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神已死

“随着幽灵不断进入,建筑在慢慢变亮……”

格雷脸上露出思索之色。

直觉告诉他,建筑的慢慢变亮,与不断涌入建筑的幽灵有着关系,就像是这些幽灵化作了柴火,化作了燃料,成为了建筑照明的动力。

“仅仅是变亮了,还是内部正在发生着某种未知变化?”

格雷仔细凝视,想要找出建筑的其他变化,不过,除了变亮之外,并没有发现其他变化。

“外面那看不见的墙壁……会不会在某个时刻消失?”

一座明显来历极为不凡的建筑就在眼前,却找不到进入的方法,让格雷实在有点不甘心。

不过他也试过,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打破这处建筑外面的无形防御。

现在只希望那层看不见的墙壁,会在某个时候,消失不见,否则的话也只能放弃了。

站到一处高高的山石之上,避开从四周向建筑涌来的幽灵,格雷目光注视着诡异建筑,静心等待着。

现在除了等待,希望建筑外面的无形墙壁自己会消失,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一个多小时之后,从四面汇聚而来的幽灵,慢慢变少。

哪怕是这片地域野兽数量众多,所能产生的幽灵的数量也并非是无止无尽的。

即便如此,也已经是极为的恐怖,格雷估计,前后加起来,应该足足有三四十万幽灵融入了这处建筑之中。

远处的建筑,表面透出的白色光芒越来越盛,此时此刻,已经亮如白炽灯,散发着圣洁伟岸的光芒。

波——

忽然,远处的建筑有了变化,只见建筑的表面,大量的金色纹路骤然间出现。

这些纹路有的像强大的凶禽,有的像强大的凶兽……在建筑表面沉沉浮浮,激荡起异样的金色光芒。

与建筑本身的白色光芒交相辉映,透出神圣与静谧之感,让人忍不住顶礼膜拜。

而这时候,向这边汇聚而来的幽灵,终于全部融入了墙壁之中,再也没有了幽灵的身影。

若非格雷亲眼所见,恐怕不会相信,在不久之前,曾有几十万只幽灵汇聚而来。

轰!

建筑表面之上的金色纹路闪动得越来越快,某个时刻,骤然间全部停滞了下来,依附在了建筑的表面,宛如是建筑的浮雕。

而建筑之上,原本已经越来越亮的白色光芒,也不再发生变化,彻底地固定下来。

“变化结束了?”

格雷眼睛一眯,显然,某种未知的变化已经结束,建筑表面的光芒彻底稳固了下来。

他从山石上滑下,小心而又谨慎地一步步向建筑的入口走去,最终来到了拱形通道的入口处。

站在入口前,他伸手想向着之前有着透明墙壁的地方摸去,不过又赶紧收了回来,从腰间拔出剑,往前面刺去。

长剑前刺,触碰到了之前有透明墙壁的地方,没有遇到丝毫阻碍的,穿透了过去,半截剑身进入了拱形通道之内。

“消失了!”

格雷眼神当中猛然间爆射出异样的光芒,之前存在的无形墙壁已经消失。

将长剑收回,他抬脚向拱形通道内走去,踩在了拱形通道内那宛如白玉铺成的地面上。

巨大的拱形通道,高50余米,宽30余米,极度的高大,仿佛并非是给人类,而是给巨人通行的通道般。

“有浮雕!”

前行了数米,他发现在拱形通道的左右两侧,石壁之上,有着巨大的金色浮雕。

左侧的浮雕,一处像是祭坛的锥形建筑顶,有着一张巨大的座椅,坐椅子上,坐着一个看不到面孔、看不出男女的人。

他手持剑,笼罩在圣光之中,宛如神邸,神圣而不可窥视。

在高塔之下,一群男女跪伏在地,神色中带着敬畏与虔诚,便宛如是在面见神明。

格雷看向右侧浮雕。

右侧浮雕,之前看不出男女手持长剑的人正与另一个看不出男女手持长枪的人交手。

他们飞在天空之中。

在他们脚下,山脉崩碎,地面深陷,海水蒸发,大地干枯,岩浆喷出,化作岩浆之海……

天崩地裂,这是一幅末日般的景象。

“比之王级的战斗,强了太多!”

