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事出意外

    见林郅悟没有反应,大全捧着纸条又往前走了两步。

    林郅悟依然没去接,只是脸上的不悦淡了几分,他看向侍立在一旁的仆人。

    仆人立刻会意,从大全手中接过纸条,再递给了林郅悟。

    大全有点无语,想着初见林郅悟的时候,他并没有如此傲慢,顶多有点清高罢了。

    没想到几日不见,就露原形了。

    “啪!”

    突然一声响动惊醒了大全,他抬头一看,见林郅悟握着纸条跳了起来:“果然是好东西!对了,这东西是在哪里发现的?”

    大全心中暗喜,连忙回答:“就在城外的荣归亭,小庾儿已经在那等您了。”

    “诶,不对。”林郅悟疑惑道:“小庾儿不是生病了一直在昏睡还没醒来吗?他怎么在城外?”

    大全从容回答:“小庾儿昨晚就醒了,醒来之后想起这件事,今日就让我来约您了。”

    看来,王庾兄弟没有把他忘记,有好东西还记得跟他分享。

    林郅悟的心情顿时就高兴了起来:“走,我们现在就出发。”

    大全连忙跟上,心中狂喜不已,小庾儿果然没说错,只要林郅悟看了纸条,他就会去城外。

    快走到大门口时,林郅悟突然停下了脚步:“等等,我去拿点东西。”

    说完,转身就跑了。

    大全垂下眼睑,掩去其中的惊恐,他该不会是……去拿武器吧?

    过了一会儿,林郅悟跑回来:“好了,走吧。”

    大全不动声色地打量林郅悟,见他与之前好像并无不同,心中的石头又落了地。

    ----------

    魏徵到达王宅的时候,并未通传,而是由守门小兵直接领着去了前院。

    在魏徵和禁军侍卫进府之后,有一个小兵来到马车旁,笑着对车夫说:“兄弟请驾马车随我从侧门进府。”

    “这......”车夫很犹豫。

    小兵保持微笑不变:“我们郎将要留魏参军用午膳,一时半会,魏参军不会出来。这大冷天的,兄弟不如随我去茶房喝杯热茶,慢慢等。”

    凉凉北风拂过脸颊,车夫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颤,想到热茶,不由心动:“那就劳烦兄弟了。”

    小兵脸上的笑容更深了,领着车夫往侧门而去。

    守门士兵看完门前这一出,迅速跨进门槛,将大门关上。

    早已等候多时的王康达从花厅中走出来,热情地迎接魏徵:“魏参军大驾光临,王某有失远迎,望见谅。”

    “王郎将客气了。”

    魏徵随着王康达进入花厅,两人寒暄一番,喝了一盏茶,魏徵就提出要去看看王庾。

    王康达自是答应,领着魏徵去了隔壁院子。

    到了主屋门口,王康达停下,看向了魏徵身后的侍卫,说:“小庾儿一直昏迷,大夫嘱咐过要静养,这么多人进去恐怕不妥,不如魏参军一个人进去看看吧。”

    侍卫出言劝阻:“魏参军,主上吩咐过.......”

    魏徵扬手,阻止了侍卫的话,“没事,我进去看看王小郎君就出来。”

    “魏参军,请。”

    王康达领着魏徵进了主屋,但并未关门。

    从门口往里看,可以看见屋内的大致情况,甚至也能望见内室一角。

    侍卫们见状,心底稍安。

    魏徵来到床前,见王庾脸色苍白,比起前段时间,脸蛋小了一圈,眸中泛起了一丝怜惜。

    静静地看了一会儿,魏徵扭头问王康达:“她就这样一直昏睡,没醒过吗?”

    王康达回答地很慢:“......是......的。”

    话音刚落,魏徵就感到后腰一痛,随即一阵眩晕袭来,身体就往床上倒去。

    王康达连忙伸手,一把拽住魏徵,没让他砸到床上的王庾。

    王庾迅速下了床,穿上鞋子,在王康达放下魏徵之后,拿起案几上的杯子狠狠地摔在地上。

    “嘭!”

    屋内传出巨响,门外的侍卫一惊,连忙冲进屋内。

    “魏参军,你没事......”

    “吧”字还没出口,迎面就扑来了一大一小身影,而他们身后,也遭遇了偷袭。

    侍卫们猝不及防,被埋伏的小兵们一网打尽,不过短短数息,地上就躺了一片。

    “把他们都绑起来,堵住嘴巴。”

    一刻钟后,魏徵的马车从侧门缓缓驶出,马车旁跟着两排侍卫,朝着城门方向而去。

    ---------

    苏定方从宫里回到府邸,见护卫少了很多,便问管家:“大郎出去了?”

    管家回道:“是的。”

    “去哪儿了?”

    “王小郎君约大郎去了城外的荣归亭,说是去见什么新奇的玩意。”

    新奇的玩意?

    跟那间院子的东西一样新奇吗?

    苏定方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停下:“不对,王小郎君不是生病昏迷还没醒来吗?怎么约大郎去了城外?”

    管家说道:“听说王小郎君昨晚就醒来了,今日能出城,想必身体已无大碍了吧。”

    苏定方眸中的疑惑更深了,他今日听主上说起了王小郎君的病,病症很奇怪。

    昨晚醒来,今日就全好了?

    莫非这个奇怪的病只要醒来就没事了?

    真是稀奇......

    又往前走了一段路,苏定方突然顿足,吩咐道:“去准备些礼品,我要去王宅。”

    --------

    王庾和王康达坐在马车内,被打晕的魏徵躺在角落里,一路上畅通无阻。

    到达城门时,伪装成侍卫的玄甲军士兵掏出魏徵的腰牌,那些城门守兵看见腰牌,神情顿时变得恭敬。

    再看马车左右都是禁军侍卫,连忙退到一旁,“您请。”

    顺利出了城,王庾和王康达对视一眼,心里轻松了不少。

    王庾掀开帘子往外看,天空湛蓝,阳光明媚,她的心情顿时也跟着明媚了起来。

    马车行驶没多久就停下了。

    “到荣归亭了吗?”

    王庾迫不及待地走出马车,却看见大全急匆匆地跑来。

    “小庾儿,出了点意外。”

    王庾扫了一眼前方:“看出来了。”

    她随即跳下马车,往前方的荣归亭走去。

    “看好魏徵。”

    王康达吩咐了一句,去追王庾。

    前方的荣归亭被玄甲军将士重重包围,从外面看,看不清楚亭子里的情况。

    “小庾儿。”

    士兵们让出一条路,让王庾走到了前面。

    郝绶紧握手中兵器,回头看了一眼,“小庾儿,属下惭愧,没有完成任务。”

    高举着飞鱼弹的林郅悟一看见王庾,眼睛里顿时就喷出火来:“王庾,你混蛋,竟敢骗老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