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消息传来

外面层层士兵保护,马车里面,文森.斯莫利却是不由感觉到一阵寒意。

“父亲,弗格斯家族不会在半路上对我们下手吧?”

他目光不安望向斯莫利伯爵。

此时的他,早已没有来时的趾高气扬,心中满是担忧。

两只狂级血兽,弗格斯家族居然有足足两只狂级血兽!

若是用这两只狂级血兽在半路上截杀他们,恐怕就是狂血战士实力的自己的父亲都不见得能够逃脱。

毕竟两只狂级血兽当中,可是有一只以速度擅长的驭风豹,至于他自己,更是绝对难逃。

“不会,我们前往弗格斯家族,很多家族肯定已经知晓,若是在返回的路上被劫杀,明眼人都能够猜到跟弗格斯家族脱不了干系,弗格斯家族是绝对不敢这样干的。”

斯莫利伯爵摇头,而后又皱眉。

“不过这次之后就要小心了。”

弗格斯家族居然掌握有两只狂级血兽,若是知道,他是绝对不会贸然上门问罪的。

如今,将弗格斯家族得罪得有点狠,让他不由有点担心,弗格斯家族会不会在后续对锡得尼家族展开报复,两只狂级血兽,即便是他也没有把握抗衡。

“父亲,那怎么办?”

文森.斯莫利焦急。

“回去之后,立即秘密将今天的事传播出去。”

斯莫利伯爵眼珠一转说道。

“啊~~,这样岂不是会让其他贵族家族看我们斯莫利家族笑话?”

文森.斯莫利先是一愣,不过很快反应了过来。

“父亲你是打算公开弗格斯家族有两只狂级血兽,以及弗格斯家族与斯莫利家族已经交恶这件事,这样的话,一旦斯莫利家族出事,其他贵族必然会联想到弗格斯家族身上。”

“嗯。”

斯莫利伯爵点头。

将今天的事公开,斯莫利家族虽然会丢了面子,但却能够让弗格斯家族不敢轻易对斯莫利家族动手。

丢面子与保全家族,显然是保全家族更为重要。

数天后,在斯莫利家族的刻意传播之下,消息很快便传播开来。

“弗格斯家族灭斯莫利家族分封贵族,斯莫利家族上门问罪,被弗格斯家族逼退。”

“格雷.弗格斯实力已经达到凶血战士,弗格斯家族更是有两只狂级血兽。”

……

得到消息的各贵族家族,第一个反应是不信。

弗格斯家族不过子爵家族而已,怎么可能能够在斯莫利家族面前占到便宜?

格雷.弗格斯年龄才多大?

现在不过19岁而已,怎么可能已经是凶血战士?

弗格斯家族有着两只狂级血兽,那更是不可能。

狂级血兽,那可是实力堪比狂血战士的存在,凭弗格斯家族的实力,怎么可能弄得到?

没见即便是伯爵家族的斯莫利家族与福特家族,也没有狂级血兽,弗格斯家族不过一个子爵家族而已,又怎么可能有能力弄到狂级血兽?

不过,当消息传播了足足数天,斯莫利家族还没有站出来辟谣的时候,他们信了。

斯莫利家族不可能会让对斯莫里家族不利的消息,一直传扬而不阻止。

也就是斯莫利家族默认了这个消息的真实性。

一时间,各贵族家族满满的都是震惊。

这弗格斯家族隐藏得未免太深了,居然有着两只狂级血兽!

而且格雷.弗格斯这个弗格斯家族的天才子弟,天赋也未免太过恐怖,才19岁而已,便已经是凶血战士,成为狂血战士还远吗?

若说在此之前,在伯爵之位的争夺之中,他们还仅仅略微看好弗格斯家族的话,那现在便是绝对的看好。

两只狂级血兽代表着弗格斯家族有着强大的底蕴。

年纪轻轻便成为凶血战士的天才子弟,代表着弗格斯家族拥有绝强的潜力。

无论是底蕴还是潜力,弗格斯家族都足以甩出其他子爵家族一大截,这样的情况下,弗格斯家族获得伯爵之争的最后胜利,几乎已经是必然。

事实上,不仅这些贵族,即便是作为整个锡得尼领最高统治者的锡得尼家族,也是不由被这个消息所震惊。

“弗格斯家族居然有狂级血兽,而且居然还有两只……”

锡得尼城堡书房,萨罗扬眉头紧皱。

事隔这么多天,无论是斯莫利家族还是弗格斯家族,都没有出面辟谣,也就是说消息是可信的。

但他却感觉其中充斥着非同寻常。

狂级血兽是那么好获得的吗?

