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赤血马

啪,啪,啪!

格雷被震得连连后退。

“战斗经验上,我跟他果然还有不小的差距!”

仓促抵挡,格雷被震退,不过他也很快想明白了,伯纳尔的剑为什么会这样快出现。

同为中位血战士,修习的还都是血法《风之狼》,按理说两人的挥剑速度应该是极为接近才对。

而刚才,伯纳尔的挥剑速度明显比他更快,原因便在于,之前伯纳尔斩出的那一剑是虚招,中途便已经变向劈向他将出现的方向,这才出现了,他还没有来得及出剑,伯纳尔的剑已经快要近身。

十分精彩的虚晃一招,立即将他逼入下风,即便作为对手,他也忍不住为对方喝彩。

很明显,伯纳尔的战斗经验比他更丰富,这是不争的事实。

砰!

来自于伯纳尔的攻击,还远没有结束。

一步踏出,伯纳尔已经追赶上踉跄后退的格雷,手中的剑,再次斩出。

嘭,嘭,嘭!

横劈之后是竖斩,竖斩之后是斜削,斜削之后是挥砍……

一剑连着一剑,根本不给格雷调整的时间,格雷便宛如翻滚大海当中的小船,面临着狂风暴雨的袭击。

嘭!啪嗒!

一柄铁木剑拿捏不稳,径直飞了起来,在空中甩了几圈之后,一声脆响掉在了白石地板上。

格雷与伯纳尔的战斗已经结束,其中一人已经失去了剑,而另一人的剑,却是架在了失去剑之人的脖子上。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手中依旧持剑的是格雷,失去剑、被剑架在脖子上的反而是伯纳尔!!!

“伯纳尔哥哥,你败了!”

将铁木长剑收回,格雷吐了一口气说道。

“我……败了?!对,我……败了!”

伯纳尔脸上先是震惊,显然没有想到被他逼入下风的格雷,忽然间便逆转局面,反败为胜。

接着是极为苦涩的笑容,不过他的脸上却意外的没有任何懊恼的神色,倒像是解开了某种心结般。

“大哥……败了?!”

望见被长剑架在脖子上的伯纳尔,艾利斯几乎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刚才明明是格雷处在下风,怎么突然之间大哥便败了?

他实在有点不敢相信发生在眼前的一幕。

大哥伯纳尔修习血法这么多年,更是早早地便接触实战,战斗经验极为丰富,不是格雷这种接触实战不过几个月的人所能堪比的。

战斗的发展也正如他预料般,十数招的试探交手之后,大哥伯纳尔便开始发威,逼迫得格雷连连后退,几乎毫无招架之力。

但最后发生的又是怎么回事,明明大占上风的大哥伯纳尔,怎么突然间便败了?

“厉害!”

卡罗琳眼中露出惊色。

最后交手的瞬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她看不出来,但格雷胜利了是不争的事实。

战斗经验不过数个月的格雷居然战胜了拥有数年战斗经验的大哥伯纳尔,毫无疑问,格雷的表现堪称惊艳。

“这……”

弗格斯子爵眉头皱了皱,眼中闪动着惊讶。

格雷的获胜,可以说是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事实上,在交战之前,他是认定伯纳尔会获胜的。

时常与两人对战练习,他对于两人的战斗水平都极为了解,十分清楚在战斗经验方面,格雷与伯纳尔的差距,但结果着实令他十分意外。

他脑中不由仔细回忆最后时刻战斗的细节,片刻后,他眼中露出古怪神色,他大概明白了格雷获胜的原因。

格雷把伯纳尔骗了,甚至把他们在场所有人都骗了!

“格雷少爷,伯纳尔少爷,请擦一下汗!”

有仆人恭敬走上前来,递上毛巾,格雷接过递给自己的那一张,盖在自己的脸上埋头擦拭起来。

这一战,他之所以能够战胜伯纳尔,是因为第二次蜕变之后,所莫名变大的力气。

现在的他,速度上虽然与伯纳尔几乎没有差别,但力量上,却是要强于伯纳尔一截的,所以,哪怕是仓促抵挡,格雷提防得也并非十分吃力。

所以,被伯纳尔的攻击逼得连连后退,那不过是假象而已,是他用来迷惑伯纳尔的假象。

最后的时候,伯纳尔看似占据上风,但事实上并非如此,凭借着要强于伯纳尔的力量,他早已在伯纳尔的连番攻击之下,调整了过来。

最后更是一鼓作气,反击将伯纳尔手中的剑震飞,获得了对战的胜利。

……

下午。

大量的云朵飘在天空之上,太阳被完全遮挡,微风吹过,带着丝丝凉爽之意。

弗格斯城堡山脚下有着一大块平坦的草地,被整个地圈禁了起来,修建了牧场,用来喂养马匹以及牛羊之类的牲畜。

“子爵大人,诸位少爷小姐,这便是那匹赤血马!”

一个年龄五十余岁,头发略微带着一些斑白的男子态度极度恭敬地鞠了一躬,引着格雷一行人来到了马场的一处马厩。

这是一处单独的马厩,整个马厩之中,只有一匹战马。

这是一批十分神骏的战马,浑身毛发呈赤红之色,体长两米出头,身高也有1米三左右。

浑身的肌肉充满流线型的质感,菱角分明,但又不过分的臃肿,给人一种力与美的结合。

血红色的马眼炯炯有神,充满了灵性,当见到了格雷等人到来时,不但不怕生,反而是好奇地打量向格雷等人。

“好漂亮的眼睛!”

