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章 光明圣女

    光明圣殿,一座地面墙壁天花板尽皆以水晶铺砌的殿宇内,一位威严男子坐在一张金色的王座之上。

    男子身穿镶嵌有金丝的白衣,眉目如剑,双眼亮如星辰,面容宛如刀削,金发耀眼宛如烈焰。

    外貌看起来极为的年轻,仿佛仅仅只有二三十岁,但事实上,1000多年前他便已经是现在这副面貌,时间在他身上仿佛已经停止了流逝。

    坐在王座之上,男子自然而然成为了殿宇的中心,这是一个无论走到什么地方都必然会成为中心的男子,他便是光明神殿殿主亚历克斯·巴德尔。

    在他左右两侧,各自坐有六人,两边加起来总共有着十二位男女,有年轻的少妇,有苍老的老头,有英俊的中年,有丰腴的妇人。

    外貌所体现的年龄段不尽相同,但无一例外的是在他们的体内都沉寂着难以想象的恐怖威能,便仿佛有一只能够毁天灭地的巨兽在他们体内蛰伏。

    “第二批人也失去了联络,可以肯定的是布置下位面源阵的那个位面必然发生了变故!”

    扫了在场十二人一眼,亚历克斯·巴德尔手指轻轻的敲动着王座的扶手,淡淡述说着。

    他的态度仿佛是在诉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般,但事实上,修复那一柄魔力武器是光明圣殿近千年来最重要的事,为此光明圣殿从1000多年前便已经开始布局。

    “一个连魔光都无法诞生的位面,不可能有能力让我们连续折损两批人,我怀疑有其他势力的人渗透了进去。”

    一个有着两撇棕色胡须,面容古板的中年男子眉梢微皱说道。

    “可是位面的入口只有一处,且一直被严密监控,其他势力不可能不惊动我们而潜入进去。”

    一位身穿红衣身材火辣的少妇声音带着疑惑。

    “本源之力的缺失必将导致位面屏障被削弱,会不会有虚无兽趁机侵入了那一处位面?”

    一位满头银发面容却宛如婴儿般红润的老者说出了自己的怀疑。

    “虚无兽?”

    听到老者的怀疑,殿宇之中所有人面色都是不由微微一凝。

    虚无兽,生存于虚无空间之兽,拥有极强的吞噬性与掠夺性,一旦侵入有着生命的位面便会将这个位面的所有生命掠夺,到最后更是将整个位面的本源掠夺,让位面彻底覆灭。

    它是包括人类在内的所有血肉生命的天敌,不但会毁灭生命,更会毁灭生存空间,本源世界各圣殿行事准则各不相同,有偏向于善良阵营,也有偏向于邪恶阵营,但通用的一条准则便是一旦发现虚无兽立即剿灭,可想而知对于虚无兽的忌惮。

    “如果真的遭到虚无兽侵入,那么这件事就麻烦了!”

    有着两撇棕色胡须的古板中年男子面色凝重。

    “那个位面的规则最强只允许魔光第一层次进入,而且进入之后还会被强行压制实力,这种实力根本不足以对抗已经成长起来的虚无兽。”

    “不一定便是虚无兽,不通过位面入口进入位面的方法也是有的,只要掌握有空间规则能力,即便是不通过位面入口也能够进入位面。”

    一位身穿紫色长裙体态丰腴的中年妇女说道。

    “空间规则能力?你的意思是这背后是时空圣殿在搞鬼?”

    身穿红衣身材火辣的少妇皱眉。

    “不一定便是时空圣殿,只是说这种可能最大,毕竟掌握有空间规则的也并不仅仅只有时空圣殿的人。”

    身穿紫色长裙体态丰盈的中年妇女摇头。

    “我认为还是虚无兽的可能大一些,那一处位面的消息我们严密封锁,被列为圣殿最高机密,其他势力应该不知晓才对。”

    满头银发面容宛如婴儿般红润老者依旧坚持着自己刚才的主见,而他这个观点也得到了不少人的认同。

    围绕着外来势力入侵与虚无兽入侵这两种可能,殿宇之中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就在这时,一只手掌轻轻的抬了起来,随着这只手掌的抬起,殿宇中安静了下来,12人目光尽皆望向了手掌的主人光明圣殿殿主亚历克斯·巴德尔。

    “无论是外来势力入侵还是虚无兽入侵,再派一批人进入那一处位面势在必行,我决定让奥萝拉前去!”

    光明圣殿殿主亚历克斯·巴德尔说道。

    “让圣女殿下前去,这会不会太冒险了?”

