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1章 大结局

    小萝卜也伸出胖乎乎的手,搂着四月的胳膊,软糯糯的埋怨着,“姐姐,你为啥这么久都不来看我,我自己在这里可闷了。”

    “姐姐前段时间出了些事情,也不知为什么进不来。”自从在孙青那药馆出事之后,四月尝试着想要进来空间,可是空间的门一直打不开,她也弄不清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萝卜娃娃也没多说,只是道,“我知道,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你命中注定有一劫,只要你熬过去了,就没事了。”

    四月这才记起,之前萝卜娃娃说过,她会遇上一些事情,还可能会失去生命中极为重要的人。

    原来,小家伙什么都知道。

    是的,她差点失去了顾墨阳,和她相伴一生的人。

    不过,刚才小萝卜说所有的事情都过去了,那是不是代表将来她不管是生活,还是感情都会畅通无阻?

    她试探问小萝卜,“小萝卜,那你的意思是以后都不会有阻滞了?”

    小萝卜仍是可以前一样,总是在关键时刻就神神秘秘的,它歪着头,故意说的模棱两可,“以后还和以前一样,小萝卜会永远陪着姐姐。”

    算了,四月也不多问了。

    实际上,谁的一生都会遇上些事的,大起大落也很正常,要是预先知道了,反倒是无趣了。

    相比起别人,她苏四月已经好很多了。

    她活了两次,现在身边有疼她的家人,有爱她的人,还有很多的真心朋友,甚至还有个常人不可能拥有的空间,这便已经足够了。

    至于以后,真的有困难,那就一起面对好了。

    不过,现在让四月纳闷的是,自己空间的水已经所剩无几了,虽然仍是清澈无比,但到底和以前不一样了。

    她试探着问小萝卜,“那这池子里的水是怎么回事?”

    以为小萝卜又会说天机不可泄露,可没想到这一次小萝卜却是很认真的回答了,“放心,只要姐姐平平安安的,那池子里的水会慢慢涨上来的。”

    四月闻言,心下狂喜,她走到自己之前弄好的大棚跟前,看了下里边种一些药材和瓜果蔬菜之类的,现在看着长势倒是挺好的,和以前一模一样。

    但是她更在意的是,这些东西的价值。

    她问小萝卜,“那以后这里我是不是还可以种各种名贵的药材,挣点钱贴补家用之类的。”

    小萝卜哼了声,不服气的看着四月,“姐,那叫贴补家用吗,不是你主要的经济来源吗?”

