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5 案情分析

    晚上七点多,韩彬回到了家。

    一进门,就被王慧芳抓着胳膊,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番:“儿子,你今天没受伤吧。”

    “看您说的,我能受什么伤?”韩彬有些纳闷。

    “妈都看到了,今天琴岛有辆车爆炸了,不是你带头救火的嘛。”

    “这你都能认得出来。”韩彬笑道。

    看到韩彬不像受伤的样子,王慧芳才松了一口气:“哎呀,我这一下午都提心吊胆的。”

    “什么救火呀,我怎么不知道?”韩廷谦疑惑道。

    王慧芳只从手机上看的新闻,只告诉了丈夫,怕韩廷谦担心,就没告诉他。

    “爷爷,没什么大事,就是有辆车着火了,我正好碰到了,就拿了灭火器救火来着。”

    “彬子,以后可得注意点,水火无情,没有把握的事,咱不干。”韩廷谦叮嘱道。

    “是,我听您的。”韩彬答应的很痛快。

    韩卫东也从厨房走了出来:“着火的地不是长安区吗?你跑那干啥了?”

    “我们去那边查案,回来的时候刚好碰到了。”韩彬耸了耸肩膀。

    “现在那个案子由谁负责?”

    “我估计应该被市刑侦大队接管了。”

    “那就行。”韩卫东也做过刑警,也曾经接触过爆诈案,知道这种案子十分的危险,一旦发生爆诈,警员都有可能受伤。

    “得,不查这案子就好,妈去给你做好吃的。”

    “啥好吃的?”韩彬确实有点饿了。

    “三鲜馅的饺子。”

    “我再弄点下酒菜,饺子就酒越喝越有。”韩卫东搓了搓手。

    “你跟爷爷喝吧,我今晚就不喝了。”

    平常喝点没事,但现在韩彬手上有案子,真要有紧急的情况,晚上还会出警调查。

    二十分钟,一家人开始吃饭,三鲜馅的饺子,一盘花生、一盘酱牛肉、一盘菠菜粉丝。

    这顿饭虽称不上山珍海味,但绝对是美味可口。

    韩彬一个人就吃了两盘饺子,半盘酱牛肉。

    韩廷谦看着孙子吃饭,喝一口小酒,别提多美了。

    当然,要是有个孙媳妇,再生个重孙子,那就更好了。

    ……

    玉华分局,刑侦三队,二组办公室。

    今天,二组的人来的比往日早很多。

    这也是韩彬一贯的做法,晚上没有重要的线索,就早点回家休息。

    第二天早点上班。

    白天查案,要比晚上查案方便,精力也更充沛。

    韩彬上学的时候,看过一些励志类的书籍。那时候觉得人的潜能是无限的,只要你肯努力,只要你坚持,就没有办不成的事。

    后来经过实践,韩彬发现这种说法只适用于一小部分人。

    随着年龄的增长,经历了一些事情后,韩彬越来越觉得,人的精力是有限的。

    不要在疲惫的时候,靠着意志力去坚持。意志力是会报复性反弹的,一旦反弹,很可能把你的信心击溃。

    这是很可怕的。

    韩彬倒了一杯咖啡,打了个哈欠:“大家都说说吧,新的调查有什么进展?”

    田丽开门见山道:“组长,薛立鹏正在琴岛市人民医院治疗,脑淤血,还在昏迷中,情况比较危险。”

    “手机找到了吗?”

    “找到是找到了,不过,被他给摔坏了。”

    “交给技术队了吗?”

    “昨晚拿回手机后,我就交给了技术队,请他们连夜处理手机,找到那个刺ji到薛立鹏的视频。”田丽说着,拿出了一个U盘:

    “根据技术队的调查,视频是使用薛梦娇的微信号发过来的。”

    “视频内容呢?”

    “是薛梦娇被害的经过,全程都拍摄了下来,对一个父亲来说,绝对是一种巨大的打击。”田丽叹了一声。

    “用投影仪播放一遍视频。”

    “是。”

    视频的拍摄地点是在车内,车的前排座椅被放到了,后排有一男一女,女的双手被捆绑,正是受害人薛梦娇,男子脸上带着一个面具。

    薛梦娇被脱了衣服,遭到了qi凌、杀害……

    视频的内容有些压抑,在场的几个人看了,心里都有些不舒服。

    但是作为一个警察,别管是什么证据,只要是跟破案有关,能发现重要线索就必须得查看。

    否则,万一这里面包含了重要的破案信息,很可能被错过,导致案件无法侦破。

    视频连续播放了三遍,韩彬才开口询问:“可以确定这是死者被害的视频,是一个很重要的证据和线索,说说你们的发现。”