血兽在产崽时,一般会极为谨慎的躲起来,所以哪怕有着猎杀狂级血兽的实力,没有相应的运气,也是得不到狂级血兽幼崽的。

便比如斯莫利家族与福特家族,成为伯爵家族这么多年,因为没有相应运气,至今没能获得狂级血兽。

而弗格斯家族不过是一个子爵家族,哪来实力猎杀狂级血兽?

而且还运气极好地获得了两只狂级血兽?

“父亲,我感觉弗格斯家族身上有秘密。”

思索片刻,他目光望向锡得尼侯爵道。

锡得尼侯爵一头金发,虽然已经年过五十,但却因为实力强大,并不显得太过苍老。

“一个子爵家族居然拥有两只狂级血兽,弗格斯家族身上有秘密是肯定的。”

听到萨罗扬的话,他肯定道,但末了又话锋一转道。

“不过,那又如何?”

“嗯?”

萨罗扬眼睛一眯,问道。

“父亲你的意思是……?”

“哪一个家族没有点秘密?”

望了萨罗扬一眼,锡得尼侯爵目光一片深邃。

“不用在意弗格斯家族身上究竟有什么秘密,你只需知道弗格斯家族能否为你所用便行,这才是上位者该有的心态。”

说到这,锡得尼侯爵略微停顿。

“过段时间,弗格斯家族的婚礼,你代锡得尼家族去参加吧,用你的眼睛判断,弗格斯家族是否能够为你所用……”

很快,一个月的时间过去。

弗格斯家族,以仓库改成的修炼室中。

一只浑身都是青色毛发,体长三米的狼型血兽,仰天咆哮,身上透着强大的威严气息。

哗!

忽然,浑身青毛的狼型血兽溃散开来,青光宛如是飞散开来的蒲公英绒毛般,向四周扩散消失。

青光之中,一个人的身影露了出来,正是格雷。

他满头大汗,宛如是蒸了桑拿般,喘着粗气的站起身,走到靠墙壁的支架,取下毛巾,擦拭着身上的汗。

“到瓶颈了!”

从数天前开始,他的实力便已经停止了增长,卡在了现在这个仅差一点便能够突破,成为狂血战士的地方。

显然,此时的他,已经触碰到了凶血战士到狂血战士的瓶颈,处在了两个境界之间的临界点。

一旦突破,立即便能够成为狂血战士,而只要一天不突破,一天便是凶血战士。

“要是有几瓶浓缩药剂就好了。”

浓缩药剂,浓缩的精华,有着快速提升实力的效果,不过这样的用法太过奢侈,最好的方法是将其用于突破瓶颈时。

比如现在,若格雷有几瓶浓缩药剂的话,至多几天便能够突破现在的瓶颈。

可惜,这样的东西,并不是花钱便能够买到的,偶尔会在拍卖行出现,立即会遭到哄抢。

至于传说中售卖魔药的魔药店,那种地方是没有的,至少格雷没有听说过什么地方有。

实在是炼药大师手中的魔药,从来便不缺乏购买的人,根本不需要专门开设店铺来售卖。

“只能慢慢打熬了!”

没有浓缩药剂,也只有通过时间,以水滴石穿的方式,来突破瓶颈。

好在,处于二次蜕变当中的他,哪怕是突破瓶颈,所花费的时间也要比寻常人,少很多倍。

否则的话,要像某些人,一个瓶颈卡上数月甚至以年为单位,简直是一种煎熬。

离开修炼室,洗了一个澡,来到大厅。

只见一位位仆人来来回回地忙碌着。

大厅被装扮得焕然一新,原本略显沉寂的暗黄颜色,被换成了明黄之色。

除此之外,还新添了越多艳丽的盆栽,让整个大厅充斥着植物的清香。

再过几天,便是伯纳尔与柏妮丝.伊夫林的婚期,此时可以说弗格斯城堡是最为忙碌的时候。

不过忙碌的永远只可能是下人,作为享受的阶层,最多也就动动嘴皮子而已。

在花园之中,找到正在晒太阳的莎拉等人,也见到了因为婚期将近,脸上带着点点紧张的伯纳尔。

稍微打趣了对方几句,顿时让对方变成了大红脸。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