望着战马那血红色的眼睛,卡罗琳赞叹出声。

“这是一匹赤血马幼马?”

弗格斯子爵仔细打量后问道。

“是的,子爵大人。”

头发花白男子恭敬回答道。

他是这一处牧场的管事,前一段时间,弗格斯子爵委托他前往购买赤血马,花费十余天,他终于在今天带着赤血马归来。

”虽然它只是一匹幼马,但我敢保证,一旦成年,它的体长与身高绝对能够堪比子爵大人您的那匹赤血马,而且速度上也不会逊色。”

“嗯。”

弗格斯子爵点了点头,而后目光望向格雷道。

“怎么样,还满意吧?”

这匹赤血马正是弗格斯子爵与格雷约定当中,格雷达到中位血战士后的礼物。

“满意,满意!”

格雷的目光早就在打量这匹刺血马了,听到弗格斯子爵的询问,他忙不迭点头,不过目光却是没有离开过这匹赤血马。

体型饱满优美,毛发柔顺而又油亮,四肢健壮而又修长,血红色的眼睛充满灵动……

哪怕是他这位不懂马的人,也能看出这匹马的非同寻常。

“好马!”

伯纳尔双眼发亮,甚至有点炽热,明显能够听出他声音当中的羡慕。

他的马匹虽然也算是优良品种的战马,但与赤血马这种速度能够堪比凶级血兽的马匹相较,档次明显低了好大一截。

“可惜还没有成年!”

艾利斯则是以颇有点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的语气说道。

格雷现在心情极为不错,也懒得去跟他计较,忍不住伸出手,摸向了赤血马脖颈处的鬃毛。

面对格雷森伸来的手,赤血马警惕地躲避,不过毕竟被关在马厩之中,自然躲避不开,最终被格雷如愿以偿的摸到了鬃毛。

柔顺,像丝绸一样柔顺,便宛如是摸在锦绸上般。

“格雷少爷,不如骑上去试试!”

头发斑白男子笑着向格雷道。

他自然知道这匹马是为格雷买的,更是知道如今的格雷在弗格斯家族受重视的程度,所以声音当中带着讨好。

“好。”

格雷咧嘴一笑,解下缰绳,牵着马便出了马厩。

还没有安置马鞍,不过格雷却轻松地翻身坐到了马背之上,以他现在的身体素质,做到这种事自然轻而易举。

昂——

突然被格雷一个陌生人骑到身上,赤血马明显变得不耐与焦躁起来。

昂啾啾!

急急快跑几步,然后突然间两只前脚猛然抬起,身体剧烈倾斜,想要将格雷从自己背上抖下来。

不过以格雷现在中位血战士的身体素质,自然不可能如此轻易地被甩下。

双腿一夹马腹,整个人便宛如生根了般,黏在了马背之上。

两只手一只手拉着缰绳,另一只手则是不断的抚摸向赤血马的脖颈处,这段时间的骑马经验,已经让他知道了该怎样安抚陷入暴躁的马匹。

昂啾啾!

昂啾啾!

不过赤血马显然并不像寻常的马匹那样,容易被驯服,直接在马场之上不断地跑动抖动着身体,一会儿两只前脚踏空,一会儿两只后脚凌空后蹬,想着办法,想将格雷甩下去。

这样的状态,足足过去了十余分钟,才渐渐平息下来,大概是知道怎么甩也甩不下去了,所以放弃了努力。

见此,格雷嘴角微微一笑,终于驯服了。

虽然想要彻底驯服,培养出感情,恐怕还要花上一段时间,但对方至少已经不排斥他在背上了,又或者虽然排斥,但拿他无可奈何。

“驾……”

轻轻一夹马腹,格雷便驱使着赤血马往前跑去。

哒哒哒!

奔跑起来的赤血马展现出马中王者的风采。

劲风扑面,格雷的黑发被吹得往后翻飞,耳边响起的是呼呼声,绿色的草地在视线中被快速掠过,这速度比之他动用血之力增幅时的奔跑速度,还要快上一些。

虽然还达不到堪比凶级血兽的程度,但考虑到这还是一匹幼马,便能理解了。

这绝对是一匹成年之后速度能够堪比凶级血兽的战马。

在马场之上来回跑了两圈之后,格雷才意犹未尽的驱使着赤血马返回了马厩,将其重新拴在了马厩中。

“格雷少爷,这匹赤血马还没有名字,不如您给它起一个名……”

头发斑白男子笑嘻嘻地来到格雷面前道。

“名字?”

格雷脑中微微思索,便已经有了决定。

“赤血,从今天之后他就叫赤血了!”

“赤血,好名字,格雷少爷这个名字起的真好!”

头发斑白男子赶紧奉承道,听得格雷不由微微脸红。

不过是将赤血马,省掉了后面的“马”而已,至于这样奉承吗?

不过他想到自己这名字虽然没什么创意,但至少比“小白”好听多了,这样一想,又觉得心安理得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