    身穿紫裙体态丰腴的中年妇女蹙眉,殿宇之中,其他人也是不由眉头紧蹙。

    圣女又或者圣子那是圣殿势力之中对年轻一辈天赋最杰出者的称谓,若是女的则称之为圣女,若是男的则称之为圣子,他们往往都是将来殿主之位的有力竞争者。

    光明圣殿这一届年轻一辈天赋最杰出者便是一位女子,所以被称之为圣女,而其天赋在光明圣殿历届的圣女与圣子之中,也是能够排到前列的。

    不但修炼天赋了得,更是拥有珍贵的亲和体质,修炼四系混合血法的她凭借亲和体质,已经提前拥有了光明规则能力,是光明圣殿千年来最有可能晋级规则级的人。

    对于这样的人,光明圣殿自然是保护得极为的严厉,所以一听说将要派遣对方前往,所有人皆是不由担忧起来。

    “不经历磨练,哪怕实力再强,也仅仅是温室当中的花朵,而且这一次前往,也是她自己申请的。”

    光明圣殿殿主亚历克斯·巴德尔摇头。

    弗格斯家族禁地的树林。

    一只体长20余米的黑色蜥蜴巨兽虚影四脚站立,散发出浓烈的威压,树林之中,所有的鸟兽尽皆匍匐在地,瑟瑟发抖。

    许久,黑色蜥蜴巨兽虚影崩溃,覆盖了整片树林的浓烈威压一扫而空,所有的鸟兽踉踉跄跄从地上爬起,宛如虚脱了般。

    洗净身上的汗水,换上干爽贴身的的衣服,格雷盘腿坐在铺砌有红色毛毯的地板上,努力让自己的大脑变得空明宁静,观想揣摩着脑中的狂化法则烙印。

    从梅丽尔那,格雷详细询问过血技的相关事宜,对于脑中的狂化法则烙印有了更清楚的认识。

    法则,规则的具现化,是对于规则的一种阐述。

    规则看不见,摸不着,但却真实存在于世间的普遍规律,它的存在,便宛如是格雷前世的种种经典定律般。

    法则便是将种种经典定律以符文的形式阐述出来的产物,它的出现让一般人也能够理解并一定程度上运用规则。

    当然这种运用是片面的,极小量的,有着种种限制,远无法与规则级强者相较。

    事实上,血技便是规则级强者研究规则过程的产物又或者说是副产品,每一种血技背后都代表着一种规则,都代表着一位规则级强者对于这种规则的理解与研究。

    咔咔!

    一个小时之后,结束观想,脑中似有所得,又仿佛什么都没有得到的格雷,站起身走到木屋外的空地,扭了扭身体,活动了一下筋骨。

    时间已经入春,明媚的阳光洒落在身上,暖洋洋的,宛如是轻柔的抚摸。

    旁边一缕香风吹入了格雷的鼻中,那是芭芭拉所用的名贵洗发水的香味,见到格雷,对方温柔一笑,身穿清新脱俗的绿色荷叶长裙,棕色的长发盘起,散发着成熟的少妇气质。

    “城堡那边挺热闹的,是有什么喜事吗?”

    格雷笑问道。

    “是的,丹妮拉小姐怀孕了!”

    芭芭拉笑着道。

    “难怪,这是好事,等一下替我送一些滋补品过去。”

    格雷微微讶然之后说道。

    丹妮拉,格雷名义上的二哥艾利斯的妻子,格雷虽然对艾利斯的印象不算好,但还是很愿意看到家族人丁兴旺的。

    “好的,我等一下就送过去。”

    芭芭拉微笑点头,只是眼神深处却是有着一丝落寂。

    这一丝的落寂,格雷看在眼中,心中不由生出一丝的愧疚。

    他知晓芭芭拉很想要一个孩子,他也并没有私生子之类的嫌弃,不过很可惜,如今的芭芭拉仅仅是中位血战士,而他却已经是王级,巨大的境界差距让两人之间很难能够产生结果。

    贵族总喜欢门当户对,并不仅仅是因为身份的对等,同样也有着子嗣方面的考虑。

    咔嚓!

    格雷手腕之上一颗镶嵌在手环上的黑色晶体咔嚓一声碎裂开来,彻底化作了粉末。

    格雷略微肉痛地从紫色戒指当中再次掏出一颗黑色晶体,将其镶嵌在了手环之上。

    “最后一颗了!”

    从六只魔光级的黑色巨兽身上格雷总共获得了六颗魔光级黑色晶体,而如今的这一颗已经是最后一颗。

    而连续五颗黑色晶体的作用也是显著的,短短数个月时间,他的境界便已经提升到王级第一层次巅峰,距离王级第二层次已经不远。

    “终于来了!”

    脑中,一阵嗡鸣声响起,便宛如是电台的杂音般,模模糊糊听不真切,听到这个声音,格雷却是不由心中一动,光明圣殿的人再次降临了。

    向芭芭拉招呼了一声,他当即准备空间传送前往,突然间,他的身体猛地愣住了。

    “死了?”

    几乎在同一时间,除了巴特之外,其他人都与他失去了联系,简单说便是已经死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