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 打败

“居然靠近不了……”

影子交织成墙壁,抵挡住袭击而来的寒冰风刃,向后退避躲避侵袭的寒意,罗布·特雷西脸色彻底阴沉。

原本他以为,凭借他蛮血战士的实力,想要欺近对方,应该不会太难。

但事实并非如此。

通过魔力武器增幅后的对方,血兽能力威力并不差于他的影子能力。

若仅是如此的话,他自信凭借着他的能力以及速度,应该是能够欺近对方的。

可是对方的血兽能力,除了风刃的切割能力之外,还夹有寒冰能力,虽然威力达不到蛮级的程度,但也能够达到狂级特殊级别,已经能够对他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

两种属性结合起来,顿时变得难缠起来,纠缠良久,也未能拉近与对方的距离。

咔嚓!

忽然,一声骨头碎裂的声响,哪怕交战之中,也能够清晰可闻。

罗布·特雷西侧头望去,面色不由一变。

只见他所操纵的熊型血兽,左前掌呈现不自然的弯曲,骨头赫然已经折断。

与铁臂蛮猿那一双铁臂连续碰撞,熊型血兽的手臂终于承受不住折断。

毫无疑问,失去了一条手臂的熊型血兽,战力必将受损,战斗当中必将处于下风。

“弗格斯家族,好,很好……”

他的面色阴寒得宛如能够刮下冰渣子。

他一个蛮血战士,带着一只蛮级血兽,袭击一个几个月前还仅仅是子爵家族的家族,居然隐隐处在了劣势。

这让他忌惮的同时,更加的愤怒。

“喝——”

他低吼一声,在他附近,大量的影子触手宛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冒出。

很快便达到了两三百,但并没有就此停下,仍旧有影子触手在冒出,最后数量足足超过了一千。

一千多根影子触手,密集得将天空当中的月光都遮蔽了,铺天盖地,宛如黑色浪潮般,袭击向格雷。

赫然是动用了极限威力。

“动用极限威力了……”

望着铺天盖地而来的黑色浪潮,格雷的面色上现出了凝重。

一位蛮血战士不顾血之力损耗,所施展出来的极限威力,必然是极为恐怖的,他若是挡不住的话,必死无疑。

“喝——”

格雷身前,一道翠绿色的龙卷风出现,快速旋转,而后骤然间破碎,甩飞出去道道寒冰风刃,斩向如黑色浪潮,涌来的影子触手。

噗,噗,噗!

咔嚓,咔嚓,咔嚓!

大量的影子触手在被斩断,大量的影子触手在被冻结,一道道寒冰风刃也在影子触手之下破碎。

便宛如是黑色浪潮袭击向礁石,浪涛在撞击到礁石之后破碎,而礁石也在浪涛持续不断地撞击之下,被消融。

战斗的余波,飞溅向四方,宛如一颗颗炮弹在炸响。

城堡之中,不少的建筑轰然倒塌,不少弗格斯城堡修建至今便存在的树被削断,附近的花台更是宛如台风过境。

城堡地下室,弗格斯伯爵乃至城堡的仆人、护卫尽皆躲在其中,听到头顶上那恐怖的、宛如山崩海啸的爆鸣声,不少人被吓得脸色苍白,身体甚至微微颤抖。

“格雷……”

弗格斯伯爵拳头紧握,面色上露出担忧。

这样的战斗,哪怕有着凶血战士实力的他,也丝毫插不上手。

噗,噗,噗!

格雷与罗布·特雷西一人站于寒冰风刃形成的“礁石”之后,一人站于影子触手形成的“浪涛”之后,精神完全投入地操纵着礁石或巨浪,迎击向对方。

寒冰风刃渐少,影子触手同样是渐少。

轰!

终于,随着最后一波的冲击,寒冰风刃与影子触手,尽皆彻底消失。

而在这一刻,罗布·特雷西的眼睛却是骤然间阴冷如毒蛇。

嗖!

他猛然向格雷这边窜来。

蛮血战士的速度,在没有阻碍的情况下,甚至一秒都不需要,便已经跨越了几十米的距离,骤然间出现在格雷近前。

格雷虽然在发现对方扑来的时候,便已经在连连后退,但后退的速度远不如对方迅捷。

“死——”

他声音阴冷低喝,宛如夜枭的鸣叫,带着深寒的杀机。

他手中的两柄短刀,漆黑如墨,宛如两道黑光袭向格雷。

恐怖的锋芒气息,刺得格雷皮肤隐隐作痛。

格雷双手持剑,横扫而出,拦截向对方的双刀。

但对方仅仅是其中一柄短刀,向侧面一挡,便已经将格雷的剑挡了开来,另一柄短刀,速度不停向格雷刺来,直刺格雷心脏。

眼看短刀便要刺中格雷,忽然,一只黑色的巨掌猛然间出现,摊开之后,比磨盘还大,搁在了短刀与格雷之间。

铛!