    被小萝卜这么一说,四月忍不住笑了起来。

    没错,是主要的经济来源。

    虽说,之前一直安慰自己,就算没这个空间也没关系,但是有了这个空间,自然是更好的。

    尤其是,有这个小萝卜娃娃在,就没那么闷了。

    好像,真的所有的事情都在一天天的变好了。

    一转眼,天气转冷了,再过半个月真要过年了,不过在过年之前,还有一件天大的事情,就是顾墨阳和四月要办婚事了。

    这几天,一家子都忙得很,忙着买东西,忙着给记家里的亲戚打电话,打电报之类的,让他们过来参加顾墨阳和四月的婚事。

    经过好几个月,一家人紧张的忙碌,终于到了顾墨阳和四月结婚的这一天。

    原本四月是真不赞成大办的,但几个老人强烈要求。

    尤其是苏大龙和何翠萍,他们说最近出了太多的事情,借着四月和顾墨阳的婚事给冲冲喜,把霉运冲走也好。

    他们结婚,顾卫平和周安英也来了,但却没有提前很久过来,而是前三天才来的。

    这一次过来,周安英真是变了一些,或许是顾水莲的事情,多少还是让她受了一些打击。

    在顾家,除了顾墨阳,她最疼的是顾贵阳,可是顾贵阳弄的婚姻失败,差点会犯了错误,这和当初她失败的教育是分不开的。

    再就是顾水莲,顾水莲最后弄成这样,婚姻不幸福不说,还弄的成了残疾,和以前那光彩照人的顾水莲简直是判若两人了。

    以前的顾水莲在娘家,那简直是一家有女,百家求,可现在的顾水莲,很可能只能单身一辈子了。

    反倒是跟着四月和顾墨阳的顾水华,顾水南,却是一个比一个有出息。

    以前,在家里唯唯诺诺的顾水华,在这里能干的很,铺子里的事情她可以个人全部搭理,甚至还学会了算账。

    四月说等明年开分店,会让顾水华单独管理一家店铺。

    顾水华能这样的能干,以前的周安英是从未想过的。

    再就是顾水南,她在省城上高中,成绩很好,顾墨阳说她要是一直这样下去,是能考上大学,她会是顾家村的第一个大学生。

    教育的不同,就会教育出不同的人。

    也在这个时候,她才真正的反省了,儿女的事情,她不能过多的插手,也不能过多的去搅合,否则会害了儿女。

    可反过来说,四月这个儿媳妇的确让她挑不出毛病了。

    还没和顾墨阳结婚呢,就已经挑起了顾家的重担。

    顾家的几个兄弟姐妹,可以说都是她在照顾着。

    水华和水南不用说,顾贵阳在顾墨阳那边,这时不时的也会来四月这边走走

    至于顾水莲在家里照顾他们,那家里的生活费还不是他们在负担着。

    她和顾卫平两人,每个月收着儿女们的钱,就是带着一个顾水莲,日子也过的极为安心,挺好的。

    她也终于学会不闹了,也闹不动了,因为没人再会信她的话了。

    顾家,也终于安宁下来了。

    结婚前一天,四月的二叔苏大顺一家从乡下过来了,苏大顺一家人从未来过省城,这一次能有机会过来看看,他们也知道四月和苏大龙特意的。

    所以,尽管归来几天吃住都是四月包圆,可是他们却是包了不少的礼金过来,足足有三十块钱,还特意打了一套上好的银首饰给四月做嫁妆,这在乡下地方,有些嫁闺女的,都没有这么多东西陪嫁。

    拿到那套沉甸甸的首饰,再加上那些礼金,苏大龙不肯收,“老二,你们家这么客气做啥,让你们来玩玩,你们这……”

    苏大顺坚持,还赌气说苏大龙若是不要,就是嫌弃他们。

    苏大龙无奈,只要退步,“这样,这银饰我们收了,给四月带去墨阳那,但钱我们不能要,你们拿在手里,自己留着花。”

    “大哥,这是我们的心意,对你们来说虽然不多。”苏大顺也跟苏大龙说着家里的近况,“现在家里日子也好过了,有四月提携着,燕子两兄妹一起挣钱,每个月家里有固定的收入,一家人的日子过的稳稳当当的,也不差钱了,这东西是我们的心意,一定要收着。”

    苏大顺两口子执意不收,四月就让苏大龙先拿着,等他们回去的时候,再找个借口把这礼金给还回去就是。

    苏大龙觉着也成,就把钱给收了起来。

    家里的礼金,四月都让苏大龙收着,然后把账给记起来了,等以后这人情还要还回去的。

    其实,乡下没来什么人,很多亲戚嫌远,就把礼金让苏大顺给带过来了。

    很多亲戚也没来了,知道他们家在省城安家了,以后也不会有太多的交集,这人情原本就是来来往往的。

    结婚的时候,前一天晚上其实是最忙的。

    每个地方都有一定的风俗习惯,一过凌晨,新娘和新郎是不能见面的,必须要等接亲的时候才行。

    而四月买的房子就当是自己的娘家,他们结婚后就住到顾墨阳单位那边去了。

    一晚上,又是夜宵,又是梳头,还要收拾带过去的东西,总之是一大群人忙活了一晚上。

    一直到快天亮的时候,所有人才眯了下眼睛。

    然后,就听到外边传来比鞭炮声,是顾墨阳那边来接新娘了。

    今天的顾墨阳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更加衬托的身材高大挺拔,头发特意打理过,人格外的精神,四月在看到他的第一眼,竟然还愣了下。

    这男人,是真帅。

    同时,看到四月的顾墨阳也是看呆了眼。

    四月穿着一身红色的衣服,头发盘起,薄施粉黛,淡扫峨眉。

    这是他第一次看四月化妆,竟然这样好看。

    “二哥,你别看傻了眼,赶紧去接新娘呀,咱们还等着去饭店呢。”

    被顾贵阳一催,顾墨阳走到四月跟前,冲苏大龙说,“爸,我来接四月了。”

    “墨阳,从今以后,我就把四月交给你了,你要好好照顾她,她……”苏大龙说到这里,红了眼。

    他想说,他家闺女前半辈子过的很苦,他没本事宠着闺女,希望后半辈子,顾墨阳待她如珠如宝,疼她,宠她,爱她。

    他想说,尽管嫁的不愿,但她还是舍不得,以后从今以后,她便是别人家的媳妇了。

    而四月在看到苏大龙红了眼眶之后,也不由的红了眼圈。

    原来,这种离别和其他的离别是不一样的。

    这代表着,自此以后,她的生命里不只是有自己的家人了,还会多一个他。

    他也会成为她的亲人,她的家人,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人。

    “好了,就是嫁了,也常看得见,别哭了。”何翠萍说着,把四月推向了顾墨阳的怀里,顾墨阳的手牵住四月的手,这一刻,四月莫名的心安。

    而顾墨阳也觉的心里瞬间被什么东西填满了,不再空虚。

    他寻寻觅觅了三十年,终于等到了她。

    他最珍爱的宝贝。

    接了四月,他们去办了结婚证,然后直接去了饭店。

    所有的亲戚也都在饭店那边等着,除了一些亲戚,还有顾墨阳的不少同事,以及四月开铺子那附近的邻居。

    不过,更让四月意外的是,余叔和余子岩两父子竟然来了。

    看到余叔的那一刹那,四月极为感动,她立即上前,笑道,“余叔,你也来了。”