见到如此震撼性的画面,格雷瞳孔微微收缩。

王级的存在,破坏力已经够夸张的了,但与浮雕当中的这两人比起来,却又是那么的微不足道,恐怕就是两人随意的一点战斗余波,都不是王级战士能承受的。

“让山脉崩塌,海水蒸发,岩浆成海,这样的破坏力,已经不能称之为人,更应该称之为神……”

格雷心中震撼。

拥有着这种破坏力,与神已经没有任何的区别,这样的存在,与其称之为人,不如称之为神,因为他们与真正的神已经没有两样。

不知道这浮雕有没有夸大成分,若是没有,那就恐怖了。

修炼到高境界,居然能够达到如此程度,让他心中极度向往与震撼,良久之后,才继续前行。

顺着拱形通道,往前行了一段距离,左右两侧又各自出现一副浮雕。

格雷先是望向左侧浮雕,便见手持剑看不清男女的人立于天空之上,身上气息神圣而强大,带着浓浓威严。

破碎的大地之上,手持枪,看不清男女的人,口吐鲜血,长枪触地,支撑着身体,摇摇欲坠。

显然,手持剑看不清男女的人占据了优势,而手持长枪看不清男女的人,则是已经身受重伤。

格雷目光又望向了右侧的浮雕。

画面之中,除了手持剑看不清男女的人与手持枪看不清男女的人,多了两个看不清男女的人。

这两人一人持斧头,一人持双刀,与手持长枪的人三人合力围攻向手持剑的人,面对着三人的围攻,手持剑的人,形势变得危急。

“被围攻了,恐怕……”

格雷面色微动。

手持剑的人虽然强大,与手持枪的人战斗的时候,更是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但面对着三个实力同样极为强大的人,处境开始变得处于下风,后面结局会是如何,他大概已经有了猜测。

顺着拱形通道,他继续往前走去,又是两副巨大浮雕出现在左右两侧。

“果然。”

他望向左侧浮雕,面上顿时浮现果然如此之色。

面对着三个强大对手的围攻,手持剑的人浑身染血,受伤不轻。

就连手中的剑,也大半断裂,只剩剑柄以及一丁点的剑刃。

连武器都断了,可想而知战斗是何等的惨烈。

以一敌三,面对三个同级别的强者,哪怕是以持剑看不清男女的人的强大,也最终还是不敌。

格雷赶紧望向右侧的浮雕。

只见右侧的浮雕之上,手持枪、斧头、双刀的三人,手持武器,杀向已经身受重伤的持剑人。

而持剑人手持断剑,抬头望向三人,身体之内,却是有着光芒透出,向着三人透射而去。

“这是拼命手段?”

格雷感觉,手持剑的人所透出的光芒,那是一种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拼命手段。

迫切想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格雷赶紧往前走去,再次见到了两幅浮雕,而此时已经走到了拱形通道的尽头,这两幅浮雕,也是最后的两幅浮雕。

左侧浮雕,手持剑的人,身体透出万丈光芒,宛如一个光人,而手持长枪、斧头、双刀的人,则似乎十分惊恐地躲避着。

右侧浮雕,破碎的大地之上,没有手持剑的人的身影,没有手持枪、斧头、双刀三人的身影,有的仅仅是一柄大半断裂的剑,孤零零地躺在大地之上。

“持剑的人应该是死了,另外三人又如何了?”

格雷皱眉。

持剑看不清男女的人身影消失,只剩下一柄断剑,不出意外的话,这人应该是死了,不然的话,剑不可能会被丢弃在那里。

而另外三人,则是并不能确定有没有死。

现场没有武器落下,三人可能受伤了,但却安然的离开了,也可能是在那种光芒之下,不但本人死了,就连手中的武器也破碎消失了。

思索片刻,想不出一个确切的答案来,格雷不再考虑浮雕的故事,他踏步而出,走出拱形通道,目光望向外面。

眼前,一条笔直的通道,通向最深处那高足有百米的锥形祭坛。

而两侧,则是一排排巨大的建筑,很多高足有好几十米。

尽皆极为的巨大而又粗犷,就像是整块整块的石头雕琢成的般。

他走进其中一栋建筑,目光在建筑内扫过。

高大的建筑,极为地空旷,里面没有任何的装饰品。

正中央位置,有着粗犷的石质楼梯,格雷顺着楼梯往上。

建筑总共有着八层,每一层的布局都差不多,极为的空旷与粗糙。

没有收获的格雷从这栋建筑当中退出,连续进出通向祭坛通道两侧的建筑。

里面的情况与最初的那栋建筑一样,什么装饰都没有,只剩下孤零零的宛如石头雕琢而成的建筑。

最终,他走到了那高足有百米的祭坛前。

这是一处宛如玉石雕琢而成的巨大祭坛,宛如一柄剑耸立于天空。

其中三侧坡度极为的倾斜,只有一侧坡度较缓。

在这一侧上,有着一排巨大的石梯,直通向最顶上平台。

格雷抬脚走上第一阶石梯。

嗡!

突然,石梯之上异样光芒绽放,而后格雷便感觉到浑身骤然一沉,身上仿佛是被突然间带上了枷锁般,身体猛然变得沉重起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