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弗格斯子爵危机

轰隆,轰隆!

大片大片的树在倒塌。

一只体长五米、身材魁梧的巨大血兽,肆虐着。

横冲直撞,宛如推土机般。

一路摧枯拉朽,沿途所遇,树木、山石,尽皆在它的撞击之下粉碎。

巨大血兽浑身皮肤呈青铜之色,便宛如是镀上了一层青铜金属,它正是狂级血兽铜甲犀,一种以防御强悍著称的狂级血兽。

作为狂级血兽当中以防御强悍著称的血兽,它拥有一身铜皮铁骨,拥有在狂级血兽当中能够排到前列的防御。

其防御,甚至已经不差于一般蛮级血兽。

而其力量虽然不如防御那么夸张,但也能够达到狂级血兽上游水准。

堪比蛮级血兽的防御,达到狂级血兽上游水准的力量,让它的实力极度强悍,一般狂级血兽根本不是它的对手。

即便是特殊血兽,想要杀死它,都极为的困难。

嗷——

铜甲犀猖狂肆虐,沿途一切,尽皆粉碎。

此时,正有四个人与其艰难对峙着,形势极为危险。

其中一人是一位面容普通的中年男子,正是狂血战士实力的福特伯爵。

他手持一柄长枪,长枪之上,金红色的火焰缠绕,这是他的血兽能力,一种能够依附在武器上,给敌人造成灼烧的高温火焰。

刺啦!

面对着正面冲来的铜甲犀,他侧身躲避,而后火焰缠绕的长枪如吐蕊的毒蛇,一枪捅出。

哧哧!

在火焰缠绕的枪尖之下,铜甲犀身上顿时出现一个漆黑的烫伤痕迹。

不过并不算深,对于铜甲犀那巨大的体型来说,不过是浅伤的程度而已。

而另外三人,皆是凶血战士实力。

有人持剑,有人持刀。

攻击落在铜甲犀身上,却是连丁点皮都未能砍破,反而是被反震之力震得连连后退,差点被扭身回头的铜甲犀撞到。

幸好福特伯爵及时牵制住了铜甲犀,才让三人惊险躲掉。

这三人当中,其中一人是一位金发英俊中年男子,赫然正是弗格斯子爵。

而在四人附近,三十多人焦急望着他们,其中,伯纳尔赫然在列。

“父亲,伯纳尔……”

赶到附近,格雷并没有出去,而是躲于稍远处观察情况,而这一观察,却是面色骤变。

此时正被铜甲犀追逐着,颇为狼狈的一方中,弗格斯子爵与伯纳尔赫然在列。

“居然遇上了铜甲犀!”

格雷面色微沉。

以福特伯爵的狂血战士的实力外加弗格斯子爵三人凶血战士的实力,一般的狂级血兽自然是没有太大难度。

可惜,铜价犀不是一般的血兽,强悍的防御让它在狂级血兽当中少有敌手,即便是特殊血兽,也至多能够将其打败,而少有能够将其杀死。

弗格斯子爵三人的攻击对它根本无效,也唯有福特伯爵的攻击能够伤到它,但也仅仅是轻伤的程度。

持续这样下去,弗格斯子爵与伯纳尔就危险了。

“看来必须出手了……”

面色露出决断之色,格雷当即准备冲出,向铜甲犀下手。

若是不出手,在场人中,恐怕也就福特伯爵有把握安全逃脱。

其他人,哪怕是凶血战士实力的弗格斯子爵,也没有太大的把握能安全逃脱,更别说是目前还是中位血战士实力的伯纳尔了。

只是这样一来,他已经是狂血战士的事,便会传播开来。

原本以他与弗格斯子爵的打算,是准备过一段时间才展露的,毕竟传出凶血战士实力才没多久。

而且,保留已经是狂血战士这张底牌,关键时刻,说不定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不过,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他不可能看着弗格斯子爵与伯纳尔陷入危险当中。

“不,也许……”

脚步刚踏出去,格雷却又是停住了脚步,反而是拿出符文空间袋,从其中将森猿的尸体拿了出来。

“试一试。”

目光望向森猿,格雷眼中闪过一丝锐光。

将森猿的尸体收入符文空间袋中,一方面是为了其尸体上的皮毛,毕竟是蛮级血兽的皮毛。

另一方面,格雷也有着尝试控尸能力能不能操纵蛮级血兽的打算。

原本,他是打算回到弗格斯家族再试的,现在弗格斯子爵与伯纳尔遇到危险,他不由生出现在尝试控制的想法。

若是能够控制,完全可以操纵这只蛮级血兽森猿前去对付那只铜甲犀,不让人知晓地将弗格斯子爵他们救下。

一团肉球被格雷直接塞入森猿嘴中,而格雷目光则是一眨不眨地盯着弗格斯子爵等人与铜甲犀战斗的方向。

一旦情况不对,也就顾不得那么多,只能亲自出手了。

“喝——”

绕到铜甲犀侧面,弗格斯子爵面色凝重。

低喝一声,一道青色风刃顿时劈斩而出,向着铜甲犀腹部劈去。

叮!

