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6章 周游的红线蛊毒

    “怎么,你不去管焦朗知,反而来替她善后吗?”秦晶晶怒目而视着孟婆。

    对方口中的这个“她”,周游不用开口询问,就知道其指的是“故魂”,但是孟婆刚才说的帝座……可是指秦师兄?!

    其实这件事情,周游从邪帝记忆之中,已经能够找寻到一二了,毕竟那时候,还没有接手九重天的秦师兄有一段时间,当真是随时都露出那种幸福到简直可以用蜜里调油来形容的甜蜜傻笑。

    “我知道那个时候,秦师兄在人间历练时,曾经娶妻生子,阿故还替他遮掩过。”

    周游到现在都还记得,当初那位秦师兄成婚,三界九州,即便只有故魂送上贺礼,却还是依旧开心而满足的模样。

    只是谁又能够想到,时光翩迁至数千年后,他们师兄妹竟然就已经反目成仇了呢?

    当年那位温文尔雅的秦师兄成了掌管九重天的秦帝座,与故魂翻脸决绝,甚至在紫竹林里扣押故魂,将之关押在思过崖,任由冰雪埋葬其魂……然而周游望着秦晶晶无悲无喜的面容,很快就将记忆收回,拧眉疑惑道:

    “我不明白,你让秦师兄取故魂而代之做什么?”

    秦晶晶垂下眼,眉梢似乎流露出什么,但很快又被她压下。

    对着周游的询问,秦晶晶终究还是开口解答:“帝座想要对抗天帝,找回曾经妻子神魂,可天上地下,整个九州唯独蓬莱宗主有手段,有能力,连天道都能够隐瞒,甚至还替周门主保全下毁掉擎天柱的十恶不赦之徒们!”

    怪不得秦师兄是女装大佬,感情在提前模拟故魂啊!

    “哎呀,周游,就是她当年给你下的红线蛊毒,你还跟她说这些做什么?”孟婆不理解,干脆直接对上秦晶晶的目光,揭老底道:“謦沐,没想到你竟然分魂在了秦家人身上!说,这飞舟是不是也……”

    当年给周游下红线蛊毒的是月邪謦沐,即便孟婆不说,刚才周游也从她眼底眉梢的神情里面,分辨出来了这位老熟人。

    “你错了,当年的月邪謦沐是两个人,被关在时光幻境里面的那位,是邪帝亲妹妹的月邪,而我……”说到这儿,秦晶晶望着周游,语气哀伤道:“你真的忘记了吗?”

    周游脑海之中,浮现出无数属于邪帝的记忆碎片,最终定格在——

    有清晨温柔阳光下,被一道光晕包围着的美丽的女子……

    “謦沐!”

    听到周游脱口而出的这两个字,秦晶晶忽然就露出一个堪称温柔的笑意来。

    秦晶晶伸出手,仿佛隔着无数光阴,与周游记忆之中那个美丽女子重叠着般。

    只是当年清晨阳光下,那美丽女子伸出手时,说:“我叫謦沐,很高兴认识你。”

    如今在飞舟之上,对着有伸出手的秦晶晶,则温言细语的道:

    “一别经年,别来无恙呢周游?”

    就仿佛被记忆蛊惑住了般,体内原本蛰伏的红线蛊毒,在这一刻秦晶晶的温言细语下瞬间苏醒,周游双目不知何时赤红一片。

    这一刻,周游忘记了擎天柱,忘记了飞舟,忘记了……故魂。

    “不好老大……!”

    与周游签订有契约的火貂最先炸毛。

    孟婆千防万防,还是没有防住,只能高声大喊:“花解语!”

    飞舟上,刚通过传送阵进来的修士们顿时就炸锅了。

    “我的天,周门主这是入魔了?”

    “早就听说蓬莱新任掌舵身中红线蛊毒……”

    比起四周别有居心的修士高声议论着双眸赤红,神思不属的周游。

    可除开这些被周游之前狠狠的罪过的天山梅家和剑门等修真门派之外,更多中立立场的修士却立刻忧心起自身来!

    “不好,这儿是秦家的飞舟,难不成也已经被域外天魔……”

    就在众人惶恐不已,议论纷纷之际,被孟婆千呼万唤的花解语,终于在戴琳娜和狐玄的帮助下,脱离开飞舟内舱束缚。

    不等秦晶晶彻底将红线蛊毒唤醒,完全控制住周游。

    急匆匆赶来的花解语,便双手各托着一只纸鹤。

    “佛心舍利!”

    不用花解语开口,在纸鹤那湛蓝光芒之下,在场修士瞧见纸鹤背负的那一团白光,立刻便认了出来。

    除开别有居心的修士之外,在场瞬间明白秦晶晶域外天魔身份的修士,无需人提醒,便立刻假如花解语和戴琳娜狐玄等人的阵营。

    无数修士的加入,使得佛心舍利从最初只有米粒大小,慢慢在狐玄和戴琳娜等修真界中人搭着花解语肩膀传送的灵力加持下,变成龙眼,最后成为拳头大小,最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奔周游而去。

    孟婆挡在失去意识,双眸赤红,却一动不动的周游身前,确保佛心舍利不被拦截。

    “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了吗?”看着几十个通过传送阵的修士,全都一窝蜂涌到花解语身后,那架势,活脱就像是再和秦晶晶进行拔河般。

    可惜一群修士的力量加孟婆与火貂三味真火护法,都抵不过一个秦晶晶对周游的掌控。

    那颗在纸鹤背负下,变成了拳头大的佛心舍利白芒,终究还是此长彼消的在花解语和周游之间来回,最后隔了一拳距离便怎么也无法再靠近!

    “靠,特喵的!”火貂忍不住爆了粗口的呼唤:“老大,你再不清醒,宗主可就真的……”

    这边飞舟之上的僵持,被口喷三味真火那小火貂念叨的周游,此时却神识千里进入了乾坤扇的古砚台中。

    更为准确一点来说,在红线蛊毒被唤醒,周游就只觉得心口一麻,而后整个人就像是喝酒喝断片了般。

    等到他睁开眼,便只看到心口有只纸鹤散发着湛蓝光芒。

    而后似乎是察觉到周游已经清醒,那湛蓝纸鹤就振翅间,化作条湛蓝光线。

    有那么一瞬间,仿佛冥冥之中一般,刚清醒过来,脑子还迷糊一片的周游下意识就起身跟着那湛蓝光线。

    “哟,小子还挺自觉?!”

    依稀间,周游似乎听到有谁在说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