    余叔看着四月,故意嗔道,“你个丫头,可真是说话不算话,当初你是怎么答应余叔的,可这段时间我们店里等你的菜式是真的望眼欲穿,一直也等不到。”

    “余叔,我……”这事情的确是四月给怠慢了,因为空间那阵打不开,她根本就没办法,只得给打了个电话回去道歉。

    她急急的,想要解释。

    可余叔却笑起来,摆着手说,“我知道,你最近出了点事情,何叔跟你开玩笑的,不怪你,不过,我先和你说好,你之前答应每天给我送那些蔬菜果瓜的事情,你还得说到做到才是。”

    四月犹豫着,实际上她想把这档子生意给推了,因为实在有些麻烦。

    不过,余叔的下一句话却是让四月意外到了极点。

    余叔竟然说,“我在你店铺对面的那一条街的楼上,来了个新店,以后你每天把菜往那里送就是,很近吧。”

    难怪,四月之前就注意到自己对面有个店铺在装修,不过她没在意,竟然是余叔的店铺?

    她笑着道,“何叔,你来省城了,怎么也不去我店里走走?”

    “给你个惊喜。”余叔笑着,指了指在他身侧站着的余子岩,“小子毕业了,打算留在省城发展,我也不放心他自己在,索性就来省城这边开铺子,以后何叔还是要你关照着呢。”

    四月看了余子岩一眼,虽是毕业了,但还是干干净净,斯斯文文的,让人看着很舒服,跟个大学生没俩样、

    她冲余子岩笑笑,然后承诺余叔,“成,以后保证每天都能给你店里供应新鲜的蔬菜果瓜,每天按时送过去,我亲自去。”

    余子岩听后,眉眼微动,看着四月,“你说好的,可不要食言,我随时找得到你。”

    四月点头,“不敢食言,我不怕你找上门呀。”

    两人说完,都同时哈哈大笑。

    客人多,四月也没办法和他们说太久,但好在以后还是邻居,要说话,要串门啥的,都极其方便。

    四月一边忙着招呼别的客人,突然看到何丹从远处走了来。

    她才发现,刚才一家子忙着招呼客人的时候,何丹好似一直不在。

    今天的何丹,好似和以往有些不一样,怎么说呢,娇羞中带着几分喜悦,可是这份喜悦不只是因为四月结婚的缘故

    何丹一看见四月,立即拉住她,小声在她耳边说道,“给你介绍个人。”

    看何丹的样子,四月瞬间明了,她笑着挑眉,“交男朋友了,今儿舍得带出来了?”

    何丹有些娇羞的看了四月一眼,却是微微点头。

    何丹都二十多了,相信如果不是经历过王东海的事情,她早就谈对象了,这时候正是合适的时间。

    四月笑道,“成,我帮你参考参考。”

    很带着四月走出饭店,在门口一个稍微偏僻的地方,有个男人在那瞪着。

    只是四月在看到那个男人的时候,着实愣了下。

    那男人竟然是她许久不见的王东海,而且更让四月惊讶的是,王东海竟然已经不需要做轮椅了,是好好站着的。

    没走动,这腿倒是看着一点毛病都没有的。

    四月有些不可思议,看着王东海,“怎么是你?”

    王东海在看着四月的那一刹那,也有些恍惚。

    原本,他是不想来看四月结婚的,他以为四月结婚了,他多少会有些伤心,毕竟稀罕了那么多年的女孩子,可是在看到四月一身红衣服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并不难受,心里有的只是祝福。

    因为,他知道,她长大了,已经有保护她的人在身边了,而他,需要保护的也是另有其人了。

    他低头,看着站在身边的何丹。

    何丹想起自己以前和王东海的事情,也有些不好意思的冲四月点点头,“就是他。”

    起初是意外,继而便是欣然接受。

    这样的结果,或许是最好的,重要的是,何丹是真的喜欢王东海的。

    四月看着两人,笑着调侃,“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你这保密功夫倒是做的极其到位。”