一声宛如金属撞击的声响响起,火星溅射。

铜甲犀身上,被风刃劈中的地方,一道浅浅伤口出现,丝丝血迹渗出。

见到这一幕,弗格斯子爵的脸色却是沉到谷底。

浅浅伤口,相较于铜甲犀那巨大的体型来说,不过是擦破皮的程度而已,就连轻伤都算不上。

即便是动用血兽能力,也只能造成如此伤势,可想而知,这只铜甲犀的防御之强悍。

他目光不由望向福特伯爵,对方的攻击虽然能对铜甲犀造成伤势,但也仅仅轻伤的程度而已。

想要靠着这种伤势杀死铜甲犀,恐怕就是花费数个小时,也不见得能够杀死。

而且像福特伯爵这种战斗是需要消耗血之力的,虽然消耗不多,但也不可能能够坚持数个小时。

不知道对方还有没有其他手段,否则的话,今天在场人,恐怕会有不少被留下。

“你们帮我拦住它。”

福特伯爵面色阴沉,弗格斯子爵能够想到的,他自然也是能够想到的。

他大喝一声,血兽能力被他全力动用。

只见原本缠绕在他枪尖之上的金红色火焰,骤然间,猛然暴涨一截。

熊熊金红色火焰,在他枪尖之上环绕,化作一簇巨大的火焰团。

灼热的高温弥漫开来,空气当中,充斥着一种燥热。

嗷——

似乎是察觉到了危险,铜甲犀转身铜铃大眼瞥向福特伯爵。

而这时候,福特伯爵动了。

刺啦!

空气因为高温而剧烈膨胀震荡,火红长枪之上,金红色的火焰缠绕,带着灼热的高温,向着铜甲犀胸口心脏刺去。

铜甲犀当即准备扭身躲避,而这时候,弗格斯子爵三人则是拼了命地拦截而出。

三人武器齐齐落在铜甲犀身上,阻拦向铜甲犀。

但即便是如此,也仅仅是阻拦住铜甲犀片刻,便已经被发怒的铜甲犀连武器带人撞飞出去。

甩飞出去之后,尽皆撞断不少的树,一个个佝偻着身子,居然没能第一时间爬起来。

显然,三人应该都是受了一些伤。

刺啦!

弗格斯子爵三人虽然仅仅拦住铜甲犀一瞬,但也是已经足够。

就在这一瞬之间,金红火焰缠绕的长枪,已经一枪捅在了铜甲犀心脏位置。

吱嗤——

暴涨一截的金红色火焰,温度明显比之前高出不少,捅在铜甲犀身上,顿时比之前更加轻松地刺了进去。

伴随着焦臭味,枪尖持续深入,足足刺入了接近三四十公分,才最终后继无力停了下来。

“不好。”

刺入了足足三四十公分,福特伯爵却是面色骤变。

如果是一个人类,被从心脏位置刺入如此之深,自然是必死无疑,但眼前的不是人类,而是一只体长五米,极为魁梧的血兽。

嗷呜——

铜甲犀的确未被杀死,不过却也是极为吃痛。

疯狂地吼叫,而后身体猛然旋转。

蓬!

手持长枪的福特伯爵被他旋转着甩出。

咔嚓,咔嚓,咔嚓!

一颗颗树被甩飞出去的福特伯爵砸断,一连砸断十多棵树,被甩飞出去几十米,福伯伯爵才停了下来,摔在了地上。

哪怕是狂血战士实力的他,也没能第一时间爬起。

咚,咚,咚!

而这时候,铜甲犀则是通红着眼,脚下践踏着地面,向着福特伯爵方向撞去。

“福特伯爵。”

福特伯爵不能有事,否则的话,没有丝毫获胜的希望。

弗格斯子爵三人一咬牙,拦截向铜甲犀,却被轻易被撞飞,撞飞出去后,更是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

刹那之间,围攻铜甲犀的主力,一位狂血战士,三位凶血战士,短时间内,全部失去战力。

“福特伯爵。”

“弗格斯子爵。”

“父亲。”

……

伯纳尔等人面色骤变,心中一片冰凉,一颗心沉到谷底。

原本以为队伍当中,有着一位狂血战士,三位凶血战士,即便是狂级血兽也能猎杀,即便不能也安全无忧,却不想,居然遇到这样恐怖的一只狂级血兽。

一位狂血战士与三位凶血战士联手都不是对手。

轰隆!

就在这时,一声轰隆之声骤然响起。

伯纳尔等人望去,顿时见到一副惊骇的画面。

一只身长足有七米的猿型血兽,骤然间出现在铜甲犀前方。

而后猛然间扬起极度粗大宛如磨盘的拳头,一拳砸向铜甲犀。

轰隆!

原本势不可挡的铜甲犀,居然宛如大人面前的小孩般被打飞。

猛然间倒飞出去。

砸断几十棵树后,甩飞到了七八十米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