短刀刺在巨掌之上,在黑夜当中,绽放出璀璨的火星。

巨掌宛如是黑色的魔力金属打造,哪怕是在短刀的刺击之下,也丝毫未见伤痕。

轰!

伴随着巨掌,一只水缸粗的拳头,向着罗布·特雷西砸去,宛如从天而降的黑色流星,在罗布·特雷西眼中不断放大。

嘭!

罗布·特雷西被这一拳砸中,轰然倒飞,砸在不远处的城堡围墙之上,顿时将城堡围墙都砸塌了,碎裂的围墙将他埋葬。

“呼——”

深吸了一口气,格雷感觉自己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沾湿。

关键时刻,铁臂蛮猿赶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轰隆!

将罗布·特雷西掩埋的石块,骤然间溅射开来,只见从中大量的影子触手出现,将周围扫出一片空地。

“噗——”

空地之上,罗布·特雷西爬了起来,忽然,猛地一口鲜血吐出。

铁臂蛮猿的拳头,威力自然是极强,罗布·特雷西硬受了一拳,赫然已经受伤。

“怎么会?”

望着将格雷护在身后的铁臂蛮猿,罗布·特雷西吃惊。

他自然想得到格雷会驱使铁臂蛮猿自救,所以扑出的同时,也向熊型血兽下达了缠住铁臂蛮猿的命令,但事实证明,熊型血兽并没能缠住铁臂蛮猿。

他目光望向熊型血兽,面色顿时一阵阴沉,熊型血兽此时也正从一片废墟当中爬出,两只手臂,尽皆呈现不自然的弯曲。

两只前爪都废了!

“受伤了!”

见罗布·特雷西受伤,格雷眼睛一亮,说不定能够将罗伯特雷心留下。

驱使铁臂蛮猿,追击向罗布·特雷西,他则是保持距离,道道寒冰风刃袭向罗布·特雷西。

砰,砰,砰!

罗布·特雷西身前,影子触手出现,将所有的寒冰风刃挡了下来。

轰!

不过一只巨拳,却是已经向他砸来。

罗布·特雷西面色一变,向后急退,同时指挥熊型血兽迎上。

双臂已经折断的熊型血兽,凭借着巨大的身体,撞击向铁臂蛮猿。

轰隆!

铁臂蛮猿被挡了下来,而熊型血兽胸口,则是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拳印。

轰,轰,轰!

熊型血兽粗暴地凭借着身体撞向铁臂蛮猿,铁臂蛮猿的拳头则不停地落在熊型血兽身上。

咔嚓!

随着一声清脆的声响,熊型血兽的胸口塌陷了下去,胸口的肋骨断了好几根。

不过熊型血兽根本没有痛觉,依旧不打折扣地执行着罗布·特雷西的命令,凭借着巨大的身体撞击向铁臂蛮猿。

砰,砰,砰!

寒冰风刃斩向罗布·特雷西,但却被罗布·特雷西的影子能力拦下。

“该死——”

罗布·特雷西那满是褶皱的老脸之上,神色变幻不定,而后猛然间转身,像着城堡之外窜去。

熊型血兽半毁,而他短时间内又拿不下格雷.弗格斯,已经没有胜算。

权衡利弊之后,他做出了撤退的决定!

“这家伙准备逃了!”

格雷赶紧指挥铁臂蛮猿甩开熊型血兽,与他汇合。

轻轻一个跳跃,他跳跃到了铁臂蛮猿的肩膀之上,然后驱赶着铁臂蛮猿,向着逃跑的罗布·特雷西追去。

他自己的速度肯定是追不上罗布·特雷西的,不过铁臂蛮猿的速度却是可以。

咚,咚,咚!

巨大的铁臂蛮猿,一步跨出便足有数米,看似缓慢,却速度不慢地向着罗布·特雷西追去。

前逃的罗布·特雷西回头见到了追击而来的铁臂蛮猿,他目光中透出一股阴冷之色,寒声道。

“我敢保证,你若敢追来,你回到城堡,见到的绝对是一堆尸体。”

“不好。”

格雷神色一变,回头望去。

顿时便见,被铁臂蛮猿甩掉的熊型血兽,并没有从后面跟来,而是直冲城堡深处而去,一路横冲直撞,城堡当中大片大片的建筑在倒塌。

看架势,熊型血兽绝对被下了见人就杀的命令!

看了眼远处一脸阴狠之色的罗布·特雷西,犹豫片刻,格雷无奈只得指挥铁臂蛮猿折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