    何丹害羞的看了王东海一眼,才羞答答的开口,“其实我们在一起有段时间了,但是最近家里的事情多,我就没和你们说,想着找个好日子再说,可这一拖,就拖到今天了,就顺带喊他过来,给你们瞅一眼。”

    何丹能这样,是对自己这个妹妹的尊重,实际上她交男朋友,不需要经过她这个妹妹的同意。

    四月伸手,拉住何丹的胳膊,轻声说道,“姐,只要你自己认为好,那就足够,不管是我还是何姨,家里人终究是希望你能幸福。”

    何丹闻言,感激的点头,抬头看向王东海,她是不是幸福,王东海说了算。

    王东海看着她,温柔一笑,继而点头。

    “其实你之前做的那些事情,让我挺不喜欢你的,但没想到你和何丹兜兜转转还是在一起了,也是件好事。”四月摇摇头,表示别在提以前的事情,a她跟王东海,真心的接受他,“我没有别的要求,以后好好待我姐就成。”

    王东海没有丝毫犹豫,在四月跟前许下诺言,“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待她。”

    想起这段时间,何丹对他的细心照顾,王东海也突然醒悟,与其总是惦记一个心里没有自己的人,为何不珍惜眼前人呢。

    虽然,何丹当初认识他的时候,人品不怎么样,甚至是看中他们王家的钱财才做了的那件事情,可是这段时间,何丹确实变了很多。

    首先,看她愿意在四月店里踏踏实实做事就知道。

    再就是,他这段时间在省城治腿,都是何丹贴身照顾着的,有时候他自己都不耐烦了,可是何丹没有丝毫的怨言,一直鼓励他,支持他,要是没有何丹,他的腿肯定没办法恢复。

    甚至,何丹还说过,只要他愿意,不管他的腿是不是能恢复,她都愿意照顾他,一辈子。

    一个女人愿意为你做这么多,难道不足以让他动心吗,不足让他感动吗?

    或许,他暂时还没有全身心的爱上何丹,可是他们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

    所以,接受何丹,再让自己慢慢的爱上她,和她共渡一生,也是他以后要做的事情。

    几人正说着话,突然看到家里人都往这边走来,要开席了,可是找不到新娘子,找了半天,四月他们原来在这。

    在看到王东海的时候,众人都愣住了,他的腿怎么好了?

    第一个出声的王东成,他很是纳闷,“大哥,你怎么在这?”

    继而他看见何丹和王东海的脸色不太对劲,他立即明了,“你们?”

    瞬间,所有人都明了,何丹和王东海好上了。

    当即,苏大龙高兴的拍了下巴掌,“好事,真是天大的好事。”

    兜兜转转,何丹还是找到了最初的那个人,当然是好事。

    倒是何翠萍,在看到王东海的时候,有些不乐意,她扫了王东海的腿一眼,直言问道,“王东海,你腿好了吗?”

    何丹生怕何翠萍会反对,她立即解释道,“妈,他腿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医生说只要再坚持做一段时间的治疗,是可以恢复个八九成的。”

    何翠萍伸手戳了戳何丹的额头,恨铁不成钢一般,“你个傻孩子,你条件这么好,找谁不行呢,非要找个瘸子。”

    不得不说,何翠萍说话在什么时候都是一针见血。

    “妈……”何丹着急的都快要哭了,要是何翠萍反对,她怎么办。

    没想到,何翠萍突然叹了口气,竟然松口了,“成,你自己都愿意了,我还有啥好说的。”

    完了,她恶狠狠的看着王东海,“你以后好好对我闺女,不然我揍死你。”

    “对,好好对我妹妹,不然欧文也揍你。”何大顺也不甘落后,冲王东海扬了扬拳头。

    做人的女婿和妹夫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该低头的时候自然要低头,王东海立即点头称是,说自己绝对不会欺负何丹。

    美满结局。

    结婚是件极其高兴的事情,但也是件极其累人的事情,光是一桌桌的敬酒,都把四月折腾的够呛,再加上肖建庭和顾墨阳的那些个同事,根本不放过他们,一直差不多到后半夜。

    好不容易,宾客们终于各自去休息了,四月也和顾墨阳回了家。

    他们回的不是四月买的房子,而是顾墨阳单位的房子,总算是清净了。

    回到房里,顾墨阳伸手把四月拉到身边坐下,吸了口气,好久不见一般,叹息道,“终于,能看见你了。”

    四月瞅了他一眼,没说话,脸上微微带着几分殷红。

    然后,顾墨阳的眼神就定住了。

    今天的四月化了淡妆,穿的一身红衣服,更加衬得肤色雪白,面容姣好,他情不自禁,突然靠近四月。

    红账落下。

    (全文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