的剑法,璀璨的剑芒,无上的能量。伴随着《太初镇魔诀》那屠圣一剑,直接朝着壤驷勋碾压而下,不说是地球,遗弃星域太初太空中诸人,见此场面,被彻底惊骇,哪怕是此前强势降临,审视段浪,宛若

    蝼蚁的壤驷勋,见到段浪屠圣一剑,也是忍不住面色大变,难以置信。

    原本根本没打算出窍的华天剑,早已经直接出窍,冲着段浪那屠圣一击,直接挥出。

    噼里啪啦!

    一瞬之间,两道剑浪,在太空之上交织,巨大的能量,将剑浪直接击的扭曲,朝着虚空深处,碾压而去,剑浪过去,一切的规则,法则乃至星辰,都直接被碾为齑粉。

    “嗯?”

    壤驷勋化解了段浪一剑之后,沉声说道。

    “没想到,你在剑法一途,也有着如此深的造诣?不得不说,这是我壤驷勋平生一来,见过的最为精妙绝伦的一剑。”

    “如果不是因为咱们现在所处的立场完全不同的话,要让我壤驷勋坐在来,跟你一起品茶论剑,也并非一件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但遗憾的是,现在唯一等待你的,只有被我壤驷勋碾压,《太初九剑》,第一式,破空。”

    “屠圣。”段浪在壤驷勋施展破空一剑时,段浪可根本没有一丝一毫,敢要迟疑的意思,连忙施展一剑屠圣。但段浪此刻使出的这一剑,较之于此前,可是更加汹涌澎湃,威力无穷,只不过在弹指之间,不但将《太初九剑》的威力,完全压制,而且,还以宛若秋风扫落叶一般,

    在扫灭了《太初九剑》的威力之后,直接朝着壤驷勋碾压而下。

    “不好……”本来没有怎么将段浪当成一回事的壤驷勋,见此一幕,可是瞬间面色大变,根本来不及多想,连忙再次一剑挥出。

    “哗啦啦!”不过,屠圣一剑的恐怖威力,早已经落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