    “凶手身材有些偏瘦,中等个,头发看着像是毛刺,可惜头上戴着面具,看不清长什么模样。”赵明率先说道。

    “能不能从面具的源头查?”田丽提议。

    李辉接着说道:“这面具像是情qu面具,很多网站都在卖,要从销售渠道查,恐怕不太容易,数量太大。”

    听到这话,众人都扭头看向李辉。

    李辉有些尴尬:“我也不确定……听别人说的,好像应该是吧。”

    韩彬用食指敲了敲桌子:“情qu用品和避运套一样,没什么不好意思的,面具这个线索就交给你查了。”

    李辉翻了个白眼,没再说话。

    “这个凶手太残忍了,杀了女儿不说,还让当父亲的亲眼看到,这要比杀了这个父亲还狠,我现在反倒觉得,凶手的真正要报复的人,很可能是这个父亲。”杜奇比在场的人年纪大一些,已经结了婚,有了孩子,他明白一个做父亲的心情。

    “你是说凶手的真正目标是薛立鹏?”

    “我只是从心理上推断的。”杜奇道。

    “如果照你的说法,第一个受害人顾玉文怎么解释?难道顾玉文和薛立鹏也存在某种关系?”李辉反问。

    “这恐怕只有薛立鹏自己才知道。”杜奇叹道。

    田丽耸了耸肩膀:“别说薛立鹏现在处于昏迷,就算他醒了,他的情况也不方便做笔录,万一再受到刺ji,能不能救过来可不一定,到时可就是咱们警方的责任了。”

    韩彬沉思了片刻后,问道:“除了杜奇说的这种情,你们觉得,凶手为什么要将视频发给薛立鹏?”

    “会不会是夏斌海干的?”孙晓鹏说道。

    “说说你的看法?”

    “夏斌海是林月娇的情ren,如果杀了薛梦娇,就没有人再阻止他和林月娇在一起。而气死了薛立鹏,林月娇就是单身了。夏斌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跟林月娇在一起了。”孙晓鹏大胆的猜测。

    “林月娇虽然也算是风韵犹存,但毕竟年纪不小了,好女人多的是,夏斌海至于冒这么大的危险嘛。”田丽有些不理解。

    李辉皱着眉,似乎想起了什么:“我记得,林月娇曾经说过,夏斌海是娇娇美容公司的元老,公司成立初期夏斌海就在,也就是说,夏斌海对这家公司是有感情的,如果和林月娇结婚,他就成了娇娇美容院的老板。”

    李辉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但这个机会却被薛梦娇破坏了,不光被林月娇甩了,还被公司开除,他肯定十分的愤怒,这就给了他杀人的动机,只要除掉了薛梦娇和薛立鹏,夏斌海不光能得到林月娇,还能得到一笔巨大的财产。”

    韩彬听到这种推理,总觉得有些似曾相识,仔细想了想才发现,好像柯南的案件有类似的杀人谋财剧情。

    不愧是看完了柯南全集(已出)的男人。

    当然,李辉的分析也有一定的道理,夏斌海的确有做这种事的动机。

    韩彬指了指一旁的杜奇:“夏斌海使用过的手机号查清了吗?”

    “查了。”孙晓鹏说着,拿着一份资料放到了投影仪上。

    机主姓名:乔东凯

    地址:莱平市,东安街,108号,电厂大院1单元401室内

    手机:1342454xxx

    身份证号:3702XXXXX

    李辉伸手指着投影仪:“这个乔东凯是莱平市人,雪人案的第一受害者,也是莱平市人,会不会太巧了。”

    “会不会乔东凯就是夏斌海本人?”赵明顺势说道。

    杜奇在一旁介绍道:“我们在公安系统里查过,这个乔东凯没有犯罪记录,照片上的容貌也不符合,并不是夏斌海的真实身份。”

    “乔东凯名下还有其他手机号吗?”

    “有。”

    “写申请,定位乔东凯的手机号,这个人跟夏斌海的关系肯定不一般,很可能知道夏斌海的真实身份。”韩彬吩咐道。

    找到了乔东凯,就等于知道了夏斌海的真实身份。

    “田丽,你再跟娇娇美容院要一张夏斌海的清晰照片,在公安系统里进行人脸识别比对。”

    “是。”

    说到这,韩彬想起了什么:“杜奇,你们有没有查过薛立鹏的通信记录。”

    杜奇点点头:“查了。”

    “有没有疑似薛立鹏情ren的联系人?”韩彬追问。

    “薛立鹏的联系人不少,交际面也比较广,但是没有发现联系特别频繁的女姓朋友。”杜奇道。

    “这条线索不要丢下,继续排查。”韩彬吩咐。

    “是。”

    韩彬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杜奇、田丽、晓鹏,你们三个留在市区;李辉和赵明跟我去莱平市。”

    莱平市是雪人案的起源,无论是调查乔东凯,还是给顾玉文的丈夫做笔录,都少不了去一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